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訪亞.博評】我回到日本 問母親如何評價特朗普訪日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11 月 8 日,特朗普總統抵達北京,我亦回到家鄉伊豆半島。晚上跟母親閒聊,自然聊到特朗普總統的首次亞洲行。

日本人從政府到民間,從精英到百姓,有時候其實「很單純」(不像日本人製造產品時的精緻),均覺得特朗普選日本為亞洲行的首站,意味着美國繼續重視日本,保護日本,珍惜日本這個在亞太地區的最大盟國,而不像有些國際上的評論人士所說:美國可能搞「越頂外交」——即忽略甚至無視日本,直接跟中國談,甚至中美聯手搞定亞太地區國際關係的遊戲規則,敲定權力格局。

這次,特朗普總統和安倍首相在會談中重新確認日美同盟的戰略重要性,強調日美在任何時候,尤其在國家安全問題上 100% 在一起,共同應對來自朝鮮的威脅,把對朝鮮的製裁力度最大化。當然,令人感到欣慰的,是兩位領導人一致歡迎中國在地區問題上發揮積極作用,繼續與中國開展建設性對話。

我認為特朗普、習近平和安倍晉三這三位美中日領導人之間,存在着一種化學效應式的個人默契,甚至可能由此產生一種個人層面的情感紐帶和信任關係。這對維護亞太地區的穩定與秩序極為重要,因為無論是朝核問題,還是台灣問題,有些牽涉到地區根本穩定和秩序的議題,需要靠最高領導人之間的信任和默契來維護和推進。縱觀最近的亞太局勢,我愈發認為「領導人因素」在國際政治日益重要。

我母親可以算是典型的日本鄉下老百姓,對國家政治、社會現像等均有一定程度的不滿和憤怒,尤其不能接受和原諒政府的預算和政策不透明和不合理,以及政治家不認真和不用心向選民解釋預算的用途和必要性。

我們聊起特朗普在日本期間的行程,如與安倍首相打高爾夫球,兩人一起吃「和式漢堡包」等,母親對我說:

我之前覺得特朗普這個總統太任性放縱,缺乏國家領導人應有的自覺和責任感,信不過。但這次看到特朗普在日本期間的一些行為和舉措,他的行事風格和表達方式有點像我們普通老百姓,不似那些高高在上,內心看不起我們的政治家和官僚。

我能感覺到母親至少對特朗普這位總統添加了親近感。

特朗普和安倍之間已經用 first name 互相稱呼。(路透社)

特朗普和安倍之間已經用 first name 互相稱呼,安倍也在媒體面前不斷強調與特朗普之間的個人友誼和情感,並認為對鞏固日美同盟,共同應對地區問題和維護地區秩序來說極為重要。而特朗普在打高爾夫球時亦自然地向安倍伸出手,打完球後在記者面前說:

你們日本人選了很好的首相,若我是日本人,我也會投給晉三。

據我觀察,日本媒體這次緊密跟踪特朗普總統在日本期間的「生活與娛樂」,強調這次訪日鞏固了他與安倍首相的信任和情感,也令日美同盟在朝核問題等安全問題上的合作基礎和姿態更加堅固。

我感覺到日本社會輿論,從官方到民間,都滿意這次主場外交。其中不容忽視特朗普會見了朝鮮綁架人質的受害家屬,抓住了日本老百姓的心。至少,從電視屏幕來看,特朗普總統用心傾聽受害家屬傾訴,支持安倍首相儘早查出真相,讓當年被朝鮮人綁架的日本人回到祖國。實際上,安倍在未擔任首相之前就特別重視朝鮮綁架問題,採取強硬態度,贏得政治資本和內政權力。

不過,我母親也提出:

政府說接下來日本從美國購買更高質量的武器,要花不少納稅人的錢吧。但為什麼要買?買來幹什麼?我也不清楚。

聽完此番話,我對剛成立的第四次安倍政權的前景有了基本想法——持續用心解釋每一項政策和法律的原因、必要、意義和用途,必將是老百姓對政權的要求。畢竟,失控的權力往往是伴隨着透明度不足而產生。

(文章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