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莫文蔚6月紅館騷後告別大舞台 稱見好就收:唔想死做爛做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其實2018年我開始呢個Tour嘅時候,已經決定咗呢個就係Ultimate Tour,所以點解呢個名都叫做Ultimate Karen Mok Show,就係因為終極,亦都係最後一次,到時我所有本領都要攞晒出嚟。」三月底的深夜,樂壇天后莫文蔚(Karen)完成拍攝工作後,隨即與宣傳團隊來到Sony Music的香港總部辦公室,卸下華麗閃爍的長裙,換上輕便的灰色V領T恤,戴上色彩斑爛的花花圖案口罩,與記者交談大約40分鐘。

眼前的Karen一臉輕鬆,沒有Diva的氣場,單純以普通女性的身份回答問題,譬如為何如此狠心要告別大舞台?她坦然作為專業表演者,舞台就是生命,決定要親手劃上休止符,需要衝破心理關口。「我係為呢樣嘢(舞台演出)而活,每次企喺嗰台度都會出盡全力,That's My Life、My Passion!所以有呢個決定都要好有勇氣先做到,但我好清楚知道,其實做每件事都要見好就收,唔好已經過咗你最好嘅時候你仲未醒覺,喺度死做爛做,咁係冇意思。」

作為專業藝人要將最好一面呈現給觀眾,所以更需要有一種自我審視的能力,隨着年紀遞增,開騷不開騷,體力、心態,還有家庭,統統都要考慮,既然站在台上時要有最佳狀態,謝幕時也要華麗而優雅,己所不欲,勿施於人,Karen笑言:「唔通唱到60幾歲仲著住對魚網絲襪喺個台度咩?所有嘢都有佢結束嘅時候。There is a time for everything!」

撰文:游大東

《絕色莫文蔚世界巡迴演唱會香港站》將於6月11日至12日,一連兩晚在紅館舉行。官方宣傳海報周五(16/4)出爐後,立即成為「潛力圖」於網上瘋傳。

為慶祝入行25年而舉行的《絕色莫文蔚世界巡迴演唱會》,2018年6月23日在上海舉行首場,入場人數超過2.8萬人,打破虹口足球場女歌手開演唱會的觀眾人數紀錄。之後莫文蔚帶領這個演出團隊,往返全球多個城市,包括澳門、台北、北京、新加坡、巴黎、倫敦、東京、悉尼,合共45場,兜轉三年,今年終於回到Karen的演藝事業出發點 ── 香港,於6月11日至12日在紅館連開兩場,既是《絕色》世界巡迴的終點站,也是Karen告別大舞台之前的最後一次演出,而這個「華麗大結局」的英文名稱是「The Ultimate Grand Slam Show」,以網球界述語「大滿貫」(Grand Slam)呼應她憑《呼吸有害》(無綫劇《飛虎之雷霆極戰》主題曲)橫掃香港樂壇頒獎禮的佳績,是故近日在網絡瘋傳的「潛力圖」,亦即Karen演唱會的造型,身穿彷似網球服飾的白色手工縫製短裙,配以魚網絲襪和高踭短靴,擺出抽擊動作的甫士,呼應上述主題。

(資料圖片)

歌迷等偶像紅館開騷 一盼16年

對香港粉絲而言,這次演唱會可謂「等得太久」,原定2013年紀念入行20載的《莫後年代莫文蔚20周年巡迴演唱會》,因為父親莫天賜(Alan Morris)離世,而要將香港站取消,「所以對上一次(香港開騷)係2005年!」16年後重返紅館,Karen卻說要向大舞台「說再見」,聽到這個消息,作為多年的忠實擁躉,忍不住要抽一口涼氣,但她強調這次「告別」不是「退出」。「我唔係要退休,亦永遠都唔會退休,我實在太鍾意幕前演出,只不過我對於自己嘅『下半場』已有其他規劃,所以好希望可以喺香港呢個『出發地』,為我嘅『上半場』劃上完美句號。」Karen承認,早於2018年籌備這次巡迴之前,已立定決心,視這次演出為「The Ultimate」(終極)。

是甚麼原因令Karen如斯狠心?畢竟現時她已年屆50,身體狀態固然是重要考量,心境變化也是關鍵,「各樣嘢都要諗,同埋時勢啦,都要Consider,我覺得冇理由……唔通點呀?唱到60歲,仲著住對魚網絲襪喺個台度咩?所有嘢都有佢嘅(結束)時候,There is a time for everything!你唔可以去到畀自己Over咗嗰個位,所以喺最好嘅時候,你就要完,即係我知道我要喺我(狀態)最好嘅時候,我就要Quit,跟住去做其他嘢。」意思是,人生不應只有事業,尤其是10年前她已成為德裔初戀男友Johannes的妻子,生命來到這個階段,她直言想留多一點時間予家人,「屋企同埋老公都係我人生好重要嘅部份!」

去年盛夏,Juno發短訊予身在英國倫敦的Karen,希望她聽一首歌,後來經周耀輝填詞後,變成最近派台的《因一個人而流出一滴淚》,亦是今次「告別大舞台」的紅館演唱會主題曲,她坦然:「呢首歌個Range好闊,好難唱,錄音前我都問自己:得唔得㗎?!」

