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球評.悼史隆】千勝教頭心胸寬廣如草原 當代擋拆進攻教父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猶他爵士的功勳教練史隆(Jerry Sloan)不敵病魔與世長辭,NBA眾人同聲哀悼這位史上其中一位最偉大教練。

史隆一生雖未取得年度最佳教練奬項,但他的好,除了體現於那千多場勝仗外,還有做人態度。史隆的容人之量最為人稱道,連他一生中最難嚥下的氣,最後也能放下,是君子的典範。在他離去之時,無論聯盟、曾效力球會、同儕和後輩等,無不讚譽他是偉大教練,同時稱許他是真正的好人,其影響力可想而之。

適逢近日有關公牛第6度奪冠的紀錄片《The Last Dance》熱播,當年NBA人和事也再被提起。在第10集公牛奪冠後,史隆親自走上公牛隊巴和眾人握手道賀和道別還歷歷在目,想不到未足一周史隆就告別塵世,令人唏噓。

球員年代在公牛打出名堂

要概括史隆一生,唯有籃球。他在爵士的教練生涯太偉大,令人幾乎忘記他也是個好球員。史隆大學畢業後於1964年選秀獲巴爾的摩子彈(現巫師)挑選,一年後展開NBA生涯。效力子彈一季後,遇上聯盟擴充組成新軍芝加哥公牛,他獲挑選而轉會,成為創隊球員之一,被稱為Original Bull。

史隆身高近兩米,是公牛創隊的功勳名將。(美聯社)

史隆是公牛創會首十年的台柱, 1975年更首次奪得中西組冠軍,是公牛佐敦年代來臨前唯一一次。他兩度入選明星隊,1976年因傷退役,公牛為紀念其功勞,把4號球衣引退。或許當時他也料不到,將來在教練生涯中能夠帶給他遺憾的,也是公牛。

延伸閱讀:爵士功勳主帥史隆逝世 領軍兩入總決賽主理復興路途

⬇️史龍親述公牛球員年代故事⬇️

上世紀60、70年代的NBA仍然是巨人掛帥的年代,起初最火紅的巨人球星有標羅素(Bill Russell)和張伯倫(Wilt Chamberlain),70年代復有天勾渣巴(Kareem Abdul-Jabbar)和禾頓(Bill Walton)接力,6呎5吋的史隆雖非巨人,但也不是矮個子,作為後衛的他攻守兼備,為日後執教鞭的籃球哲學打下基礎。

執教公牛之後,史隆轉戰爵士,建造出球隊最輝煌時代。(Getty Images)

史隆戰術板上的Pick n Roll

在今日以三分球盛行的潮流下,史隆的領軍方針是傳統老派教練,以控衛作為攻勢起點,配合高大球員在高位擋拆(pick and roll)製造空位,再依賴走位造出不同變化,務求盡量接近籃框得分。不過,每一隊的戰術簿中,總有不同的擋拆走位戰術來應對不同對手防守,這一切也可能是源自史隆,他也是運用這種戰術最嫻熟的教頭,甚至有人稱他為當代進攻教父(Godfather of modern NBA offense)。其愛將卡爾馬龍(Karl Malone)曾表示,爵士隊中單是他自己一人,已有11種不同的單擋走位模式去尋求突破,隊中每個人也是製造機會的關鍵。

史隆在公牛退役後兩年,就被招攬進球隊教練團作球探和助教,一年後正式掌帥。在公牛領軍不足三季,初執教鞭的史隆未竟全功,雖然在第二季曾帶領球隊重返季後賽,可惜在第三季中便因戰績太差被辭退,僅錄得94勝121負的戰績。

離開公牛後,史隆輾轉來到他一生中最重要的地方:猶他爵士。他先在球會當了一年球探,再做三年助教;至1988年球會決定提升他為主教練,正式展開在爵士23年領軍之路。

史隆兩度率領爵士闖入NBA總決賽,可惜遇上如日方中的佐敦和母會公牛隊。(路透社)

史隆接掌爵士之時,手上主將史托頓(John Stockton)和卡爾馬龍已有數年NBA經驗,史托頓的實幹打法和傳球眼界,與馬龍的身體素質和準繩中距離投射,配上史隆的擋拆戰術體系可謂如魚得水。除了馬龍和史托頓,爵士先後擁有不少實力猛將,如「長人」伊頓(Mark Eaton)、「死光槍」漢拿錫(Jeff Hornacek)、「大貓」卡亞(Antoine Carr)、謝夫馬龍(Jeff Malone)、羅素(Bryon Russell)、桑頓安達臣(Shandon Anderson)等人,眾將星味不足但極具實力,能完全配合史隆以控衛策動、擋拆走位、內外兼備的戰術體系。

史隆在NBA總決賽率領爵士作客公牛。史隆是公牛的創隊成員,在公牛主場頂部仍然掛有已榮休的4號球衣,那正是史隆的號碼。(Getty Images)

