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專訪】男隊女帥創歷史 「牛丸」陳婉婷軟實力治軍

最後更新日期:

「訪問之後,今晚我還要去踢波呢!」一頭清新短髮、一身運動打扮、一個陽光笑容,「牛丸」陳婉婷似是個熱愛體育的鄰家女孩。

可是,她卻有個響亮的名銜,不是本地班霸東方主帥,而是香港足球壇史上首名帶領男子職業球會奪得聯賽冠軍的女教練。

「邊有咁誇?!」怎會沒有呢?要不,為什麼這個訪問之後還有十幾個訪問等着?

攝影:李澤彤、陳焯煇、潘思穎、梁鵬威

「牛丸」陳婉婷不只是本地班霸東方主帥,也是香港足球壇史上,首名帶領男子職業球會奪得聯賽冠軍的女教練,將正式獲頒健力士世界紀錄榮譽證書。

無論我27歲,還是47歲;是男,還是女,我都只是做好本分,為球隊全力爭勝而已,沒有什麼特別。

年初,德甲賀芬咸擢升了28歲的尼基斯文(Julian Nagelsmann)擔任主帥,成為國際球壇一時佳話。「牛丸」比他還小一歲,而且是個女生。她上仗帶領東方以2:1擊敗南華後,助球隊一搔21年之癢,捧起港超錦標;於是,不只本地傳媒蜂擁報道,亞洲足協官網亦第一時間祝賀,連英國的BBC也有刊登消息。

「無論我27歲,還是47歲;是男,還是女,我都只是做好本分,為球隊全力爭勝而已,沒有什麼特別。聯賽冠軍,每年都有啦。」她這樣說不是太過謙遜,而是在球圈6、7年,見得太多「爬得愈高、跌得愈痛」的例子。

相關文章
女帥領男隊奪聯賽冠軍 陳婉婷獲頒健力士世界紀錄
港球壇女性各崗位展所長
【港足日與夜.陳婉婷】主帥形象該怎樣? 如果「牛丸」……
【港超烽火】威出國際 BBC刊牛丸港超奪冠

「牛丸」剛接過帥印不久,便在1月帶領東方捧走銀牌錦標。

其實我好眼淺,我覺得自己未能克盡己任,按捺不住心中的內疚,便找個沒人的地方,自己哭了出來。幸好,球員訓練好積極,而且反過來安慰我,着我放鬆一點,並對我說,『唔好咁大壓力,我哋下個禮拜會贏番』。

經歷像過山車 大敗時曾痛哭

單是今季,牛丸的經歷已像是坐過山車。

季中,亦師亦友的主帥楊正光突然離隊北上發展,牛丸想也沒想過便在12月中接過帥印;之後是10場不敗,當中包括帶領東方以2:0擊敗南區,奪得球會史上第10個高級組銀牌冠軍;然而,踏入3月,球隊在傷兵滿營下崩潰,接連在菁英盃、聯賽盃和足總盃出局,甚至在聯賽亦被傑志愈追愈近。

初接手時的從容不見了,牛丸在訓練時常眉頭緊皺,「那時都不太想說話」。也難怪,班霸爭標有壓力,「職業隊只有勝負」,遠非她過往執教青年隊時可比。

那個時候,牛丸每晚上床入睡前,腦海充斥球隊和比賽的畫面,不斷反思自己的調動是否出錯,部署是否失當,或應該怎樣制訂往後的訓練計劃以解決當前的問題;思緒煩擾,久久難以入眠。聯賽盃以1:6慘敗給傑志後,她在人前撐得起堅強的樣子,獨處時不禁痛哭起來,「其實我好眼淺,我覺得自己未能克盡己任,按捺不住心中的內疚,便找個沒人的地方,自己哭了出來。幸好,球員訓練好積極,而且反過來安慰我,着我放鬆一點,並對我說,『唔好咁大壓力,我哋下個禮拜會贏番』。」

雖然沒有職業球隊的比賽經驗,只有27歲,也難有費格遜那樣的壓場感,但牛丸似乎用了女生的軟實力,以「自己的方式」助球隊渡過難關;在曼聯低迷時,你能想像朗尼會安慰雲高爾嗎?

