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CADA 山林的啟發 譜出島嶼樂音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今年是 Cicada 成團的第 10 年,這組擁有古典/室內樂氣質的台灣獨立樂團,歌曲的進行偏線性,沒有人聲或歌詞,不太會有主歌、副歌的區別,風格曾被形容是 Post-rock、Neo-classical 或是 Post-classical,乍聽可能會以為是電影配樂,具有強烈的畫面感。

「(上述提到的)這些風格都蠻類似,我覺得都是用比較古典的配器鋪陳情感、堆疊情緒的音樂類型,通常敘事性比較強。」鋼琴手江致潔說,組團時就不想被歸類在某種樂風,現在也不會因此被侷限,反而較常思考接下來想要做的主題與議題,甚至走訪各地,為這座島嶼譜出樂音。「跟大自然有關的話,一定要親自去才可以,不這樣做好像會覺得沒有立場寫,不夠真誠。」

從 2013 年開始,Cicada 將目光放在這塊土地,主題圍繞在海洋,凝視過東海岸與西海岸之後,近期發行新作《走入有霧的森林》則受到山林的啟發,4 位團員更用雙腳親自感受,這一年來走訪過嘉明湖、奇萊南峰及合歡北峰。

此次 CINEMA SESSIONS,他們所帶來的是新歌,兩首曲目皆收錄於新專輯《走入有霧的森林》。《夕陽消失之前》一曲所寫的是北大武山的景色,他們在黃昏的時候身處在喜多麗斷崖,見到金色的陽光灑落在雲海間,弦樂的部分就像是光芒從雲朵裡透出,企圖用音樂捕捉那魔幻時刻;另一首《俯瞰我們的家》是在山林中遠望城市,從以往不曾有過的視野觀看我們居住的地方,描寫心境上的轉變。

毫無疑問,古典與流行兼具是 Cicada 的另一項特色,江致潔與謝維倫是玩樂團出身,小提琴手許罡愷與大提琴楊庭禎則擁有古典學院背景,彼此在創作時常會有觀念上的碰撞。

「該怎麼去表現一段音樂,我們會用不同的方式,像致潔可能會說,『這邊要有感情一點』。我們就想什麼叫有感情一點?是在演奏上要漸強嗎?」許罡愷說,自己以往都聽古典音樂為主,現在大家都會互相推薦作品,偏好的音樂也越來越相近。「像拉赫曼尼諾夫的哪首作品很好聽,我會介紹給致潔,她也會讓我去聽聽看Hans Zimmer 或 Ólafur Arnalds 。」

今年 6 月,Cicada 受邀到俄羅斯的 6 個城市巡演,在這個誕生許多古典作曲大師的國度,他們的演出受到熱情的迴響,還在當地趁空檔欣賞四年一度的柴可夫斯基國際音樂比賽,此次經驗讓團員印象深刻。

+2

「你會發現他們在聽音樂會的舉止,已經成為生活中的涵養了,」謝維倫說,「我們那天聽了將近 6 個小時,因為是比賽,所以會有同一個曲子會常出現,當你在聽三、四個人演奏都同一首時,好像能漸漸比較出差異與性格,那天聽下來好像會覺得在聽流行歌,並沒有那麼難以親近。」

他們這次新專輯就是在玉成戲院錄音室錄製,家住附近的吉他手謝維倫,更在尚未改建成錄音室的戲院過看過電影。本身十分喜歡坂本龍一配樂的他,覺得 Cicada 創作音樂的方式蠻有趣的,就像是先有某個主題或場景,再試著用樂器營造出畫面,跟他過去玩團的創作模式不太一樣。「在這樣原有編制上再加入木吉他,其實非常特殊。」

Cicada用音符描繪出曾親身經歷的自然場景,這次在他們熟悉的玉成戲院錄音室裡,希望用《夕陽消失之前》與《俯瞰我們的家》的 live session ,再現那時在山林間的感受。

台灣熱寫生 - 下班的晚上只需要啤酒和《愛的膠囊》

坐上 jazz 的特快線 - 東京中央線 連繫台日音樂情

Minimalism 所拉出的一些空間 - 13月終了的畫面與音樂

Chill 咪咪的輕風 - 台灣樂隊水源的「新浪漫風潮」

台灣 dreampop 樂團 The Fur. - 不斷成長不斷變化 We Can Dance

台灣電音樂製作人 XICO x Dizparity:有交流,作品才更「有機」

台灣數字搖滾樂團大象體操:現場錄音要一氣呵成才有更真實現場感

台灣抽搐搖滾樂隊厭世少年:記錄年少輕狂的性幻想

在廢棄電影院改造的錄音室 椅子樂團:可直接去彈 analog 的東西

台灣世紀末濫情歌樂團 I Mean Us : 現場錄音會錄到現場的生命力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