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小將.博評】戴志偉仍在,十號球員已不在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早前《香港01》報道過,有一位敘利亞人受到日本《集英社》邀請,將日本漫畫家高橋陽一嘅著名足球漫畫《足球小將》翻譯成阿拉伯文版,並用來支援敘利亞難民兒童。

呢個計劃係將有關漫畫用嚟送畀難民營中嘅難民兒童,令佢哋喺營中得到精神上嘅一時愉悅,希望能夠令佢哋重拾希望,更被視為軟性反恐嘅一種手段。

【相關文章:《足球小將》成反恐教材?阿拉伯語版漫畫贈難民童 助重拾希望】

翻譯成阿拉伯文版的《足球小將》。(網上圖片)

文:洛迪高@世界波

報道中講緊翻譯成阿拉伯版嘅足球小將係陪我哋成長嘅版本,即係由戴志偉小學開始講起,不過有關方面喺上年指足球小將又會連載再開,雖然大家尚未清楚確實內容,但相信係時候由日本捧起2018世界盃冠軍。

縱使足球小將由1981年到而家都仲叫長出長有,不過咁多年嚟,足球世界已經轉變唔少。尤其係漫畫主角戴志偉代表嘅「十號」皇牌,喺現今足球環境已經買少見少,已經喺球壇「難得一見」。

咩叫「十號」?你睇戴志偉,作為球隊皇牌,企起球隊中軸上,作為攻擊嘅起點,用佢擁有嘅技術同射術與及判斷力去掌控全隊,所有隊友都係配合佢踢法,而呢位十號唔止可以利用隊友,仲可以令隊友變得更好。每次攻勢,大家都會見到佢喺敵方最深入地帶組織進攻,仲會受對方嚴密防守。

既然戴志偉係足球漫畫界最模範十號,唔少球員都受佢啟發仲做埋十號位,包括中田英壽、迪比亞路及恩尼斯達等十號踢法球員。不過因為各種原因,就算戴志偉再現球壇,打算再造奇跡時,球壇嘅正宗十號球員,卻因為種種原因而慢慢絕種,或僅僅成為球員嘅一種屬性……

中田英壽(中)從小便是《足球小將》迷。(Getty Images)

地球一體化,他國足球文化

每當講起足球界變化時,全球化幾乎成為萬能key。往日全個洲份每個國家都會有佢自己風格嘅十號,如哥倫比亞嘅華達拉馬(Carlos Alberto Valderrama Palacio)同阿根廷嘅馬勒當拿(Diego Maradona)等,但除非全球化,以及科技及交通方便,球員流動已經變得相當頻繁,唔少年輕或當打嘅球員好早就離開故土去別國發展,導致未能喺自已國土培養其特有風格,而需融入他國足球文化,而他國球員流入同時又慢慢影響該國足球,正如英超聯近年越趨技術流就係一例。呢種文化交流導致唔同國家球會喺補強方面將球員工序細分,球員大多變成齒輪及零件。崇尚成績的速食文化更令球會傾向亦更容易選擇來之即戰,可以填補球會拼圖的一角嘅球員,而並非培養球會大腦。

充滿個人風格的哥倫比亞名將華達拉馬。(Getty Images)

球員功能模糊化

現下足球變得科技化及更體系化,球員身體及技術水平慢慢變得標準化,喺球場上嘅作用更趨多功能化。當然好聽啲叫多功能,難聽啲叫模糊化,因為傳波唔只係前場球員必備技能,連龍門同中堅都要有相應能力;防守亦非後場球員專利,現時流行嘅高位迫搶防守,正需要前場球員開始做第一道屏障。正如上面提到,球員而家只係球隊拼圖之一,咩都要做,更加會減去十號球員嘅光芒。特別要提到嘅係身體及體能,由於傳統十號球員通常只操持進攻,而且都幾依賴個人技術及靈感,所以通常體力都會差啲,而現時因為足球更講細節,更講求減少犯錯,更講求針對對手,對所有球員體能都要求極大,十號球員已經要將自己嘅才能喺必要時放埋一邊,去適應世界……除非佢哋可以好似戴志偉又攻得,又可以返龍門前護空門啦……

攻守皆能的戴志偉。(網上圖片)

避免依賴

以上兩點,其實都係因為現今足球已經唔可以依賴單一球員。十號球員作為球隊核心,成隊球隊都係以佢為中心建設戰術及球員配置,而因為一山不能藏二虎,十號只能有一位,而如果佢受傷、太攰或受嚴密看管,成隊球隊都會極受影響。既然如此,加上上述所提到嘅足球世界大勢,唔少球隊都選擇以其他球員分擔職責,令球隊唔會無邊個唔得!

雖然講嚟講去,都係足球世界嘅趨勢,但足球之於球迷嘅吸引力,正正係百花齊放,各種風格呈現不同魅力,正如「百貨應百客」,先可以畀球迷更多選擇,咁先可以吸納更多球迷,正如都唔係個個球迷鍾意傳控足球。雖然話十號球員息微,但筆者依然見到意甲唔少球隊,尤其是實力較弱嘅中下遊球隊,仍奉行一個球星帶起全隊嘅做法。雖然佢哋未必個個都係10號球員,但咁樣都不失為足球保留一點個人化色彩。

(文章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