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街・跟隊!】方誠義中途棄足從籃 「沒青海球場就沒有我」

方誠義(01美術製圖)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說起方誠義,大家知道他是一名籃球員,外貌還有點像《Slam Dunk》裏的赤木剛憲。不過,原來當年若不是一個籃球街場,大家現在認識到或許是足球場上的方誠義。Jumper第2集的「落街・跟隊!」請來方誠義(阿Ga),跟大家談談他於屯門青海球場的一件小事,同時又影響着他一生的大事……

記者從第一眼見到「阿Ga」(左)就認定他是赤木剛憲(右),二人在神情、動作、外貌都頗為相似。(左:任祉羲攝、右:網上圖片)

想當年,「阿Ga」師承本地足球名將李健和,在香港體育學院前身的銀禧體育中心足球部學習。「阿Ga」還代表過學校出戰學界足球賽,由於身高佔優,所以被安排踢中場位置,利用身高爭頂頭槌,他還自嘲曾被判罰黃牌:「我那時候開始長高,跳起來頂球較其他球員容易,我還可以飛剷!我有次還在學界賽拿到黃牌,你知啦!其實真的很難在學界賽拿黃牌,我竟然可以做到……」

籃球路緣起青海球場

解鎖了學界足球黃牌的「成就」,「阿Ga」卻突然棄足從籃,只是因為青海球場內波友的一個邀請:「有時總是約不到朋友踢足球,加上我家附近就是青海籃球場,我大約在中四時,未算接受正規的籃球訓練,但是放學便開始帶着籃球來這邊射波,認識到另一間中學的學生。後來他們需要球員參加盃賽,可能看中我的身高吧!他們邀請我報名,我又傻傻地答應他們,然後開始跟籃青練波,後來效力仍是乙組的遊協。小時候我打康民盃時,還曾經輸給當時還不是太熟的鄭錦興、李劍煌。」

屯門青海球場就是「阿Ga」認識一班帶他出去打比賽的朋友的地方。

青海球場旁邊是一間中學,周圍還有不少營業至深夜的食肆,「阿Ga」表示以前打完球就會去吃點東西才回家。

緣份說來便來,「阿Ga」感慨要不是當年難約齊朋友踢足球的話,就不會突然走入籃球街場,認識籃青的朋友們,開始他的籃球生涯,甚至當上職業球員。不過,突然要接觸一種非自己熟識的運動,「阿Ga」似乎處理得游刃有餘:「其實小學曾經嘗試過打籃球,不過怎樣射球也不入,覺得不好玩才轉攻足球。但是,當你問我為何自己拿着球走進球場便懂得運球、走籃、射球動作,我真的摸不着頭腦,可能看到別人打球時自己又模仿吧!不過亦因為太遲起步,所以我拍球、腳步的基本功動作都不夠紮實。」

方誠義深明自己基本功未夠紮實,所以一直下苦功,力求進步。(任祉羲攝)

於街場度過日與夜

恍如與生俱來的籃球觸覺與本能,令「阿Ga」深深沉迷於籃球中,他於暑假時幾乎每天在青海球場度過。年輕時總有本錢從早玩到晚,就像擁有無窮的精力,「阿Ga」更透露一件小趣事:「有一晚我們10多人玩到差不多凌晨1時,大家決定玩一些懲罰遊戲。每個人輪流走籃,成功便累積掌上壓。直到大約1千次掌上壓,有個朋友失手,大家起哄要他願賭服輸。不過他當然『賴皮』,更嬲到一腳將籃球踢入旁邊的學校內。」重點是當晚10多人只帶一個籃球,「阿Ga」笑說沒有辦法玩下去,唯有到附近還在營業的食肆「開餐」。

兩代街場文化大不同

球場燈光熄滅了,一班熱愛籃球的朋友還依戀着街場不離去,是瘋狂的,誰在年少時不輕狂呢?時移世易,「阿Ga」慨嘆兩代街場文化大不同:「以前我們去街場不可以輕易落敗,因為每輸一場起碼等2小時,場邊坐滿跟隊的波友,很熱鬧。可惜現在自己平時經過青海球場,好像頗冷清,沒看到太多人打球。我覺得是因為時代改變,年輕一代太多其他玩樂,哪像我們以前沒事做就到街場玩!」

我們有時候說「一個簡單的決定,可能足以改變自己一生」,「阿Ga」對於令他開始籃球生涯的青海球場,總是抱着一段情,「絕對是緣份!要是我沒來這裏,那班朋友根本沒機會跟我搭話,也不會因為湊人數邀請我打比賽,我也不會到籃青練球,更遑論加入遊協、永倫、東方龍獅,甚至代表香港隊。」

方誠義與青海球場。(任祉羲攝)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