史隆要求球員打得硬淨,拼盡全力,當你能全心為球隊出力,他也會付出100%心力去栽培你成材;無論球場內外都有如慈父般對待球員,得到爵士上下擁戴。史隆帶領爵士首季已打入季後賽,踏入90年代,球隊更大熟大勇,在97和98年兩度打入總決賽,惜遇上如日中天的公牛,無功而還,可謂時也命也。不過自88/89一季起,至02/03年連續15季打入季後賽,足以令史隆成為其中一位最偉大的教頭。

星散又如何?史隆靠着新一代球員,讓爵士重現本色。(Getty Images)

與D-Will不和含淚離開爵士

當2003年季後賽首圈被帝王淘汰,史托頓退休而馬龍轉投湖人,外界認定爵士「有排沉」。但史隆一手重建球隊,2003/04年球季帶起基利蘭高(Andrei Kirilenko)等人,史隆在當季的年度教練投票排第二。3季後爵士完成革新,由基利蘭高、保沙(Carlos Boozer)、迪朗威廉斯(Deron Williams)等大勇下重返2007年季後賽,僅在西岸決賽不敵當屆總冠軍馬刺。

史隆一生幾乎與爵士劃上等號,史托頓(左)和馬龍(右)可謂他的得意門生。(美聯社)

說到威廉斯(D-Will),不得不提這個令爵士球迷由愛變恨的人。他曾經是球隊的當家球星,被視為傳奇史托頓的接班人,但是D-Will 2011年因戰術分歧與史隆鬧翻,當時D-Will作為組織攻勢的場上大腦,竟無視史隆的戰術調度屢次自行發揮,讓史隆怒不可遏。

二人傳出不和後,爵士竟然站在D-Will一方而無視史隆的尊嚴,史隆心感得不到球會支持,廿多年來努力亦被無視,故憤而辭職。更戲劇性的是,D-Will不久後也離開爵士,一場爭拗換來「三輸」局面,之後外界亦批評D-Will是導致史隆提早結束執教生涯的凶手,爵士亦欠史隆一個體面的榮休和告別,以及多年來為球會付出的肯定。

迪朗威廉斯(D-Will、右二)與史隆教練(左二)最終能冰釋前嫌,來個世紀合照感動世人。(網上圖片)

史隆在2016年時宣布自己罹患柏金遜症,身體一直欠佳,管理層已再度執位的爵士以及D-Will本人,亦盼望與史隆重修舊好。經過多方努力,終於在2018年促成D-Will和史隆會面。

據悉,史隆在這次閉門會面中,一開始時仍未釋懷,將當年所有的怒火一吐為快。D-Will經過多年沉澱,也感到當年自己行為太不成熟,同時與其他教練合作後也知道史隆的好是他此生再難遇到,故只有一直誠心向恩師致歉,最後二人解開多年心結,史隆亦大方泯恩仇,眾人拍下世紀合照。

D-Will得悉史隆死訊後,也在個人IG帳戶上載與恩師的合照,深情發文,除了表達對史隆的逝去相當悲痛,也慶幸當初在爵士球團牽線下,把握機會修復與史隆的關係。

「聽到史隆離去的消息,我悲痛萬分,為他妻子和他們的家人默哀,我知道我在猶他的那件事之前一直沒能圓滿的結束,幸好我能有機會和他坐下來,把事情講清楚,一切都未算是太遲。這些事絕對讓我餘生難忘。」D-Will在IG上寫道:「很幸運能被史隆執教五年多,從他身上我學到了太多了。你明白,只要你在場上,他永遠在你背後支持你。」

史隆和D-Will的故事,亦告訴年輕球員No one is bigger than the team(沒有任何人能凌駕球隊)這條隊際運動的金科玉律,D-Will的悔意正是再次突顯團隊之間互相尊重的意義。

史隆最終不止與迪朗威廉斯冰釋,也與爵士重修舊好,2013年他重返球會擔任顧問和球探指導,球會也將代表他的勝仗總數「1223」掛起,永遠懷念他的功績。(美聯社)

二人冰釋前,外界一直知道史隆為此事對D-Will和爵士耿耿於懷,因為這事實在令他如俗語所言「臨老唔過得世」,但他最終選擇原諒眾人,足證他那偉大,難怪連一眾名帥同行如積遜和普波域治,都對史隆讚譽有加。積遜指史隆是固執的人,但作為教練,正需要這種固執成就自己的戰術體系;普帥則指史隆心胸廣闊得像草原,NBA將永遠懷念史隆。

史隆教練生涯榮譽和統計:

1)2009年以教練身份進入名人堂

2)常規賽1221勝803負,勝率60.3%(NBA排第四)

3)執教猶他23年間僅一季勝率低於五成

4)9名達到1000場常規賽勝仗教練之一

5)2名能率領單一球會達到1000勝教練之一

6)4名能連續15季帶領打進季後賽教練之一

7)NBA和美國職業聯賽史上率領同一隊最長的教練(23年)

8)1996年阿特蘭大奧運奪金的美國隊教練團之一

史隆的教練時代(按圖放大)

+4
+3
+2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