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專籃球・安家仲】成功靠父幹? 因為父親成功更要苦幹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人們常說「成功靠父幹」,有「父幹」被吹噓好像不用憑自己努力就獲得回報般,可是當你有一個成功的父親,你卻需要比常人花更多的努力,才能走一條真正屬於自己的路,證明自己的實力。身為香港籃球代表隊主教練安慶健(安sir)的兒子安家仲,籃球路並沒有一般人想的般輕鬆。

2015年男拔更歷史性取得「四冠王」,安家仲就在最高峰淚別學界。(陳嘉元攝)

安家仲(安仔),現為城市大學和甲一福建隊球員,今年20歲的他,年紀輕輕就已經有過輝煌的紀錄,2013年Nike League以16歲之齡在比賽中獨取55分,打破潘志豪當年17歲創下個人得分51分最高紀綠。他亦曾為拔萃男書院披甲,在6年內取得7個學界賽事冠軍,以及多次得到最有價值球員的榮譽。2015年男拔更歷史性取得「四冠王」,「安仔」就在最高峰淚別學界,升讀城大。

安家仲表示每到一個新階段,自己都會面臨一個瓶頸(陳嘉元攝)

比教練更多的身份,是爸爸。

由晉龍到福建,「安仔」都是安Sir執教隊中的球員,場內是教練,場外就是父親,「我覺得他是爸爸的感覺多一點,因為他非常照顧我,去到哪裏練球、打球都會駕車載我。」在教練嚴肅的形象下,是「安仔」心中的慈父,「中學時他知道我要上課又要練球會很累,所以寧願犧牲自己休息的時間也要送我上學。」他補充:「能夠兼顧工作和籃球,還要養家,對我們無微不至,是一件了不起的事!」小編作為一個局外人都能從「安仔」話語中感受到對安sir的愛,「安仔」笑言:「現在我有駕照了,所以反過來讓我載他、照顧他。」

於去年大專的敗陣中得到了一個沉重的教訓,因而重整心態。(陳嘉元攝)

一般球員在練球、比賽和球隊檢討後都會各自回家休息,可是「安仔」不一樣--他要跟「教練」一起回家。即使是閒暇時間,他也離不開籃球,「回家後他(安sir)會更詳細地分析我的不足,讓我能多改善。」小編問道:「你會覺得厭倦嗎?」他笑說:「厭倦?不會,這是我們的樂趣,因為我倆的生活都離不開籃球。」個人打法上「安仔」也承認自己打法就像小時候看爸爸打球的風格一樣--「勝在夠穩陣」,「我不是跑得快,衝得快的球員,反而是控制球隊速度的人。」這種「安式打法」,他從小受到父親的薰陶,不知不覺間成為父子之間的一種契合。

安sir說過一句令安家仲最深刻的就是「不要再食老本」(陳嘉元攝)

別稱呼我為「安sir的兒子」,叫我安家仲!

「還記得第一年打甲一,當時晉龍的教練正是我爸爸,的確是有一點點壓力。」他直言。壓力可以是源於不同方面,而他卻是因為自己,「有機會上陣的時候,會擔心自己表現得不好,這樣浪費隊友的機會卻又幫不到球隊。」因為年紀比隊友小,很多時候他的角色就像小師弟,但機會卻比同齡的人多,「有時候打得不好,仍能留在場上,就會想:『是不是因為爸爸我才擁有這個機會?』從那天起我就知道一定要比人更努力,以實力告訴別人,我不是靠爸爸才有今天!」不願被別人當作「二世祖」,不願意因為父親才擁有這一切,不願意被外界定形。

跟教練胡國鋒一樣,安家仲也是左撇子的射手。(陳嘉元攝)

「靠父幹」的定形,使「安仔」即使打得一手多好的球,多少努力和血汗都只會被一句「他有今天不也是因為他爸爸。」而抹煞,對他來說並不公平。「安仔」直言:「我知道自己依然有很多不足,所以我會努力健身、跑步和體能等等。」所有人都需要一個機會,但機會以外實力才是「守業」的關鍵。當年Nike League的勇猛事迹,他開始受到外界關注,甚至將他與「一代射手」潘志豪相提並論。「當年的紀錄讓我打球更有信心,可以已經成為過去,紀錄會留下來,但我習慣放眼將來,向前走,很多言論現在我學會過濾,盡量不影響心情。」

今年安家仲(白)帶領城大取得成龍盃冠軍。(張倩儀攝)

安家仲也曾經懷疑自己:「是不是因為爸爸我才擁有這個機會?」(陳嘉元攝)

不要「食老本」,也不要忘本

6年的男拔生涯,在人稱「左手神將」的胡國鋒執教下「安仔」盡露鋒芒,多次帶領球隊打入決賽以及成為最有價值球員。可是在光輝的背後藏著多少辛酸,「不是一開始就順利的,中一、二的時候,我也曾經灰心,因為出場時間少,跟小學時的表現有差距,令當時的我愈來愈沒信心。」除了自己的父親以外,「安仔」人生中還有兩個難以忘懷的伯樂,「男拔中的劉sir(劉宇麟)以前會細心指導我的射球姿勢和基本功,今日在外線繩全都歸功於他,是他令我更融入男拔成就了我。」他面色一沉,仔細回想。

另一個令「安仔」找回信心的恩師,非陳文勇(勇sir)莫屬,「安仔」笑對小編說:「希望你一定要提到他們,因為沒有他們我沒有今天。」小時候一直有跟勇sir練球和參加聯賽,在他最失意、最停滯不前的日子,是他陪着「安仔」走過。「有一次比賽由落後20分追到第四節只差2分,那時候勇sir提出了一個戰術要我射三分球,幸好最後反勝對手,但是那一球就成為的信心的來源,直至今天。」比起一場比賽的勝利,教練的支持和信任才是令「安仔」最窩心的事。「有人問我:『為甚麼你現在打甲一還是會去勇sir的負責少年球隊練球?大家水平都不一樣。』因為飲水思源,他曾經給我的太多,我只想盡力回報。」沒有這些伯樂,沒有今天的安家仲。

大專盃正打得如火如荼,城大暫時取得兩勝。(張倩儀攝)

「最難忘上年大專盃4強。」雖然「安仔」習慣展望將來,可是不如意的舊事往往是一種借鑑,「那時候以全勝姿態打入4強,好聽一點就是有信心,實際上是輕敵。」當時城大必須勝出才能晉身決賽,可是最後卻負於浸大的手下,他回想:「對手的求勝慾很強,每一球都拼命地打,反而我們一直想靠技術制勝,一直『食老本』,自己亦五犯離場無力挽救。」對,「食老本」確是讓人不思進取的元兇,痛定思痛,就當買一個沉重的教訓,重整心態,重新出發。從前多少光輝歲月,轉眼已成過去,「爸爸說過一句令我最深刻的就是『不要再食老本』。」就像龜兔賽跑中的兔子一樣,你原地踏步時,其他人的進步總會把你超越。

今天的他,依然朝着目標奔跑,「有一天我要打破理大的『壟斷』,有一天我要打入港隊,希望更努力,在籃球上有更好表現。」一個左撇子的射手,就是要做到讓人聞風喪膽,就是籃球場上一個特別的存在。

安家仲目標要打破理大的『壟斷』和打入港隊。(陳嘉元攝)

 

+8
+7
+6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