「唔應該再行Tour呢個好舊嘅模式!」

去年世紀疫情爆發,Karen長時間與丈夫留在英國倫敦,原定3月在香港舉行的演唱會亦要延期,眼見超惡病毒衝擊全球,亦令她對於舞台演出有另一種新的體會。「每次我做Tour(《絕色》已是入行以來的第7次巡迴演唱),都會覺得,咦?可唔可以有第二種方法同大家分享音樂呢?係咪一定要帶住成班人、成隊Crew,幾十個人,每個禮拜係咁飛嚟飛去,啲器材係咁運來運去,之後搭個台,搞一晚騷,好正,好開心,然後拆,滿地垃圾,好多嘢都要掉,You Know?而家我係Create好多Wasted,浪費緊好多資源,雖然係做咗一場好騷,但音樂應該可以唔係一定需要用咁嘅方式去Share,特別係而家經歷過疫情之後,大家都好習慣Through Online去分享好多嘢,又有咁多VR技術,好多好先進嘅嘢,我哋其實可以做到,所以我唔係唔唱,只係要換一個方式去Present我嘅音樂,我覺得唔應該再係行Tour呢個好舊嘅模式,可能係Live Online去幾十個國家,但係Reach到嘅人係仲多,我寧願放多啲精力喺呢方面研究點樣做。」

為紀念入行25年而舉行的「The Ultimate Karen Mok Show」由2018年開始揭幕,至今持續三年,將會在6月香港站結束後劃上句號。她說從此將會告別大舞台:「我唔係唔唱,只係要換一個方式去Present我嘅音樂,我覺得唔應該再係行Tour呢個好舊嘅模式。」(莫文蔚微博)

預告香港站會唱好多廣東歌

過去巡迴演唱40多場,Karen的歌單都是以獻唱國語歌為主,但回到老家香港開騷,總不能不唱廣東歌吧?她承認這個「終極歌單」會有點不同。「喺世界各地走咗40幾場後,今次返嚟香港,好多之前冇機會唱嘅廣東歌,都會擺入去今次呢個騷,所以Rundown會有好多調整,加咗好多廣東歌。」她說,這些年來一直有粉絲向她點唱,所以今次在紅館的舞台上都會盡量「找數」。「譬如好多人咁多年都會問:喂,你幾時返嚟香港開騷?我唔理呀,你到時一定要唱《太多太多》(收錄於2010年推出的《寶貝》專輯)呀!仲有舊啲嘅《潮濕》(收錄於1996年《全身莫文蔚》專輯)、《一朵金花》(2001)入面嘅《冬至》,呢啲都係熱門點唱。」然後我以粉絲身份問,會唱《到了晚上》嗎?「嘩,呢首少人提,咦~咁樣真係唱唔完㗎喎,咁多歌!」

Karen透露,今次香港站的Rundown會加入很多以往在其他巡迴站沒法唱獻唱的廣東歌,25年前推出的《全身莫文蔚》專輯,碟內由周耀輝填詞的《潮濕》,很大機會會「上榜」。(網上圖片)

以《因一個人而流出一滴淚》答謝香港歌迷

每個紅館騷都有一首主題曲,今次Karen的《絕色》世界巡迴亦然,是由Coey Young作曲、周耀輝填詞、Karen與麥浚龍聯合監製的廣東歌《因一個人而流出一滴淚》,這是繼《瑕疵》(2015,收錄於專輯《Addendum》)的合唱後,她倆再次合作。「呢首歌又係佢自己無端端自己爆出嚟!」Karen笑謂,去年夏天,因為倫敦疫情嚴峻需要封城,每天只能夠「宅」在家,「過緊二人世界,日日喺度煮飯焗麵包,完全冇諗過搞唱片嘅事,突然收到Juno Text(發短訊)話有隻歌叫我聽下,佢話一聽到Demo之後,就好似聽到我把聲喺度唱,覺得除咗我之外,諗唔到有邊個適合唱,咁聽完之後又覺得真係幾正,就有啲心動。」

歌迷痴心一片 自覺好運

《因一個人而流出一滴淚》長約5分鐘,旋律蕩氣迴長,勾起Karen的想像,「呢首歌本身嘅磁場,係幾係一首演唱會嘅歌,好Grand,好似要爆發你嘅Power,我覺得可以用一隻咁嘅歌,好用力咁同觀眾講聲多謝,因為咁多年嚟,我成日都唔喺香港,理論上大家應該忘記我㗎啦,點會咁多年後仲會記住,仲好恨你返嚟?(同我講)返香港開騷啦、快啲出廣東歌!咁熱血嘅?對你咁痴心一片嘅歌迷可以喺邊度搵呢?好感動,I'm so lucky!」

恰巧這首歌都是以「痴心」為主題,讓她想起《西遊記大結局之仙履奇緣》(1995)其中一幕,當年她飾演的白晶晶,進入至尊寶(周星馳飾)的內心窺探,發現紫霞仙子早在至尊寶心裏留下一滴淚,這滴淚印證一段刻骨銘心的愛情,「其實一滴眼淚,經已足夠表達你嗰種珍惜,我覺得呢滴眼淚係包含(對歌迷)所有嘅愛,我隔咗咁耐之後返嚟,歌迷仲依然等緊我,但我又唔覺得我會停留喺呢度,以後唔會走,我認為我嘅音樂會繼續帶我去唔知邊度,我冇Plan,當我要離開(香港)嘅時候,我會留一滴眼淚,希望就算我唔喺大家身邊,我都會記住大家,亦希望大家記住我。」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