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TGF出租女友】客人叫哥哥 收錢扮家用 PTGF愛情觀:劃清界線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一踏進餐廳,戴口罩的Toby(化名)便即四處張望,「我堅持約你在餐廳是怕,即使你偷拍我馬上就會發現。」顯得步步為營的這位被訪者解釋。當然記者也信守承諾,沒安排攝影師在場。與這位二十餘歲的前PTGF(Part Time Girlfriends,出租女友)的訪問中,她說得最多就是「別相信任何人」。現在對人的不信任,她認為是源於昔日太易相信人。

PTGF是所謂「出租女友」的簡稱,是近年盛行於網路的情慾買賣模式。透過金錢,客人可以買到一段短暫的「情侶關係」,當然,「情侶」會幹些什麼,界線完全因人而異。PTGF會在IG(instagram)上列明收費模式,提供的服務等,明買明賣。

回想那段被騙與還債的日子,Toby說自己是蠢得無可救藥。(istock)

與其他出賣色相或色情的行業一樣,願意投身的女性,多半是因為錢,Toby也在重複著這老舊橋段。二十歲那年,因為一個陌生人的電話,她被騙去十二萬,不過被騙詳情,Toby帶點激動地拒絕再提。「其實錢是媽媽的,她知道是我被騙後也沒要求我還錢,只是我是個很有責任心的人,不還我會不安樂。」是責任或是執念,她沒說得清,只是一味說自己當時真的很蠢,一心想在最短時間內還清這筆債,盡快填補內心的愧疚。

下海陪酒 做一個月咳黑痰

一切從盡快賺錢還債開始。當時仍是學生的她,上網找到的第一份工是在夜總會當陪酒小姐。為隱瞞家人,她只能在放學後至傍晚時段工作。「每日中午2點開始就是夜總會的茶舞時段,幫襯的人都是40歲左右的中年男人。」對於不煙不酒的Toby而言,夜總會本不存在於她的想像中。「那裡的煙大得像火災現場一樣,工作一個月後,我咳出來的痰都是灰灰黑黑的。」環境還是次要,最難受的還是客人,說是陪酒小姐,但客人又豈甘心只要你陪坐,輕則對她毛手毛腳,更多是直接的胸襲,甚至突然伸手脫褲非禮。那時Toby仍沒有任何性經驗,但為了這筆債,她堅持。

不再堅持也因為錢。她漸覺夜總會的收入不高($80/1小時),輾轉做過足浴店的按摩小姐,最後發現了PTGF這片「新大陸」。簡單地在IG(instagram)開一個戶口,自然就會有客人上門,而且又有挑選客人的權利,「只能說PTGF太少,高登仔太多,很多時我們的訊息是多得來不及回覆的」。亦因為供不應求的關係,PTGF的收入水漲船高,普通一次外出可能已有數千元收入。Toby指高消費又造就高門檻,至少PTGF的「事業」上,她再沒遇過夜總會中的沒品男人。

客人會透過IG邀約PTGF,而決定大權則在一眾出租女友手上。(istock)

局中人認為,比起援交或是一樓一,PTGF不同的地方在於哄,真的如女友一樣。「如果客人只想要性的話,可以找鳳姐,快手快腳放下數百即可。」PTGF賣弄的,好像是一段短暫的情人關係。這些客人有時會被稱作「哥哥」,付費會被說成給家用。在答應約會之前,客人也要來經歷追求的過程,要在網上引起PTGF注意,還得口甜舌滑,不是有錢就一定能買到出租女友。

成功邀約PTGF,彷彿獲得一段理想關係。因為她們會陪伴客人行街睇戲,盡量投其所好。當然,這也可能令人甜蜜的「拍拖關係」,全只是建基於金錢上。你可以說是自欺欺人,更貼切的該是各取所需。至於客人到底是買關係,或是買性,真實本質可能並沒太大分別。

