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羅斯專題】在衰敗之際為眾生而畫 不可忽視的巡迴畫派(二)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俄羅斯人喜歡現實主義的東西,巡迴畫派出現的原因,除了以藝術家之肩承擔社會責任外,就是反對歐洲傳統的神話宗教題材。

他們主張關注現實,力求反映現實,在畫布上展現民族的氣質與精神,這一點影響到俄國文化藝術普遍具有深刻的紀錄性和敘事性。

前文:【俄羅斯專題】俄版蒙羅麗莎?不容忽視的巡迴畫派(一)

巡迴畫派除了伊凡‧拉姆斯柯依,還有兩名代表畫家,分別描畫勞苦人民和自然風景,構成19世紀末的俄國印象,這一精神深深影響俄國政治,又反哺藝術界。像蘇聯時期的「官方指定藝術」社會主義現實主義,便是規定藝術要為政治服務,反映勞動人民生活實況;而這種藝術主張就是「藝術反映現實」被極端化的後果。

然而說到這裡已屬後話。未被蘇聯扭曲利用前,俄國藝術仍是相當關心社會。

伊利亞‧葉菲莫維奇‧列賓(Ilya Efimovich Repin)

列賓,全名為「伊利亞‧葉菲莫維奇‧列賓」(Ilya Efimovich Repin),是拉姆斯柯依曾就讀彼得堡美術學院的師弟。他熱愛古典主義,一生創作出大量歷史畫、風俗畫及肖像。1973年畫出巡迴畫派代表作《伏爾加河上的縴夫》,這亦是他的學院畢業作品。這幅畫乃畫家親眼目睹的場景,並成為他揮之不去的記憶,於是決定將這一幕奴隸一般的勞動景象畫出來。

《伏爾加河上的縴夫》

畫家用狹長畫幅去展現這群縴夫隊伍,在酷烈陽光下,穿著破爛的人們趷蹬地拖著貨船前行。11名縴夫形象各異,他們有不同年齡、性格、經歷、氣質、精神,畫家對其一一充分體現,深刻的情感張力讓人忍不住泛起同情心。當時俄羅斯社會仍處於農奴制改革的後遺中,列賓此畫奠定了批判現實主義畫作的主題,影響人們對勞工的看法。

伊凡‧伊凡諾維奇‧希施金(Ivan I. Shishkin)

另一位代表是希施金,全名「伊凡‧伊凡諾維奇‧希施金」(Ivan I. Shishkin)。說到這裡,順便提一提為什麼俄羅斯人通常叫姓氏而不叫名字,因為實在太多人叫伊凡或伊娃了,在莫斯科街頭大喊一聲回頭率可能高達九成。雖然他的名字普通,其藝術成就可一點都不普通。作為巡迴畫派中的風景畫家,幾乎是一人便撐起了俄羅斯風景畫的地位。

他的作品多以高聳、生機勃勃的森林作對象,時而有人物(或動物)、時而有光線柔和的純風景,偶爾描畫破裂的林木,在他筆下的森林美不勝收,所以又有「森林之王」美譽。性格使然,他喜歡描畫雄壯、豪放的巨大森林,多畫松樹和橡樹。

《松樹林之晨》是他的代表作,早上時分希施金在樹林散步之時看見幾隻小黑熊在林間玩耍,為寧靜的松林添了生息。畫家以寫生為基礎為作品注入現實情感,使畫中的小黑熊變得可愛、親和,展現出對自然的關懷。

《松樹林之晨》

《香港01》App,尚品精神生活,形而。
立即下載
https://hk01.onelink.me/FraY/hk01app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