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界足球】男拔教練球員各有故事 一條心力爭港九三連霸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港九中學校際足球比賽」男子D1 A Grade決賽將於下星期一(26日)在石硤尾公園足球場舉行,衛冕之師拔萃男書院(男拔)雖在分組賽一度徘徊出局邊緣,但他們愈戰愈勇,先於分組賽最後一輪擊敗英皇佐治五世學校奪得次名出線資格,4強再挫A2組首名西島中學,昂然晉身決賽。

距離決賽僅餘數天,一探他們為決賽準備的「最後直路」。這支球隊,教練和球員各有故事,為了自己的夢想也好、為了摯愛的男拔足球隊也好,他們都只有一個目標:冠軍。

攝影:梁鵬威

踏上連接太子道西與男拔校園的石階,直走一段路,一個偌大的人造草球場映入眼內。陽光照得球場一片金黃,「DBS」三個英文字大刺刺地塗於足球場旁,再看到觀眾席一班足球隊成員已經整裝待發,「排排坐」準備訓練。筆者深怕一些重點球員缺席操練,先問一下A Grade隊長何梓焌是不是每個球員都會訓練,他如是說:「沒錯,所有球員都會來。應該這樣說……臨近決賽,全隊所有球員都不敢不來。」

訪問當日,正正是男拔足球隊拍攝團體照的日子。(梁鵬威攝)

臨近決賽,全隊所有球員都不敢不來訓練。
隊長 何梓焌

「雙料教練」馮凱文 男拔情意結

男拔教練是今季執教港超聯升班馬凱景的馮凱文,他坦承今年工作量暴增:「今年工作量非常大,在凱景除了當教練之外,我同樣是球會主席,經常要『一腳踢』處理球會事務。」執教男拔已達第18個年頭,不要小覷馮sir對男拔的情意結,「雖然(兼任兩隊教練)辛苦,但亦感滿足,因為現在做到我想做的事」。

男拔教練—馮凱文。(梁鵬威攝)

對於學體會禁止港超聯球員參加學界賽事,馮sir只感無奈:「很多學生都有條件在超聯立足,但一刀切在中學階段不給予機會他們,對球員長遠發展並非良事,尤其是球員要趁年輕多多累積經驗。」面對學界制度大變,他輕嘆一句:「沒辦法,制度就是制度。」

回頭一望,馮sir亦道出自己當學生時都是甲組球員,當年都有參與學界賽事,「以前學界賽事比較激烈,現今不少學校都有名帥作培訓,拉近各隊水平差距,故近年很多『黑馬球隊』冒起」。

足球隊訓練認真,可謂態度決定高度。(梁鵬威攝)

每個隊員準時訓練,對每個訓練項目都認真對待。(梁鵬威攝)

提起「黑馬」,不得不提男拔的決賽對手香港華仁書院。馮sir賽前大派高帽,「我們分組賽曾不敵喇沙,他們(香港華仁)能夠於4強淘汰喇沙,絕對有一定實力。」他更保證決賽絕對會是一場緊湊的比賽,「香港華仁的防守紀律性強,緊逼密集的踢法對我們主打小組入滲絕對有影響。現階段我們破密集防守的能力不強,會在訓練中演練如何『撕破密集』,我們埋門處理亦要再進一步,決賽肯定不會以大比數完結」。

雖然辛苦,但亦感滿足,因為現在做到我想做的事。
教練 馮凱文

追趕哥哥的小子 林樂賢

球隊主力林樂賢(Jerry)是現時效力港超聯球會夢想FC的翼鋒林樂勤的弟弟,雖然他與哥哥在球場上的神情動作都有幾分相似,但他與哥哥不同,在球場上擔任發電機—進攻中場的角色。「教練經常希望我可以踢得更具侵略性,增加入球量,不要只為隊友『較炮』……我會在平常訓練休息時練練遠射,精進射術。」

Jerry視港隊中場林嘉緯為目標,「他(林嘉緯)控球、盤球都非常出色,是一名『十號仔』的典範」。目標正確,希望Jerry日後能接替林嘉緯的位置,成為一代香港隊中場指揮官。

男拔進攻中場—林樂賢。(梁鵬威攝)