「來找我的人,有尋開心的,也有單純是寂寞想找個伴。」Toby卻從不會揀客,她只想盡快賺錢,反正「畀得錢嘅就係客」。尋開心的目的不用多說,但Toby一直堅守底線,只會幫客人按摩打飛機,再多的就不會做。至於寂寞的,多為年紀較大的生意人,他們找PTGF只希望有個傾訴的對象,呻一呻工作難事,「有位稱從事股票行業的客人會跟我呻工作遇到的麻煩,雖然聽不懂,但都會聽的。」當個樹窿也是PTGF的工作。

要在一場買賣的遊戲中演活一個角色,或多或少要投放自身的感情,而在這場「戲」中,真心投入的注定要吃苦。(istock)

男人寂寞才會花錢買一段如夢的關係,女人就收錢去充當情深戲子的角色,然而,感情又真的可以因買賣而開始,因收款後便終結?如果以演出的角度,Toby該是從來沒投入過角色。在PTGF的生涯中,Toby接過不少客人,有的確變成了朋友,但真正令她動情的,卻一個也沒有。因為她早就嘗過,把「戲」中角色當成真的苦果。從餐廳走往海邊的路上,她說自己起那煙花地的初戀。

「戲」中角色當成真 想成為客人女友

「我與Alvin(化名)的相識於夜總會,算是一見鍾情的初戀。」那時Toby剛進夜總會不久,面對客人與還債的雙重壓力下,她比誰都渴望安慰,或只是簡單的一個擁抱。

Alvin是當時少有安份守己的客人,四十出頭。她記得初次在房中看到他,恤衫解開了上面的三粒鈕,露出消瘦的胸膛。Toby與他隔著半個身位坐著,房間內只有骰子在盅內碰撞的聲音和兩人時有時無的對答聲。

「你是做什麼的?」Toby問。

「做鴨的。」Alvin答。

這當然是假的,但卻令Toby深刻記住了。當日酒精令她做了很多不能解釋的行為。隔著恤衫,她把唇印在他手臂和背上,更解開他餘下的三個鈕扣,剩下最後一顆時,他叫停了她,又把鈕最新扣上。

時間到了,Toby轉身離開之際,Alvin緊緊地抱住她,又吻了她一下,更主動告訴她自己的電話號碼,她小心翼翼抄在紙條上。之後他們倆會相約在外見面,吃飯看戲。Toby曾在短訊告白,但Alvin沒有表示,告白之後,他們如常外出,恍如什麼都沒發生。

只要那個人對我好,我都會慢慢喜歡他。
Toby

她可以控制自己不再輸入那個號碼,但腦內的思緒又豈是人能控制。(istock)

對於這段「情」,Toby憶述得巨細無遺。如今,她形容是一段單戀的朋友關係,曾幻想過與他將來的生活,但也只能是幻想。「出來玩的人,有什麼可能是真心,你信他們是真心只是你蠢。」每當有人經過我們身邊,Toby都會壓低聲線,唯獨這句,想也壓不住。雖她說ptgf的愛情觀是要劃清界線,但她至今仍喜歡他,只是為了完全脫離這段關係,她換了電話,也沒有再打過紙條上最珍視的號碼。

人們對事情有幻想源於未知,明白了自己的「女友」角色只能凝住在一買一賣之間的Toby坦言:「我現在對愛情沒有幻想。」看着海旁來來往往的人,她續說︰「唉,其實只要那個人對我好,我不介意自己是否喜歡這個人,但只要他對我好,我都會慢慢喜歡他。」聽起來,依然充滿矛盾。

用了兩年時間還清債務,Toby說現在已有一份穩定的文職工作,只是再用了兩年多的時間,仍未能走出過去帶來的陰影。「我覺得自己有抑鬱症,會突然喊,因為過去的事而喊。」這如夢魘的過去不是能斷就斷,但她卻說沒有後悔過去的決擇,因為她深明後悔也是徒勞。 不過嚴格來說,她並沒有完全與PTGF這行業脫離關係,Toby現在會透過ptgf_alert的IG,提醒在職的PTGF注意事項,也會追擊在圈子內騙財的「哥哥」。

找不到可讓一切重來的時光機,至少成為他人的警示,她覺得是唯一可以做的。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