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堵路行動】學生手寫700封道歉信 解釋堵路原因:都是一家人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搞還搞,唔好阻住我返工啊!」「有人中槍啊,有冇咁鍾意返工啊?」上周,在大街、鐵路和網絡上能聽到這些對話。

網民發起「黎明行動」,連續多日早上上班時間,到各區交通主要幹道進行堵路,更有人進行阻塞鐵路等不合作運動,務求達至全城「被罷工」的狀態。同時因為這個行動,社會上不同意見者再次起紛爭,有上班族不滿示威者堵路,阻礙了他們上班;示威者不滿上班族只顧上班,不願罷工表態和參與示威。

在這紛亂的時期,一百名中大學生走在矛盾之間,自發寫了700封道歉信,向市民解釋堵路原因,並就堵路造成的不便而道歉。中大學生陳同學是手寫信活動的召集人,她曾被路障阻礙送院,故理解雙方心情,因此希望發起行動化解憤怒。她說:「政府做不到溝通,就由我們來做……香港人都是一家人。」

「黎明行動」之後 中大生派信疏理民怨

上周一(11日),有網民發動全港三罷,呼籲市民在早上上班時間,堵塞道路和阻礙港鐵通車,務求令全港交通癱瘓,甚至使原本上班的市民都做到「被罷工」的效果。結果反應兩極,有人樂於接受被罷工成果,也有人對此極其不滿,甚至落手清理路障,不同意見者衝突不斷。

100多名大學和中學生主動走到矛盾之間,寫了700封道歉信,然後派給市民,希望大家理解他們堵路的原因,疏理民怨。寫信活動發起人是現正就讀中大的陳同學,她說這個活動起初是由她和中學及大學同學發起,然後再透過不同的人際網絡,找更多人幫手,最後有超過100位學生參與。她指,明白全港堵路的情況都相當嚴重,引起了不少人不滿,「返工要返好耐先到中環,有些人要餐搵餐食餐餐清,所以明白點解會鬧」。

上周有網民發起「黎明行動」,於早上上班時間全港多區進行堵路及築路障,影響交通,達致部分人「被罷工」狀態。(資料圖片/羅國輝攝)

+4
+3
+2

曾被路障阻延送院 仍理解示威行動

陳同學雖然支持堵路行動,但也曾被路障所阻。8月5日全港多區有示威活動,當時的堵路行動直接影響了陳同學的生活,「自己因為要白車送院,剛巧遇著全港堵路。」至近日,陳同學的家人出入參加喪禮及做手術,也受到嚴重阻礙。「全港堵路的情況相當嚴重,引起了不少人不滿。有朋友屋企人用六個鐘回家。」

縱使受到影響,陳同學依然堅持信念,支持示威行動。她認為,示威者堵路已經是無可奈何之舉,「由721到831多次打壓,才發展至上星期全港堵路,像是逼人無所不用其極。」

學生手寫道歉信,希望街坊理解他們堵路的原因。(受訪者提供)

「字體反映了態度」

你有多久沒有寫信?在資訊發達的年代,單單一個Whatsapp信息,就能交代一切。這班學生執起筆來,逐字記下心聲,再派給市民,正是為了表達誠意。「手寫是比較有誠意,而字體反映了態度。自己想寫幾多就幾多,有人寫3、40封信,成疊紙的。」起初,她們走到街頭親手向街坊派信,遇上異見人士挑戰,她們也會冷靜面對批評,「做這件事的原意,是想帶來和平,不是紛爭。」後來擔心同學會有危險,所以找了個更安全的方法。她們試過把信放在巴士站,但很快就被清走。如今則放在各區隱世黃店,由小店代為交託至街坊手中。

+2

寫出初心 非單用憤怒溝通 化解立場矛盾撕裂

每一封手寫信,寫下堵路示威者的心聲:「對不起,令您的交通受影響。在此向您致以最誠摯的歉意。」

既然認為自己正確,理應無愧,何必道歉?陳同學承認,示威者的確為部份人帶來了不便,而寫這封道歉信,是家人之間的溝通。「有黃絲會問為什麼我們要道歉,因為無論什麼顏色,香港人都是一家人,堵路的確造成了不便,要向大家解釋我們這樣做的原因。」陳同學說,既然政府不願擔當溝通橋樑,那就由他們自發去做。她坦言,立場不同,憤怒皆正常,「堵路整整一星期,影響廣泛,所以明白點解會嬲。開頭我都會炆,鬧返佢地,唔返工使唔使死,但其實鬧係冇用。」她說,憤怒是因為堅持、初心和真誠,因此更加應該寫出自己的初心,而非單用憤怒來溝通。

除了向街坊的道歉信,陳同學也發起了「中大人一人一信」計劃,希望收集中大同學想對香港人說的話,然後派給街坊;以及「鐵窗對話」計劃,收集香港人寫給被捕示威者的信,和被捕者對香港人的心聲。

中文大學學生寫給香港人的信:「真相愈辯愈明,但倘若我們不嘗試互相理解,結局只有一個--分化。」(受訪者提供)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