東方3月陷入低潮,「牛丸」在操練時也常愁眉緊皺。

拒威嚴壓場 愛聆聽溝通

漸漸地,這支重拾勁旅本色的東方,建立起將帥間獨有的溝通模式,「如果要我建立一般教練的威嚴和『壓場感』,對我這個比很多球員還年輕、亦無職業球員經驗的教練來說,可謂不切實際;反而,我更重視跟球員溝通,多與他們分析每個決定的目的和需要。我也很樂於聽取不同球員的意見,最重要是大家能夠謀求共識。」你又能想像雲高爾會聽朗尼的意見嗎?

而且,有些東西也毋須宣之於口,身體力行更讓人信服;例如牛丸沒有因為「升職」而將一些文件記錄工作交予其他助教,反而像過往擔任數據分析員或助教時一樣,繼續每天親手處理日常的訓練記錄,甚至連剪輯檢討之用的比賽和訓練片段亦不假手於人,因為她認為這樣才能對球隊的狀態觀察得更細緻;難怪楊正光讚過她有女生比男生優勝的細心。

是的,陳婉婷花名「牛丸」,但她絕非一名「波牛」;「牛」只是朋友用來形容她對待喜愛事物時那股義無反顧的熱血與蠻勁。因為愛碧咸而愛上踢波,但牛丸不是波牛,相反是一名高才生,會考25分、高考亦有2A1B,在中大地理及資源管理學系畢業。

陳婉婷說,「其實我好眼淺,我覺得自己未能克盡己任,按捺不住心中的內疚,便找個沒人的地方,自己哭了出來。幸好,球員訓練好積極,而且反過來安慰我」。

家人本希望她畢業後當個教師,安穩地工作,安定地生活,然而,本身已是香港女子隊代表的她,卻選擇任性地追隨夢想,投身足球業,到了飛馬擔任數據分析員,義無反顧得為此曾跟父母爭吵。

父母見她專注認真工作後,亦由反對變支持;牛丸的足球路也平步青雲,短短幾年間達成了擔任主教練的目標,甚至還創造女帥封王歷史。只是,如果時針能回撥,她原來寧願由做運動員開始,「如果可以選擇,我希望能以職業球員身分展開足球事業。教練的生涯只有勝負,但有時很多東西都無法掌握,可是如果輸波,就要承擔結果,但無得怨,全世界都係咁」,她續道:「我喜歡當運動員,有種永恆的感覺;你看葉鴻輝,只要自己努力,便可在一段長時間維持高水平。」

再者,現實環境也讓她覺得當運動員的夢想很遙遠,「別說香港,就算是捧過女子世界盃的日本,都未能發展女子職業聯賽。沒有期望過,也就沒有遺憾,最後我跟很多喜愛足球的本地女生一樣,早在18歲時已經轉型做教練」,然後,她成為香港少數擁有亞洲足協A級牌照的教練。

為東方贏得聯賽冠軍,讓「牛丸」鬆了一口氣。

雖奪港超錦標 坦承還欠火候

回首整個球季,牛丸認為東方作為聯賽冠軍,很多時始終未能表現出班霸的霸氣,有些地方反而應該向傑志和南華兩支主要競爭對手學習,「經過了季初的傷兵問題,傑志往後的表現其實很穩定,貫徹近年的風格;南華上仗的拼搏也展現出一流的體育精神」,如果要給自己一個分數,她自言:「始終奪得了聯賽冠軍,說自己不及格,肯定有點虛偽,但其實接連在三個盃賽出局,並不符合球會橫掃所有錦標的期望,我和球隊都有太多地方有待改善。我和球隊,還欠火候。」

由於香港隊在世界盃外圍賽取得佳績;加上南華、傑志在上屆亞協盃同入8強,令香港在亞洲足協的評分超過越南,升上東亞第6位;來季東方很有機會藉港超冠軍身分,取得一個直接参加亞洲聯賽冠軍盃的名額,與廣州恒大、大阪飛腳等亞洲勁旅較量,雖然牛丸也明白雙方的實力差距太大,但明言「要諗㗎喇,7月就要比賽」,我不禁想起一月訪問她時,她曾說:「If you fail to plan, you plan to fail.」

看來,牛丸今晚還是難睡個好覺。

「牛丸」與球員關係良好,她又很羨慕陣中隊長葉鴻輝有個美滿的運動員生涯。

你想看更多精彩的深度文章嗎?請購買今期《香港01》周報,或點擊此處:成為我們的訂戶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