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鐘酒店。情趣】主題房物化性幻想 港情侶熱選性空間原來是…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攝影:鄭子峰

「為了等房你可以去到幾盡?」有對情侶用差不多75分鐘等一間房,幾乎是睇一套戲的時間,前面排著15對耐性好得出奇的情侶,大家望著清潔姐姐滿頭大汗15分鐘極速執完一間房,然後到下一對入房;也有對情侶揸車由九龍塘殺落太子、旺角、油麻地,直落尖沙咀,時鐘酒店全線爆滿,男人豪擲五千蚊一晚入住五星級酒店,好肉痛,而慾望的容忍到極限。

那些墟陷的光景限於爆房高峰時段,情人節、平安夜或聖誕節,禮拜五放工打後直到禮拜六,再撞埋內地黃金周都是爭奪床位的日子,櫃台嬸嬸也不敢應承留房畀你,收到錢才肯畀房你。網上論壇一人一句分享更多:哪間熱門時鐘酒店有後門,讓你鬼祟離開,再若無其事行出大街,或哪間送安全套、送蒸餾水或者四仔好睇;哪間時鐘櫃台阿姐例牌收你5蚊貼士,哪間有50蚊現金回贈;「乾不乾淨」是大家揀時鐘酒店最大考慮,隔不隔音已經沒有所謂,見怪不怪各種叫床聲,一入房,永遠信不過地氈、浴缸或毛巾,聽說有情侶揹大背囊帶齊私伙毛巾枕頭套床單爆房,人家以為他們去露營。

為免中伏,訂房或查房大家多用開房Apps「247checkin」、「Love Hotels」、「Hotel Quickly」之類。大家網上分享心得,掃一掃留言,大部分網友絕少討論「情趣」,情趣是超出一張床,包括性幻想、氣氛和秘密嗜好之類。

在香港,叫時鐘酒店,不叫愛情酒店,性愛是和時間有關。

因為香港無「情趣酒店」?研究香港情色歷史的文化人曹民偉曾說,九十年代香港已經有不少情趣酒店,有水床、鏡房、歐洲房或日式主題房,多集中在九龍塘高檔時鐘酒店,已成為上一代的情慾記憶。他說,現在多一些「角色扮演」的主題時鐘酒店,模仿AV如醫生護士或地鐵車廂,成為現世代的情趣了。

記者上網搜尋,找到曹民偉提及香港唯一一間主打情趣的時鐘酒店「ML28」。

時鐘酒店的走廊總很淺窄,客人不停留太耐,匆匆開門入房。

投資者郭先生找來時鐘酒店用家20人搞了個Focus Group,好多用家反映旺的時段要排長龍,不夠性空間。而第二點最多人提出,傳統時鐘酒店沒有營造歡愉或溫馨的氣氛。排隊,一上房為了做,然後出返去。「沒有主題,也沒有裝修。」郭先生形容其他賓館的主題,就是睡房,等於沒有主題。香港人的性幻想多受日本色情文化影響,大家天馬行空想出這七間主題房:課室、診所、野外露營、太空、投映機房,港鐵車廂和精神病院。

「有什麼願望,就幫他們願望成真。」郭生笑說,他另外在銅鑼灣和油麻地經營兩間時鐘酒店,有人笑指,這時勢經營時鐘酒店像印銀紙,郭生也賺到他心目中理想的收入,投資第三間主打情趣的時鐘酒店「ML28」。

光顧情趣時鐘酒店,性幻想被暴露出來,比光顧一般時鐘酒店挑戰大,而香港人保守嗎尷尬嗎?搞手之一Michael說一開始營運,怕香港人覺得尷尬,想整個系統自行check-in或揀房,沒有人service就不用尷尬,後來發現香港缺少配套支援,只好用返一般人手check in,發現香港人原來接受到,無想像中保守。一年幾經營下來,車廂、課室和診所一如意料最受歡迎,想不到野外露營原來好多客人也想試。主要年輕情侶光顧為主,夫婦慶祝生日或一班朋友上來開party。

「可能香港人生活苦悶,單純去野外露營未必有時間,所以來溫韾吓。」Michael說。

他們曾想過設計電話亭,但感覺擠迫,太寫實,他們不想又回到現實,時鐘酒店就是暫借一個空間給沒有空間的香港人。

一牆之隔,比想像中薄的牆壁,房客各自遊戲。

員工吳小姐在這裡工作一年多,每日都和別人的性生活擦身而過,她帶客人入房,常有種「賣飛睇戲」的感覺——你畀錢買飛我帶你入座,如常得即使間接窺秘到別人的性生活,她也沒什麼戲劇性的感覺。請清潔姐姐時反而自己煞有介事強調,「我哋呢度做時鐘喎」。

大部分人第一印象時鐘是色情行業,不三不四,吳小姐自己一開始入職也尷尬,但做久了慢慢發覺,做時鐘行業促進家庭和諧。「香港人不夠私人空間,很躁底。家中不是有長輩就有細路、工人,不可以大叫,但這裡可以。香港人不是保守,不過沒有渠道宣洩,而情趣酒店提供多於一張床,基本性需要滿足了,額外多一點調味。」平日下午時客人不多,吳小姐帶我們參觀幾間無人使用的主題房,包括課室、診所、露營、港鐵和投映機房,我們借攝影師的鏡頭遊歷尚未發生的情趣遊戲。

有七種顏色的射燈,還可換上病友衫。

時鐘酒店房內,都是以一雙為單位,拖鞋、毛巾、牙刷。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