在林樂賢的足球路上,哥哥林樂勤影響甚大。「我們感情很好,任何事都會告訴對方,在家中都會『攬頭攬頸』。」在Jerry眼中,林樂勤就是他的偶像,「其實我真的很欣賞他(哥哥),他一向都不會跟其他人說自己有多努力,但我知道他其實為足球付出了很多。我不敢說要超越他,但很想繼續跟隨他的腳步。」

哥哥的刻苦絕對值得Jerry學習,尤其是他上年陷入傷患的低潮期,「上年我十字韌帶斷裂,全年都用了許多時間和心力康復,今年復出後感覺亦不錯」。擺脫重傷困擾後,林樂賢繼續向他的足球路進發,「今年是我在U18的最後一年,我真的很想下年『上超』。希望有一天我可以在比賽中傳球給哥哥射門,我真的如此希望」。

希望有一天我可以在比賽中傳球給哥哥射門,我真的如此希望。
球員 林樂賢

為表決心剃平頭 「沙維」鄭進泓

上年仍留有一頭短髮的鄭進泓,今年突然剃了一個平頭裝,他為此解釋:「與同班同學一起剃的,也算是一份決心,無論是足球上還是學業上,希望可以在最後一年贏盡冠軍,並考入香港中文大學。」滿懷大志的少年,短期目標當然是星期一的決賽,「希望自己決賽時進攻時的決定可以做得更好,加強埋門能力。我是球隊中老大哥,要多『提場』,與隊友多做配合。」

男拔左翼鄭進泓。(梁鵬威攝)

綽號的「沙維」的鄭進泓並不像西班牙足球名宿沙維(Xavi)一樣踢中場中,他在男拔是一名翼鋒,在南區青年軍則是一名防中,他為這綽號解釋:「因為剛進男拔時,我在第一課操練穿著沙維球衣,故當時教練就叫我『沙維』,其他隊友都逐漸繼續以『沙維』稱呼我。」

遙想去年的學界精英賽,「沙維」因傷缺陣,最終男拔決賽不敵西島中學僅得亞軍,成為「沙維」心中遺憾,「當時我坐在觀眾席,心想『如果我可以落場,絕對可以助他們擊敗對手』,今年傷患已經康復,希望可以與球隊走得更遠」。錯過的榮譽、失去的獎座,充滿鬥志的鄭進泓誓要一一奪回。

與同班同學一起剃的,也算是一份決心……希望可以在最後一年贏盡冠軍。
球員 鄭進泓

外國面香港人 甘亮志

作為港英混血兒,現時效力理文青年軍的前鋒甘亮志(Lucas)雖然擁有一張外國人面孔,但對自己的身份認同無比堅定,「我在香港出生,我是一個香港人」。Lucas直言未知未來能否以足球作為職業,但暫時非常享受校園足球生活,「雖然之後很大機會出國留學,但現階段跟一班男拔隊友都非常熟絡,全隊的團隊合作非常好,希望之後能為學校貢獻更多入球」。有見男拔前場組織絲絲入扣,友誼可謂當中的必需品。

男拔前鋒—甘亮志。(梁鵬威攝)

我在香港出生,我是一個香港人。
球員 甘亮志

Captain Diocesan 何梓焌

男拔足球隊隊長,這個身份對於中五生何梓焌意義重大,「以前一班師兄留下來的豐功偉績,希望我能夠與我一班隊員一起承傳。『拔萃』兩字,我要其他人知道我們都是出類拔萃。」場內提場,場外振奮士氣,這個隊長形容男拔足球隊是一個「家」:「我們一班隊員上學會見面、訓練又見面,彼此之間都有深厚的感情。」聽起來有點老套,但又不失真摯;多少青春的汗水,年年月月揮灑在足球場上。

男拔隊長—何梓焌。(梁鵬威攝)

「拔萃」兩字,我要其他人知道我們都是出類拔萃。
隊長 何梓焌

A Grade成員訓練時更玩起「射龜」。(梁鵬威攝)

「沙維」不幸成為其中一名箭靶(梁鵬威攝)

訓練在一片輕鬆的氣氛下結束,彷彿每個同學都格外珍惜與隊友在綠茵場上的時光。男拔足球隊上至教練、下至球員,背後都各有故事——對歷史的繼承,對前途的未知;對夢想的追尋,對現在的享受。這場決賽將成為青春紀念冊中的一頁,或許會使他們們一生銘記。

男拔A Grade足球隊隊照。(梁鵬威攝)

男拔A Grade足球隊另類隊照。(梁鵬威攝)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