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獸與牠們的玩具節 FUCKAIJU主辦人:再玩下去就變藝術品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是次FUCKAIJU主辨人兼「膠易廣場」店主Jimmy自己也是狂熱膠迷,有重口味「邪膠」的地方就有他。(李孫彤攝)

近年香港興起搪膠玩具熱潮,在造型設計以至製作上均充滿變化驚喜的原創Kaiju(「怪獸」一詞的日文羅馬拼音)搪膠更成為不少玩家的寵兒。適逢Kaiju玩具誕生50周年,本地搪膠玩具店「膠易廣場」將在本月11日舉辦香港首屆《聯合怪獸玩具祭》(FINEST UNITED CONVENTION for KAIJU - HONG KONG 2016,簡稱FUCKAIJU ),邀請近60個來自全球各地的玩具單位參展,宣揚怪獸文化之餘亦滿足一眾玩家的購買慾。入場之前,不妨一聽主辦人兼店主Jimmy談談籌備過程,以及分享「怪獸與牠們的炒味」。

日本品牌Siccaluna Koubou的限定配色版Yanbanji(野蠻人),亦是今次的限定商品之一。(李孫彤攝)

記=香港01記者
J=Jimmy

記:當初是怎樣接觸Kaiju或是「邪膠」玩具?

J:在接觸搪膠之前,自己本身玩的也是主流玩具。直到2008年左右,偶然在一次日本旅行時發現真頭玩具(リアルヘッド, 又稱Realxhead)的招財貓公仔,發現它的單眼造型很過癮於是踏上收集之路。那陣子香港還未有售,所以每年也會到日本入貨(加上日元較低,甚至會一年去兩次﹗),同時發掘其他造型較古怪的Kaiju玩具。

記:比起日本特攝系搪膠人偶,你本人和今次展覽反而更集中於Kaiju和一眾較另類和重口味的「邪膠」。後者的吸引力何在?

J:日本特攝公仔以舊膠(7、80年起生產的舊作)為主,價值在於它們所帶來的童年回憶和懷舊味道。而「邪膠」和Kaiju雖然絕大部分在現代生產,但基於產量比舊膠更稀少而令兩者價值不相伯仲。舊膠雖少,但始終是由大型玩具公司作大量生產;反觀邪膠怪獸乃是偏向自家獨立製作,一款通常只有1、200隻甚至10隻。

更重要的是「邪膠」盛載的藝術價值。我常說玩「邪膠」是玩玩具的盡頭,再玩下去就變成玩藝術品而不再是玩具。倒轉來說,「邪膠」雖說是玩具公仔,但在設計和製作過程上用到的人手上色、雕刻等技術,根本是偏向藝術創作層次。

邪惡兇狠以外,亦有可愛選擇,圖中的正是日本單位Dot.的宇宙のヒミツモノ 。(李孫彤攝)

「如果一個怪獸玩具祭沒有Paul Kaiju玩具的話,那個玩具祭肯定怪極有限!」Jimmy如此形容這位怪獸教父。圖中的限定配色Dual Bat相信是大家夢寐以求的入手目標。(李孫彤攝)

記:現在搪膠玩具在香港越來越受歡迎,玩家人數和交流均比當年大幅增長。但以前的搪膠風氣是怎樣的?

J:那時候還未有「講膠所」這些網絡交流平台,我則會在自己的Facebook分享這類玩具。和亞洲各地相比,台灣和中國大約在2010年左右興起搪膠熱,而香港則到近2年才算是受歡迎。另外泰國和新加玻也有一定玩家群-前者財力更相當驚人﹗有趣的是,雖然香港起步最遲,但卻以極快的速度趕上,短短兩年時間已經孕育出「Leeeeee Toy」或是「大豆芽社長」等本地品牌-當然還有較早已成立,同時很大膽的的「Awesome Toy」。

記:原來如此,現時不少人會將搪膠玩具和「保值」或「高價」扯上關係,作為收藏家兼玩具店老闆的你又怎樣看?

