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個傻佬學煮餸.梅蘭菊竹】人生風雨,每傲雲雪,雪冷花更妍

撰文:馬傑偉、Jim、Jeffrey
出版:更新:

Jim舊老細挑戰三傻,梅蘭菊竹,任君演繹!
舊老細兩公婆,乃設計界老行尊,拋出四個字,想點?

為此四道菜,阿Jim苦惱了好一陣子。

三傻今回破天荒!事前開會,起承轉合,有菜一齊炒,有鑊一齊孭。

梅,如何下廚?如何演繹?

Jeffrey係IT人,唔係文青。他心目中的梅花,只係撲克牌上的黑花圖案。Eric又老又傻,扮有文化,其實冇乜墨水。梅,他竟然cheap到提議:藍莓炒齋豆腐,仲作個菜名——「藍莓本無肉」。此橋一出,馬上俾人否決。

Eric提議藍莓炒齋豆腐,仲作個菜名——「藍莓本無肉」,馬上俾人否決。(作者提供圖片)

Jim經常扮鬼扮馬,其實有一顆文青的心。佢好柔情咁講,梅,在國畫之中,寒風殘雪禿枝,紅梅黃蕊奌奌,嘩!講到好鬼死詩情畫意。好啦,就咁去馬!但,點煮呢?請問!

一片白雪、一抹豆腐、兩塊鮮魚,然後配一支梅花囉!

Jim試用比目魚,去皮起骨,清蒸當「白雪」。唔成功。啱啱老友在西貢釣得鮮魚,傾籃相贈。他就拆骨起肉,魚骨做湯汁,魚肉做「雪片」,再在碟底鋪豆腐,做出雪地背景。

Jim老友在西貢釣得鮮魚,傾籃相贈。(作者提供圖片)
拆骨起肉,鮮魚成為「梅」的主角。(作者提供圖片)
得戚Jim。(作者提供圖片)

咁主角呢?Eric在雲南大理街市,購入四年火腿,切成淺粉紅色的腿茸,倣梅之餘,亦有鹹鮮味。最後用粉紅色的甜酸薑,做一朵梅花點綴。

人生風雨,但願,每傲雲雪,雪冷更花妍。

碟底鋪豆腐,做出雪地背景,再放腿茸。(作者提供圖片)
最後用粉紅色的甜酸薑,做一朵梅花點綴。(作者提供圖片)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