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仙奴.博評】睇你點對自己隊波,就知你點對自己仔女

撰文:撒拉夫
出版:更新:
當他們在重要關頭失諸交臂,我只想到為何不能做得更好,而不是送上關心、擁抱和體諒;當他們失去力爭上游的動力,我便苛責他們不思進取安於現狀,卻從沒想過也許是無法控制的因素,令他們處於進退兩難之地;我甚至膚淺地想,他們跌得越痛,便會先死而後生,卻沒想過倘若不上前扶一把,他們只會身心崩潰,一沉不起。
撒拉夫
「是否要車路士贏冠軍呀?」(示意圖片。圖為阿仙奴球員積克.韋舒亞父女/Getty Images)

星期六早上跟女兒說:

阿仙奴今晚要跟車路士爭冠軍了。

她問我:

是否要車路士贏冠軍呀?

我不明白,為何5歲半的她,明明知道爸爸是阿仙奴擁躉,也要這樣奇怪的問,我只有斬釘截鐵回應:

我當然想阿仙奴贏冠軍啦,我怎會想自己喜歡的球隊輸波呢?

在廚房的太太忽然把頭伸出來搭訕:

你前幾個月就是想阿仙奴場場輸囉。
恨鐵不成鋼,大概是阿仙奴球迷十多年來最常在腦海縈繞的幾個字。(Getty Images)

這時候,我成了那些遭記者刺中要害,急需華麗轉身免出洋相的官員,第一時間離開客廳,拒絕評論事件。

恨鐵不成鋼,大概是阿仙奴球迷十多年來最常在腦海縈繞的幾個字;當這支昔日班霸現在年年以第四(對,是「第四」,不是「前四」)為目標,憤怒的球迷甚至想球隊狠狠地摔一交,才會醒覺。當阿仙奴數月前對著中下游球隊也如無牙老虎之際,不少「槍迷」都曾泛起這個費解卻又理解(多麼矛盾)的念頭:

機會來了,今年你仲唔死?
我很記得,那個早上知悉慘吞水晶宮三隻光蛋,衝口而出的一個YEAH字。(阿仙奴對車路士官方精華截圖)

我很記得,那個早上知悉慘吞水晶宮三隻光蛋,衝口而出的一個YEAH字;足總盃四強被曼城破門後便熄機睡覺,第二朝醒來看到最終反勝,我竟爆了一句:

有無搞錯咁都過到骨。

假如我不說,你會以為我是捧熱刺的。這種心理狀態,委實多麼變態。

在亨利呼風喚雨年代,受我薰陶/荼毒而愛上阿仙奴的太太,有天忽然跟我說:

你有無覺得你有點失控呢?

我馬上高官上身,顧左右而言他,但其實有把她的問題藏在心裡。

後來我細心思考,假如這不是阿仙奴,而是我的孩子,我會用同一方式對待他們嗎?愛之深、責之切,我不想孩子成為溫室小花,微風細雨便陣腳大亂,八號風球黑色暴雨更不堪一擊;所以,當他們在重要關頭失諸交臂,我只想到為何不能做得更好,而不是送上關心、擁抱和體諒;當他們失去力爭上游的動力,我便苛責他們不思進取安於現狀,卻從沒想過也許是無法控制的因素,令他們處於進退兩難之地;我甚至膚淺地想,他們跌得越痛,便會先死而後生,卻沒想過倘若不上前扶一把,他們只會身心崩潰,一沉不起。

當孩子遭受挫折,我會跟他們說「抵你死」嗎?當孩子終有一次成功,我會回應「睇你下次仲有無咁好彩」嗎?想著,我慚愧得想找個洞躲起來。原來,你怎樣對待自己追捧的球隊,就會怎樣對待自己的兒女。

或者你覺得我狗屁不通到一個點,「睇波同教仔都拉得埋?你無嘢呀?」

我也以為一點關係都沒有。直至這一年,阿仙奴二十年來首次跌出聯賽前四,我沒有幾個月前「預期的心涼」。畢竟,這是我所愛的,無論怎樣也應榮辱與共。你可以指點、批評、責難,但不應該恥笑、揶揄、辱罵,當然,也絕對絕對不能離棄。

對待孩子,不應也是這樣嗎?

當轉瞬間艾朗藍斯頭搥飛頂破網,我振臂高呼。(Getty Images)

決賽那一夜,當迪亞高哥斯達為車路士追成平手,我氣憤難平;當轉瞬間艾朗藍斯頭搥飛頂破網,我振臂高呼;當球證場笛一鳴,我用力地爆出了一個YEAH字,就是個多月前不敵水晶宮當天,吐出的同一個YEAH字;我便頗肯定,我的病,我的變態,應該暫時告一段落了吧。

(文章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