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田區議員疫下開織耳機線班 集合老中青音響發燒友「毒海浮沉」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你睇下佢哋吸毒咁,哈哈!」街坊們戴上耳機,閉上眼陶醉於音樂中,沙田區議員麥潤培笑說,自從去年舉辦了織耳機線興趣班後,吸引愈來愈多街坊加入成為「吸毒一族」,他認為大家留家抗疫多時,難免感到苦悶,令不少人開始學習小手作,「估唔到呢個咁冷門嘅手藝,可以團結到馬鞍山咁多街坊,有啲唔係我選區嘅居民,都會特登過嚟學。」

沙田區議員麥潤培(左)對音響器材甚有研究,與音響店老闆冼師傅(右)因交流心得而成為好友。(呂凝敏攝)

33歲的麥潤培自小對音樂有濃厚興趣,更曾經自資出唱片,故對音響器材都甚有研究。他笑言自己10年前已「被毒」,開始對耳機有要求,「人生第一個耳機3,000蚊,玩到3萬蚊一個,之前一路都係喺出面買,覺得浪費咗好多錢,因為自己識織可以慳好多!」與很多港人一樣,麥潤培視日本為「鄉下」,每年均會抽時間飛到日本選購耳機線,疫情下被迫留港多時,他形容自己對音響器材的知識退步了,故向相熟的音響店老闆請教,踏上學織耳機線之旅。

老中青音響發燒友在麥潤培辦事處聚首一堂,專注研究編織耳機線的技巧。麥潤培(左三)笑言:「呢張枱有幾十萬架喇。」(呂凝敏攝)

+2
+2
+2

疫下留家百無聊賴 辦興趣班一呼百應

促成興趣班的,原來與新冠肺炎疫情有關,疫下留家抗疫令人百無聊賴,很多人都愛上一些小手作,例如織耳機線。去年10月,麥潤培在facebook專頁發帖辦興趣班,由他提到的音響店老闆冼師傅負責教學,帖文一出,一呼百應,幾乎集合了全馬鞍山區的耳機線發燒友參加,他笑言曾有居於天水圍的學員特意前來上課,對於如此冷門的手作,竟能團結眾多街坊感到既驚且喜。

螺旋織法及十字織法

螺絲十字織法 音質大不同

「唔同物料嘅線,會有唔同嘅聲,織法結構都會影響到聲音。」冼師傅純熟地拿起銅線焊接,再以手織出不同結構的耳機線,「耳機線最少都要有4條線,有啲有8條線;每格約1厘米,如果織到每格都少一半長度,全部聲都會唔同,接點處理亦會影響音質,呢啲都係經驗嚟。」冼師傅示範了螺旋形及十字形的織法,並指即使使用相同的耳機線,織法不同、鬆緊度也會影響聲音,螺旋形織出來的音色會較直接及力量重一點,而十字織法的音色則較寬容,音場顯然。麥潤培在旁笑言,興趣班每節約2小時,但因初學者在焊接工序上一般處理得較慢,「最後無4個鐘都落唔到堂,上到夜晚12點!但佢哋嘅成功感好大。」

女街坊Garfield(左二)指自己參加織耳機線興趣班後,認識了不少志同道合的朋友。(呂凝敏攝)

「喺呢度玩,行少好多冤枉路」

女街坊Garfield指自己從Walkman年代已開始聽歌,但一直對耳機及耳機線沒有研究,當她追求音色更佳的播放器時,才發現原來耳機線也是影響音質的重要因素,「由細細部千零蚊,買到大大部萬二蚊都有,唔知自己點解冇咗咁多錢,好似毒海浮沉咁!」她笑言每次外出買播放器,都會遇上「白鴿眼」店員,「佢會覺得你呢條線,襯唔起部機。」故她開始加入織耳機線行列,並認識了不少志同道合的朋友,「喺呢度玩,行少好多冤枉路,試耳機亦唔會再俾人藐。」

麥潤培隨手介紹桌上一條耳機線,原來也值7,000元。(呂凝敏攝)

「呢張枱有幾十萬架喇。」老中青街坊在麥潤培的辦事處內聚首一堂,將手作「大晒冷」,不少耳機線原來都價值不菲,麥潤培隨手介紹桌上一條耳機線,原來也值7,000元。除了學織耳機線,麥潤培亦提供維修耳機服務,他笑言自己對配件有要求,故辦公室內一直有不少存貨,「之前幫街坊維修個『大耳牛』,因為用啲配件靚,街坊話啲音色仲靚過之前。」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