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唔編唔聽】Nowhere Boys親解《致旅途中的我》 公開電影感秘方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Nowhere Boys早前推出新歌《致旅途中的我》,為延續他們「電影式搖滾」的風格,歌曲充滿畫面感,而且氣氛層層推進,恍如從困局逐漸找到曙光,同時勉勵自己堅持去走自己選擇的道路。「畫面感」、「電影感」等字眼可能聽起來有點抽象,或者令你想到「大堆頭」製作;但Nowhere Boys卻要「斷捨離」,在樂器選擇方面做到貴精不貴多,方可令《致旅途中的我》成為一幅精緻有重心的圖畫,而非雜亂無章。

攝影:龔嘉盛

兩支結他點樣編得豐富? 空弦、Inversion係小秘技!

Van創作《致旅途中的我》時,前奏只得一把木結他,營造一種still image般靜止的意象,帶給聽眾一幅幅圖畫逐漸浮現的感覺。而前奏的彈法靈感源自Beatles的《Blackbird》,只要勾勒出每個和弦的重點音,不用繁複的指法也能做到豐富的編曲。Ken則在高把彈奏Van所彈和弦的inversion(和弦轉位),做到和聲協調地進行,而且兩者同時包辦高音區、低音區,令編曲變得簡潔有力。而Ken的靈感來自Bread的《If》,大量運用空弦,讓延音得以發揮並營造空間感,這是結他編曲常用的技巧,放到木結他、電結他也管用,各位讀者不妨以此概念創作自己的樂句。即使到第一個Chorus,Ken也以inversion的概念編寫樂句,雖然聽似在Solo,但也不會喧賓奪主。

Van與Ken利用兩把木結他,一人負責低音區,一人負責高音區,令《致旅途中的我》前段編曲簡潔有力。(攝影:龔嘉盛)

編曲都要「斷捨離」? 營造層次感唔一定「大堆頭」!

到Pre Chorus部份,Van聯同幾位兄弟以人聲和音為歌曲添加層次,如此安排令歌曲有慢慢發展的感覺,也不會有太樂器加入變得兀突。鋼琴與弦樂在《致旅途中的我》擔任推動的角色,經過前半段的still image,回憶片段如走馬燈般行進,魚佬也花了不少心思。Nowhere Boys從過往作品汲取經驗,使每件樂器在其Register(音區)發揮,如:鋼琴會選擇不同八度彈奏,「讓位」給結他使兩者並存。每個段落也如此編排,令整首歌層次感更豐富之餘,不會有「打交」的感覺。

Nowhere Boys從過往作品汲取經驗,要做到豐富層次不一定靠「大堆頭」,反而「讓位」令每件樂器有所發揮先係關鍵!(攝影:龔嘉盛)

《致途中的我》結他部份咁突出,想知Van點樣彈記得Click下面份譜睇喇!
聽完阿Ken點樣和住阿Van支木結他,想自己落手彈記得Click份譜嚟睇喇!

同場加映:Ken的結他神器

眾所周知,Ken從事結他維修及收藏不少「神器」,為《致旅途中的我》錄音時,動用了不少珍品,相信唔少結他迷睇完佢嘅Gear都會流晒口水。

+3
+2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