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來稿】中國史上在位最短皇帝和他的父親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文:蕭源

「麟兒!麟兒!麟兒在哪?快看新衣合身不?」父親大叫。

麟兒躲在走廊暗角,心情比香爐灰更灰。

父親終於要把一切都給他了!

這是他自懂事以來便渴望的。

父親是整個大家族中的指揮者,祖先庇佑,累積了數不盡的家財,富可敵國是一定的了,最誘人的,卻是手中權力。

父親一直沒說繼承者是誰,智囊們也不着急,因為大家都知道,只有他:承麟,才是揭開下一代輝煌史的不二人選。

然而,父親就是一直不宣布!

直到昨晚!

「我決定要退下來,好好休息。明天,麟兒將會取代我的位置。嗯,一定要儘快公告天下,至於移交主權的儀式,要辦得豪華體面……」

「好,儀式就在咱們家大廳搞,如何?」智囊們投其所好、七嘴八舌:「把要請的都請來,一個也不能少!」

「對,一個也不能少……」父親很滿意。

而拿著碗筷的他呆了。

這麼突然!等了十多年!早不給晚不給,偏偏這兩天才給!

實在太過分了!

父親的團隊們也不是蓋的,居然在二十四小時內,把大廳佈置得金碧輝煌,豬牛羊美酒佳餚樣樣不缺,連樂隊也準備好!

還有新衣,也光速縫好!

「原來你在這裡!」他被父親發現了:「叫你試新衣,你躲甚麼?儀式快要開始了!」

「他們都來了嗎?」麟兒看著這一襲曾經夢寐以求的新衣,一點心情也沒有。

「他們?」父親閃過一絲不安:「是是是,家族的人都來了,這麼大的事,怎能缺席!」

此時助手衝來:「主子……大事不好,都來了,都來了!」

父親咬牙切齒:「要比他們快!」拖起麟兒,轉身向大廳走去。

「爸!」麟兒作最後掙扎:「你壯健如牛,何必如此心急退下來?不如……」

「別裝了!」父親惡狠狠:「這個位置你不知覬覦多久!」

「是又如何!」麟兒也發難:「但你總不成在今天把一切給我吧!我是你親兒,你有沒有想過我感受!」

父親鬆手,與麟兒站在燈火通明的大廳門口,本來待兩人進入便奏曲的樂隊,嚇得連忙止住。

「我承認,我是個自私的父親,」父親第一次如此深情看他:「但我是為你着想!一刻鐘以後,你繼承了皇位,逃跑時,士兵會拼死護你;逃出去以後,號召遺民,東山再起,也容易得多!」

「廢話!」麟兒怒道:「你沒聽過敵軍說『惟完顏一族不赦』嗎!我們完顏氏,誰都沒得活!」

「但我真的不想當最後一個啊……」父親突然跪倒,把麟兒嚇著了:「施政、領軍、抗敵……我自問每件事做得這麼好,偏偏生於大金最積弱年代,我真的不想當最後一個,愧對父皇啊,嗚嗚嗚……」

此時,麟兒眼中的父親,忽然蒼老了五十年;曾經愛民如子,用兵如神的大金皇帝,此時竟懦弱像小孩。

「都來了,都來了!聯軍真的打進來了!」助手衝進來,麟兒一看,是城中禁軍。難道蒙宋聯軍真的變得這麼厲害,長驅直進?

難道蒙宋聯軍真的變得這麼厲害,長驅直進?(《精忠岳飛》劇照)

滿朝大臣慌作一片,宮女嚎啕大哭,樂隊走了音。

父親哭不成聲。他知道父親從不怕甚麼聯軍,他是怕當末代皇帝,對不起祖先。

作為兒子,他知道只能做一件事。

「來,父親,」麟兒聲調轉柔,把老者扶起:「你不是說要傳位給麟兒嗎?登基大典後,我們兩父子,殺出重圍!」

千秋功過,比不上這一刻令心愛的父親釋懷。他邊走邊想。一身新造龍袍隨步舞動,金光澄澄。

一小時後,蒙宋聯軍攻進城中,那時儀式剛完成大半。

混亂中,已傳位的父親完顏守緒,逃往幽蘭軒,後自縊亡,諡號金哀宗。

至於剛繼位的完顏承麟破門突圍,於小巷與聯軍對戰,不敵而死。

就這樣,完顏承麟,諡號金末帝,頂替父親,成了金國的最後一位皇帝。在位時間不足一個時辰,為中國歷史上在位最短皇帝。

(本文為投稿,稿件可電郵至iwanttovoice@hk01.com;文章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