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旺「新色情四街」白天化身沙圈揀蟀 一樓一攻陷有法團管理大廈

撰文:區禮城
出版:更新:

「色情四街」有死灰復燃的迹象。旺角至油麻地的砵蘭街、上海街、新填地街及咸美頓街一帶近年出現大量流鶯,屢禁不絕,她們甚至攻陷有法團管理的大廈,合租單位經營,記者直擊國慶假期期間大批流鶯白天站在食肆、家品店以至大街小巷招客,高峰期一條僅40米的街頭站滿逾十名流鶯,仿如沙圈任人揀蟀,油尖警區高層日前在油尖旺區議會承認上址流鶯對民生構成極大滋擾,且有本地化趨勢,執法有一定難度,現時每隔兩個月便進行掃蕩,未來不排除與旺角警區聯合行動。

+1

色情四街由旺角遷移至油麻地 一條街逾十名流鶯聚集

八、九十年代起,旺角砵蘭街一帶色情架步、指壓場林立,每晚有多達數十名流鶯沿着被稱為「色情四街」的砵蘭街、上海街、新填地街及豉油街一帶,站到豉油街臨時熟食市場外任由嫖客問價,仿如賽馬場內出賽前的馬匹在沙圈踱步讓賭客觀察下注,自此該處被稱為「沙圈」,隨着政府2004年收回及清拆該臨時熟食市場,上址流鶯已銷聲匿跡。然而近年大量流鶯逐漸遷移至油麻地碧街對開砵蘭街、上海街、新填地街及咸美頓街一帶聚集,形成「新色情四街」。油尖旺區議會主席林健文日前在油尖旺區議會稱,早年已接到居民投訴,指流鶯入侵有業主立案法團管理的大廈內合租單位經營賣淫場所,兩年前起持續要求警方關注及跟進有關問題。

香港01記者國慶假期到油麻地一帶觀察發現,流鶯在上址問題極為嚴重,單是中午12時至下午2時的午飯時段,靠近油麻地碧街A1出口對開的砵蘭街有大量食肆,但有數名疑似企街站在餐廳外任行人施以注目禮,只要有客人對上眼,流鶯便會輕聲在其耳邊講價,雙方情投意合便會帶上單位完成交易,部分流鶯亦會遊走於連鎖超巿、日本城或家具用品店外街頭兜搭拉客,當中最誇張的地段便要數到咸美頓街一帶,介乎上海街至新填地街一段40米咸美頓街,高峰期兩邊聚集超過10名流鶯,仿如昔日沙圈。

上址流鶯滋擾當區居民的情況嚴重,當日甚至引來另一批中老年男士聚集在十字街頭,對各名流鶯評頭品足,部分人更高談闊論個人尋歡經歷,行徑令人側目。

區議員關注流鶯合租單位 法團稱幾乎每層均有一樓一

油尖旺區議會日前在會議上討論有關議題,提出議案的區議會主席林健文表示,油麻地流鶯在街上兜客及在租住大廈內經營一樓一,對住客及居民造成滋擾,當中其中一間向他求助的新填地街慶華大廈居民,法團稱全座八層樓之中,差不多每層均有疑似一樓一運作,屬油麻地其中最受一樓一影響多層並有法團管理的大廈,雖然法團其後開會,通過要求住戶入閘時要拍卡確認身份,但經法團努力後有關情況尚未得到改善,性工作者直接在街上拉客,再帶至單位內進行性交易,直言「加唔加拍卡都影響唔到佢哋」,要求警方加強打擊流鶯活動。

區議員李偉峰稱,疫情後多了疑似企街在街頭上活動,自己亦曾經成為被拉客的對象,但亦試過被流鶯懷疑是喬裝警員,立刻蜂湧回到單位暫避,建議警方可以仿效大角咀初期出現一樓一的做法,由警方不停到懷疑一樓一單位拍門,阻嚇嫖客與鳳姐交易,最終令一樓一在該區絕迹。

其後被取消區議員資格(DQ)的曾自鳴,當日亦有在會上指與同事到砵蘭街花園一帶視察,發現流鶯獲多名男士兜搭,亦有恩客主動問問題,情況發生於光天白日的下午4時許,情況令人擔憂,要求警方採取行動。

警方:不排除油尖與旺角警區聯合行動

許德亮則指,以往流鶯被警方掃蕩,會遊走於不同地區,「登打士街打擊(企街)就走過旺角區,旺角打擊(企街)又過返油尖區。」建議油尖警區及旺角警區採取聯合掃蕩行動,又指若有警車停泊於流鶯嚴重的街道,會有一定阻嚇作用。

林健文引述慶華大廈居民指一條街至少有6至7名流鶯聚集,更有疑似馬伕在旁操控,他贊成許德亮建議應在重災區停泊警車以收阻嚇之效。

當日出席會議的油尖警區指揮官楊文彬回應,針對街上流鶯對路人造成滋擾,油尖分區極為關注事件,過去半年已採取多次放蛇行動,拘捕38名持香港身份證的女子,她們涉嫌唆使他人進行不道德行為被捕,惟指放蛇行動有一定難度。「佢哋(流鶯)都係香港人,放一次(蛇)就認得,我哋唔能夠做得太密,可能要新同事或調啲同事過嚟做,生面口先至成功。」他留意到油麻地流鶯有本地化趨勢,對上5月及7月份的掃黃行動,被捕女子均為港人,而且一經嚴打,流鶯會透過轉陣地及轉租其他單位避開追捕行動,故需要依靠巿民提供情報及資料。

至於封鎖懷疑經營非法賣淫的場所,楊文彬稱由去年9月至今年8月,合共向六個場所發出警告信,再犯便可向法庭申令封閉有關場所半年,惟至今未發現再違法,警方亦會考慮採納區議員建議如聯合油尖及旺角警區掃蕩,以及針對流鶯黑點停泊警車,估計本月內會再有掃黃行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