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odpanda送遞員不滿資方降低服務費底價罷工 爭取五大訴求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有Foodpanda送遞員因不滿資方多次降低服務費底價,於今天(14日)發起工業行動,包括拖延送餐時間、於繁忙時間拒絕送餐。下午時分約20名車手及步兵送遞員抵達位於尖沙咀的辦公室樓下,要求與公司代表直接對話,並提出了業界包括提升服務費至7月時水平、向送遞員公開接單率等的「五大訴求」。據了解,雙方在會面後並未取得共識,有送遞員透露,不排除未來會繼續有工業行動。

今年3月加入Foodpanda當步兵的薯仔和Zoe表示,公司降低了接單時每張單的服務底價後,她們每月收入因此少了至少2,000元。(呂諾君攝)

疫情下市民常叫外賣,不過外賣平台對自僱外賣員的待遇卻屢起爭議。有指近日Foodpanda更改了送遞員的薪金計算制度,同時降低了接單時每張單的服務底價,引起一眾送遞員很大不滿。他們在日前曾發出聲明,要求資方至少提升每單服務費至2020年7月水平,即新服務費計算方法剛推行時之服務費、向送遞員公開每單服務費準確計算方法、向送遞員公開接單率、容許在等候時間達15分鐘後不扣接單率轉單、如遇客人錯pin地址,容許送遞員拒絕送遞而不影響評分和接單率等共5項要求。他們並要求資方在12日回應,否則會在14日(即今日)發起工業行動。

送遞員每月收入少2,000元

今年3月加入Foodpanda當步兵的薯仔和Zoe表示,以她們工作的地區為例,過去數月由每張單可收服務費40元,早前大幅減至26元,近期則略加1元(即現為27元)。她們表示,每月收入因此少了至少2,000元,而公司在事前全沒知會。此外,她們又不滿資方一直沒有公開接單率的計算方法,指接單率會直接影響收入,「有啲地方收唔到網絡,我哋撳唔到粒掣,可能又會屈咗我哋冇接單。」

薯仔和Zoe又認為,現時系統派單只計算地圖上的直線距離,因有障礙物需兜大圈、山腳送至山頂等因素都沒納入考慮,「最高峰試過6小時內行咗四萬幾步!」她們認為,公司在疫情之下賺錢,卻在此時以減人工加上多種行政措施,令送遞員的勞力得不到合理回報。

一班送遞員其後獲邀到辦公室內,經過長逾兩小時的會面後,有送遞員指,Foodpanda代表只表示會就事件向公司反映,並將下周一回覆,惟有送遞員認為,行動並未取得結果,不排除未來會繼續工業行動。(呂諾君攝)

勞資會面兩小時無結果

記者下午到場時,見有約20名步車和車手來到辦公室樓下,要求與資方代表會面,期間一度有警員到場了解事件和要求駛走泊在路邊的車輛,而Foodpanda方面則強調沒有報警。一班送遞員其後獲邀到辦公室內,經過長逾兩小時的會面後,有送遞員指,Foodpanda代表只表示會就事件向公司反映,並將下周一回覆,惟有送遞員認為,行動並未取得結果,不排除未來會繼續工業行動。

除此之外,由加盟商戶和車手組成的「熊貓苦主聯盟」亦在社交平台上表示,多間聯署商戶於今工停用Foodpanda一天,表示明白會對消費者造成不便, 但希望大家能體諒車手們爭取應有待遇。

Foodpanda回應指,早前收到部分送遞員對服務費調整的查詢,於9月12日(星期六)起已作出適當上調。Foodpanda指早前安排了送遞員到上環辦公室進行會面,及後因應送遞員對場地有意見,會面亦移師到尖沙咀辦公室舉行,他們表示非常感謝送遞員的出席,並和平理性地提出更多意見和想法。鑑於部分改善送遞體驗的意見需進一步與德國總公司Delivery Hero討論如何實行,他們將於下周一(21日)進行回覆。foodpanda強調送遞員一直是公司重要夥伴,會繼續聆聽送遞團隊的聲音,亦歡迎送遞員繼續提出意見,令公司能不斷改善送遞服務的質素。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