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岑子杰遇襲】南亞青年是好是壞?龐一鳴:了解處境才能真正諒解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民陣召集人岑子杰於前日(16日)受襲,事後有人懷疑行兇者為南亞裔人士,隨即在網上呼籲於星期日(20日)的遊行上「裝修」清真寺或重慶大廈,事後有人亦於網上呼籲不要針對種族進行無差別攻擊。

本地土生土長的青年Rizwan今年就讀城市大學一年級,他指8月以來自己一直有關注反修例運動。他今年以自己及其他少數族裔曾受歧視的經歷為題,完成首部自己拍攝的電影,並將於香港真人圖書館講述個人經歷。主辦單位負責人龐一鳴說,除了針對或為少數族裔護航外,還要設身了解南亞裔的社會處境,才是真正的諒解與包容。

今年就讀城市大學創意媒體系一年級的Rizwan,指自己縱然不精通本地語言,但自8月以來,Rizwan一直有留意反修例運動。他指自己重視言論自由,並認為一個社會應該服務人民,而不是透過當權者控權,「任何香港人都會受事件影響,我也不想失去我的自由。」

本地土生土長的青年Rizwan(左二)今年就讀城市大學創意媒體一年級,他指8月以來自己一直有關注反修例運動。他今年以自己及其他少數族裔曾受歧視的經歷為題,完成首部自己拍攝的電影。(受訪者提供)

真實經歷融入電影

他於今年剛完成一套電影《FAQIR》,電影講述主角孤獨一人過活、濫毒,繼而被人綁架的遭遇。Rizwan表示,電影取材自他與身邊朋友日常生活上遇到的困難,包括種族歧視與文化隔閡。Rizwan過去曾經在一所餐廳工作,有些客人會因為他不諳廣東話而大發脾氣,「我們不是在一個中文的環境下長大,融入本地生活一定有些困難。語言不通的確會帶來與本地社群的隔閡。」

Rizwan於今年剛完成一套電影《FAQIR》,電影講述主角孤獨一人過活、濫毒,繼而被人綁架的遭遇。(網上截圖)

近日,民陣召集人岑子杰遇襲,有人懷疑兇手為南亞裔人,更有人翌日揚言要「裝修」本地清真寺「私了」等,Rizwan也對此有所聽聞,他指希望所有人能平安無事,「我知道有這樣的消息,但同時網上已有文宣勸喻人切勿攻擊宗教設施。其實這樣的事情(行兇傷人)已經存在很久,並不是所有南亞人都是那樣的。」

「需真正理解南亞裔的處境」

龐一鳴為籌辦是次香港真人圖書館的負責人,在放映前夕剛巧發生岑子杰遇襲事件,他希望能透過放映會讓大家更了解少數族裔,「南亞人未必一定是暴力的,他們也可以好有才華,正如這位拍片的年青人一樣。」

龐一鳴(中)為籌辦是次香港真人圖書館的負責人。(資料圖片/陳嘉元攝)

「真實問題不會只從個人而來」

今次遇襲事件後,有人馬上攻擊少數族裔;另一方面,九龍清真寺首席教長及回教團體亦有到醫院探望岑子杰,事後網上亦有文宣喻人勿針對南亞族裔,仿似成為契機與少數族裔真正「We connect」,但龐一鳴認為,要真正理解南亞裔的處境不能流於表面,還要解構背後行為動機,「雖然我理解這是一種情緒的反映,但我不贊成私了行為。最前線可能是南亞人下毒手,但不要忘記是什麼人在背後指示。不可能怪責執行懲罰的人,而忘記執行主腦。有時生活好無奈,但真實的問題不會只是從個人而來。」

少數族裔組織「合眾福利社」昨晚(17日)十多名人士到場,他們攜同兩個果籃及慰問卡到場。

龐一鳴指,少數族裔在香港生活存在重重難關:「少數族裔背後有好多生活困難,他們在港難學中文,導致難尋出路。沒有工作,之後便可能跑去賣毒品。又如有人放租或聘人,遇上南亞人時多數會拒絕。」他又表示,透過今次事情,能反映社會實際情況:「從那裡會看到社會怎樣對待他們,真正了解南亞人處境。我們要把握契機,了解他們所呈現生活的困難,而不只是護航,才是真正的諒解與明白。」

Mohamed Rizwan電影放映會及真人圖書分享

日期:19/10/2019(六)

時間:下午5:00-7:00

地點:香港視覺藝術中心演講廳 (香港中區堅尼地道7A )

查詢:龐先生(60189637)

*費用全免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