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行行長罕見表態 人民幣匯率已放棄固守紅線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中美貿易摩擦加劇以來,人民幣匯率大幅貶值,結合近期中國人行行長易綱的表態,人民幣或許已經準備好放棄「7」這一心理防線。

6月10日,人民幣對美元中間價調升20個基點,報6.8925。早盤在岸人民幣兌美元最低下探至6.9366,刷新2018年11月以來新低,隨後在6.93關口附近反復震盪。離岸人民幣以6.9407開盤,最低下探至6.9535,日內下跌幅度達0.1%。

6月7日,人行行長易綱接受英國媒體彭博採訪時表示,中國有充分的政策空間應對貿易戰,並稱「不認為匯率的某一個具體數字比另一個更加重要」。市場分析認為,易綱罕見接受媒體採訪,此番言論似乎在淡化人民幣匯率心理關口的概念,增強匯率彈性,似乎在為下一步可能的人民幣「破7」做準備。

易綱與美國財政部長努欽在日本會晤,雙方並未談及貿易戰。(視覺中國)

6月7日,中國端午節假期期間,人行暫停公布在岸人民幣中間價,但離岸市場反應劇烈,離岸人民幣對美元匯率盤中大幅走低,連續跌破6.94、6.95、6.96三個關口,一度跌至6.9607,創下2018年11月以來新低。 

易綱在接受彭博採訪時表示,如果中美貿易戰惡化,中國有足夠的政策空間來應對,包括基準利率、存款準備金率。 

5月初,美國政府宣布對從中國進口的2,000億美元商品加徵25%關稅,中美關係隨後急劇惡化。與此同時,人民幣匯率大幅貶值,10個交易日貶值幅度超過2,000個基點,通過匯率貶值,中國一定程度上抵消了美國加徵關稅帶來的負面影響。 

但隨著中美貿易摩擦持續,人民幣貶值壓力不減,在岸、離岸人民幣對美元匯率再次畢竟了「紅線」。自2008年以來,人民幣匯率已經有超過10年沒有跌破「7」。這一整數關口被市場認為是重要的「防線」。 

此前,人行前行長周小川曾公開表示,人民幣匯率不必過分關注整數位元,「7」不見得要當做匯率的底線,如果把它當作底線,可能有點反應過度。這一言論引發市場熱議,被認為是人民幣「破7」的心裡「預防針」。 

而易綱此次接受媒體採訪,也罕見地正面回應了人民幣匯率問題。易綱表示,「不認為人民幣匯率的摸個具體數位比其他數位更重要,以數學的角度來說,人民幣匯率是一個連續餓平滑的數字變化」。易綱認為,「人民幣增強彈性對於中國乃至全球經濟都有益」。

人行前行長周小川此前公開表示匯率「保7」沒必要。(新華社)

市場分析認為,易綱的言論已經明確暗示一旦中美貿易問題無法達成有效共識,人民幣匯率可能會進一步下跌。中國光大銀行金融市場部分析師周茂華表示,近期中國央行有意淡化匯率整數關口的意義。這意味著如果中美貿易戰持續升級,人民幣出現大幅貶值的可能性是存在的。隨著人民幣匯率市場化改革持續,相對於「7關口」,中國央行更看重人民幣匯率的彈性,更注重人民幣匯率是否與基本面表現相一致,市場預期是否平穩,人民幣兌一籃子貨幣匯率是否保持平穩。 

對於目前停滯不前的中美貿易談判,易綱的表態顯得相當謹慎:「貿易談判能否繼續或有所進展,我認為這是由雙方所決定的,目前還有一些不確定性。」 

當地時間6月9日,美國財政部長努欽(Steven Mnuchin)與易綱會晤後,在社交媒體上表示,雙方的會談「坦率」和「有建設性」。而易綱也在接受採訪時表示,兩人的會面與中美貿易談判並無關係。易綱透露,中國已經準備了1,000億元人民幣(1元人民幣約合0.1446美元),以應對貿易戰可能導致的暫時性失業。 

周茂華認為,短期看,穩就業與穩經濟仍然是中國政府的首要目標。儘管美聯儲等海外央行趨於貨幣寬鬆,但中國央行在看到宏觀經濟可能惡化的情況下,顯然更傾向於保持政策的穩定與連續。而要保持人民幣對一籃子貨幣匯率相對穩定,增強人民幣匯率彈性至關重要。 

中國經濟學家余永定也表示,人民幣匯率「7」只是一個心理關口,人民幣匯率由7變到7.01不會有什麼大災難,完全是自己嚇唬自己。應該用比較自然的心理看待匯率的變動。7、7.01、7.02與6.9和6.95沒有區別。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