【逃犯條例】示威者重返太平地感唏噓:所有東西打回原形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昨日(12日)立法會原就《逃犯條例》修訂進行二讀,群眾發起包圍立法會行動,並堵塞金鍾多條行車路,更引發大型警民衝突,。群眾發起的「二次佔領」僅僅維持了一日便遭警方清場,有站在前線的抗爭者今日回到現場,看見一切如常的境況,直言感到十分唏噓,「好像兩個次元......」

昨日參與了佔領和衝突的William回到金鍾添馬公園視察環境。(廖俊升攝)

「今天是來視察環境,為下次抗爭做準備;還想看看有沒有突發行動,希望可以做更多。」與很多抗爭者一樣,剛剛大學畢業的William對反修例的運動仍未死心,不斷在思考可行的抗爭方法堅持下去。

示威者William積極參與昨日的佔領行動,他說昨晚六時許,防線已被警方追逼至灣仔位置。當時示威人數漸漸減少,更不時傳出警方將會「開槍鎮壓」的消息,但他仍然不放棄,「因為有好多人未走,我不想拋下他們......」他決意留守下來,更買了不少物資到場增援,惟留守人數愈來愈少,漸覺守無可守,至接近八時他才撤退。

行動翌日仍有不少青年前往金鍾。(廖俊升攝)

人海佔領多條道路,結果就在一日之內回復平靜,政府態度依舊強硬,譴責示威者的行動,更堅持不會撤回修例,這場運動看起來變得徒勞無功。William除了感到不甘和憤怒,就是十分唏噓,「今日跟昨日就像是兩個次元,只不過一日時間,所有東西打回原形,而想爭取的還未爭取到。」不過他還覺得會再有抗爭機會,「我覺得未成功,還是會再回來的!」

雖然示威行動結束,但昨日的畫面,William仍然歷歷在目。作為中、前線的分子,多次與催淚彈頭擦身而過,刺眼的白煙讓他感到相當難受。而在煙霧彌漫之間,他多次被身邊的同伴拉走,讓他非常感動,「有種叫你不用怕的感覺,因為大家都在你身邊,十分團結。」除了催淚彈的爆發,他最難忘的就是與警察直接碰頭,即使站在記者身旁,警察仍毫不猶豫揮棍襲擊,「我就在記者群之中,我以為警察不會過來,但他們仍然衝過來咆哮和亂舞,直至記者出示記者證,他們才停下,我也馬上跑走了。」 

William表示,看到這個昨日的戰場打回原形,卻甚麼都未爭取到,感到十分失望到唏噓。(廖俊升攝)

有人認為政治事件撕裂香港社會,但他認為這場運動是團結香港人的重要一步,將雨傘之後破碎的民主勢力縫合起來。「我自己是本土派,確實在這幾年看過太多支持民主一方的派系鬥爭,今次應該是首次沒有分黨派的抗爭,你喜歡和平就和平,想衝就衝,唱聖詩就唱聖詩,這種和而不同是很罕見的。」他認為社會上如今只剩下政權與人民之間的撕裂,但在人民之間,那條裂痕卻被政治運動修補了。

昨日一場佔領行動,被政府定性為暴動事件,今日更有示威者被警方以涉嫌暴動罪拘捕。長年監禁的刑罰,成為抗爭者沉重的包袱,但William認為這並不是對抗爭卻步的原因,「一定要繼續出來抗爭,如果我們有足夠人數,警察拉不完我們所有人;反而如果我們有人退縮,其他人也可能跟著退縮,少人的話,被捕的機會便大增。」

佔領過後的馬路旁仍有不少垃圾,但已經順利通車。(廖俊升攝)

百萬人的和平遊行後,爆發起佔領行動,甚至發生激烈的警民衝突,政府對於市民的訴求仍然不為所動,這場運動猶如節節敗退。William坦言,其實他也感到失望與無力,亦不知有甚麼方法可以撼動政權,但他認為只要堅持下去,社會上仍有抗爭的聲音,勝負仍可逆轉。「勝負不能言之過早,就算推翻了這條惡法,下次政府可以再推第二條惡法;而若果今次不能推翻修例,也不代表我們已經輸了。這是一場持久戰,我相信只要還有一個香港人存在,我們還有機會,爭取到屬於我們的自由。」

這場運動令William最深刻的是派系之間能夠放下成見,和而不同地對抗政權。(廖俊升攝)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