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夕夜冷鋒殺到 嚴寒下街友T恤薄褸凍到震 銀杏館多區派衫應急

撰文:黃景洪
出版:更新:

除夕夜是普天同慶的日子,但在寒流襲港、新冠疫情雙夾擊下,一班露宿者以及劏房戶在2020年最後一天並不好過。銀杏館創辦人郭同華連同社工談建輝、義工Wendy,今日(31日)走訪油尖旺、深水埗多個地點,為低下階層送上睡袋、寒衣、棉被等禦寒物資。有長者衣衫單薄,亦有母子急尋禦寒衣物,更令人擔憂的是寒潮下露宿者的狀況。

深水埗的街頭冷風飄飄。(黃景洪攝)

只要走上深水埗街頭放眼望去,你總能找到幾個需要幫助的人,迫人的生活在他們臉上刻上風霜,這幾天冷鋒過境,落寞的身軀就更顯悲傷。「有冇件大啲嘅外套呀?」坐在輪椅上的阿祈向社工發問,可惜的是合適的衣物已經派清,社工們只好擇日在附近的公園交收。有需要的不止阿祈一個,其他露宿者、劏房都排坐在街邊,輪流接過口罩、保暖馬甲、暖包等物資就分批離去。

攀談期間,另一位露宿者阿蘇一路走來,在攝氏10度低溫下,他身上只有一件T恤加一件單薄的外套,瑟縮的身軀在寒風中「震過貓王」,郭同華、Wendy二話不說,立刻箭步上前向他施以援手,「嘩!你邊度夠衫呀!」社工、義工同聲叫道,將毛衣、馬甲、防風外套通通掛上阿蘇身上。阿蘇表示,這兩日寒潮來襲「凍到好難瞓着」,雖然位於市區的深水埗遠離海邊,但一樣寒風刺骨。

「依家舒服好多啦」,穿上暖衣的阿蘇坐在凳上,發抖的身軀也慢慢平靜下來。但銀杏館三人倒也不放心,觀測一會過後方才離去。

阿蘇終於換上一套合適的衣物,今晚終於有覺好睡。(黃景洪攝)

露宿者最需要褲

郭同華愛坐在輕型貨車前座,在街道穿梭的期間,她總會着司機將車駛慢,好讓她能搖低車窗大叫「伯伯,你要唔要口罩呀?我哋仲有外套呀!」雖然有時會被路邊執紙皮的伯伯斷然拒絕,但郭同華仍堅持不懈地用自己的方法盡量接觸弱勢社群。貨車駛過汝州街,郭同華望到公園內聚集的長者,他的社工直覺告訴他,這處絕對是露宿者的集中地。

郭同華愛坐在輕型貨車前座細望街道,當中有個窩心原因。(黃景洪攝)

放眼望去,雖然只見一名露宿者寄居涼亭下,但郭同華大叫一聲「有冇人要褲?」、「畀條40佢,佢需要呀!」隨即引來一大班伯伯靠攏圍觀。相比起禦寒衣物,原來褲子更為搶手,郭同華解釋「九成九都係露宿者,佢哋原來好需要褲,話冇得替換」。數位在長凳上高談闊論的叔叔都前來詢問,想要一件保溫的衣物,好捱過這幾天的嚴寒天氣,「我以前都瞓過街,真係好凍,尤其是呢兩日真係頂唔順,好慘呀,我前排多張毯都會送俾佢(涼亭露宿者)。」公園的人群滿意地散去,禦寒衣物溫暖的不只他們的身軀,希望還能暖透他們的內心。

+1

母子尋童裝落空

為更有效地派發收集到的物資,銀杏館的輕型貨車不到下午3時就停在太子一條街旁,「間餐廳3點開始派飯,12點就已經有長者輪候,每日派百幾個飯。」他們的如意算盤果然打響,領過飯的街坊得知有物資派發,紛紛蜂擁而上。紙皮箱一打開,公公婆婆一於「唔理三七二十一」,挑選合心水的衣物,「唔好一個人拎咁多,要同人分享,拎晒就冇啦。」社工談建輝提高聲調,試圖讓在場的長者都聽得見,「要懂得分享,個人先會開心㗎。」郭同華附和說。

+3

「呢兩日瞓唔到呀,好凍呀」,一名穿衫單薄的婆婆邊選衣服邊慨嘆,「口罩都係藥房派,好薄要戴兩個,拎埋個棉被就走」,她提到自己以往一直兼職洗碗,但疫情來襲後一直都開工不足,「隔離房叫我申請綜援,但我唔要,要靠自己」,現時兩公婆每月最大開支是月租3500蚊的劏房單位,「申請咗公屋六年,仲未上樓」。而她們唯一的兒子長居大陸,但因封關令整年未能相見,相思之苦比體寒更難捱;亦有媽媽帶小兒子到場領取物資,可惜的是童裝早已被人拿清,媽媽唯有挑選幾件細碼衣服回家,母子離開前郭姑娘祝福小朋友「快高長大,新年快樂」,

需求無限盡量滿足

「灰色好,灰色襯你!」從事教育工作的義工Wendy,基本上對受眾的要求有求必應,她提到自己去年三月就開始協助銀杏館,一年半走訪過多間餐廳,更曾在街頭派發物資,滿足感非凡,眼見物資快要派清,郭同華於是吩咐司機回航補給,著排隊的街坊靜心等待,「頭先見到個伯伯,見佢啲衫咁單薄,摸吓佢隻手好凍」,眼前的景象任誰人都不忍心漠視,「你係咪要衫呀?我畀你啦。」有人甚至連紅白藍膠袋都想拿走。

「每一個人都有個故事,我以前聽到都想喊,係咪好衰?」每次派發物資,郭同華都會把握機會和受眾接觸,就在剛才派發物資期間,她認識了「洪仔」,「佢因為疫情失業,殘疾但想自力更新,早早已經唔拎資助,但疫情一波三折就失業,依家住在劏房,其實係要社工跟進」。

餐廳停業變身物流中樞

疫情期間,許多非政府組織都因衛生問題暫停舊衣回收服務,銀杏館卻反其道而行,主動接收衣物捐贈,大規模送到有需要的市民手上。創辦人郭同華在計畫開始前其實都有保留,「其實都驚㗎,我哋都唔想走到咁前。但其他NGO已經停曬,所以我哋就做多少少,點知就多到做唔切。」她坦言,原本派衫計劃只想派給自己的飯友,但眼見外界需求殷切,於是就一鼓作氣將事情做好做滿,「疫情冇人唔驚,我哋都驚,但弱勢社群基本溫飽都冇,基本需要都滿足唔到,社福機構唔應該關門,做得社工,坦白就要為人民。」

社工談建輝補充,銀杏館單在昨日(30日)就送出超過20,000件衣物,「今日已經包好十袋,陸續有善長嚟送物資」,而銀杏館在油麻地的分店亦暫停營業,變身成臨時物流中心,店裏店外都堆滿待派發的物資,亦有飯友前來挑選心儀的服飾。他續指,銀杏館正盡力將手頭上的物資分派出去,「希望2號截數,盡量派出去,派唔晒就畀其他NGO」。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