J:大家常認為搪膠玩具保值,然而當中長期處於價格高位的品牌並不多-日本有2至3個,外國有幾個而已,中國更暫時看不到。即使是近年(價格)最炙手可熱的Kaiju Tan「人面豚」等,也要視乎該品牌的方針是「定期生產新作」還是「一次限定生產」,才能決定價位會否只升不跌。但我自己深信真正喜歡一件玩具的話,就不會因為它貶值而變得不喜歡。

泰國代表Recycle C由上色玩到推出自家角色,把這對邪氣十足的金童玉女 RUK&YOM放在家中的話,可能會有意外「收穫」……(李孫彤攝)

記:和海外玩具單位/藝術家聯絡溝通的過程中,能否分享一下外國人怎樣看待香港搪膠作品的?得悉香港這個彈丸之地舉辦Kaiju玩具節,他們又有什麼反應?

J:以我所知,他們通常會把香港作品歸類為Cult Toys而非Kaiju類。與此同時,由於外國很少有Awesome Toy這種專攻7、80年代Bootleg/無版權風格的品牌,因此香港玩具風格其實也有機會殺出一條血路。至於玩具節,其實很多Artist得知消息後也會驚訝「原來香港的搪膠/另類玩具文化也不容忽視﹗」,因此也很樂意藉着參展推廣自己的作品。

記:那麼籌備FUCKAIJU玩具祭時,有什麼目標和難度?

J:目標之一,是希望盡量做到每一個國家也有參展代表-難度亦隨之而來,因為日本的品牌和藝術家是最難洽談的,他們通常都直接「唔Show你」。歐美代表則視參展為家常便飯-因為幾乎每個月也有展覽或玩具節。至於中國方面,可能因為我在玩家時期已和他們關係甚好,所以難度不大。但整體來說,始終是第一次搞展覽,可能要完事後才體會到箇中難度。(笑)

中國藝術家擦主席的「三眼虎」體現了玩具人的創作追求。原來當年首批成品質量非常之差,設計者擦主席也因為無法接受而中斷生產,直到找到合適的工廠生產後才在今年重新推出。(李孫彤攝)

記:是次玩具祭一大理念是「人人有膠買」,亦由坊間常見的排隊入場改為增設Time Slot,大家按門票號碼分批入場,這個想法背後是否和「排隊黨」風氣有關?

「人人有膠買」,既是目標又是難度。現時搪膠玩具界的風氣有點奇怪,總是要「捱」一定的炒價才能覓得心頭好。加上以往玩開潮流品牌玩具的玩家轉投搪膠陣營,也會間接「托起大市」。我玩了近7年,留意到近來的價格是前所未及的高峰,個人認為已經「見頂」,太貴太恐怖了。舉一個例子,若然某件日本玩具售價1-2萬Yen,玩具店會嘗試開出7萬Yen的高位,賣不出才逐步降價。是次玩具祭的限定作品雖然同樣需要抽選,而主辦方亦不可能滿足所有人的要求,唯有盡量在入場方式汲取他人經驗以增加公平度。

記:說到「大市見頂」,是否意味着會有「泡沬爆破」的一天?

J:一定會回跌﹗按我這幾年的經驗,有不少品牌在一輪熱炒後都會相繼回落。而且市面上好玩的品牌多如繁星,大家不應盲目去追捧或炒賣。我自己也會玩一些稀有度較低但產量豐富的作品,對我來說造型和質量比品牌名氣更重要。反觀不少大熱品牌的限定品雖然罕有,但我會覺得造型其實很普通-把每件作品視為「個體」去看待,總好過因為它的Brandname而強逼自己一定要儲齊。

《FINEST UNITED CONVENTION for KAIJU - HONG KONG 2016 》

日期:12月11日

地點:灣仔駱克道150號-158號祥友大廈1樓(灣仔地鐡站A1出囗右轉不需1分鐘)

主辦方當日會有少量免費門票作即場派發,送完即止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