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文俊率商戶示威 完場始知妻子作動 急赴產房

撰文:鄧栢良 蔡靜心
出版:更新:

沙田區議員丘文俊聯同水泉澳街市一眾小商戶,抗議該邨入伙進度一再延遲,令街市冷清清,商戶「納空租」,損失慘重。商戶於樂富房委會總部門外,以「上吊」形式抗議,喻意一眾商戶被當局趕上絕路。
此時此刻,丘文俊的太太作動入院,新手爸爸請願後即趕赴聯合醫院產房,等待「可樂仔」的誕生,坦言是「前所未有的緊張」。至凌晨約2時,丘文俊於facebook報喜稱「終於屙咗出嚟」,母子平安。

三名商戶代表在總部門前「上吊」,喻意一眾商戶被當局趕上絕路。(鄧栢良攝)

下午2時,沙田區議員丘文俊聯同沙田水泉澳街市30多名商戶到樂富房委會總部門外抗議,投訴水泉澳邨入伙進度一再延遲,街市商戶由3月起陸續開業,卻門庭冷落,蒙受損失。三名商戶代表在總部門前上吊,喻意一眾商戶被當局趕上絕路;一眾商戶又怒擲飯碗,表示房屋署及外判公司安無視商戶訴求,猶如打爛其飯碗。示威人士一度在門外靜坐,要求署方接收請願信及安排會面。

直至下午3時,房屋署派出職員接過商戶的請願信,並表示將於本月29日安排接見,一眾商戶才離開。

沙田區議員丘文俊表示,外判公司以全部居民入伙後的人數釐定租金,但泉澳邨現時入伙率仍遠低於預期。(鄧栢良攝)

入伙率遠低預期 街市人流稀少

丘文俊表示,水泉澳街市原為房署管理,但其後卻外判予一間上市公司宏安集團,街市共有58個鋪位,現時已出租50多個。而當初宏安招租時向租戶提供的數據是指邨內共有30,000居民,並以此釐定租金,故現時水泉澳街市租金最低也要20,000元。

可是水泉澳邨現時入伙率仍遠低於預期,18座公屋只有7座,近約4,000多個單位已入伙,估計邨內居民現時最多只有10,000人,遠低於宏安評估的30,000人。小商戶直指街市人流稀少,平日人流最多只有100人左右,營業額更加少得可憐。商戶主席陳先生坦言現時每日開檔「所有商戶都係你眼望我眼。」宏安集團和大業主房委會對此卻就手旁觀,一眾商戶無奈又氣忿。

經營冰鮮魚檔的葉先生決定斬纜離場,希望外判公司能體諒他的處境,讓他提早結束合約並退回12萬按金。(鄧栢良攝)

魚檔斬纜離場 冀提早完約退回按金

經營冰鮮魚檔的葉先生以40,000元租用一個100多呎的鋪位,租鋪以來已投資超過30萬,每日開支近3,000元,但營業額不足1,000多元,直言根本無法支撐下去,他預計短期內根本難以達致收支平衡,長痛不如短痛,他決定斬纜離場。

現時葉先生正打算尋找地盤工,以維持生計,「因為人工較高」。他現時只希望宏安能體諒他的處境,讓他提早結束合約並退回12萬按金,否則他即使找到新工作,又仍要繳納租金,他坦言對未來毫無頭緒,只能見步行步。

商會主席陳綽鋒表示,不明白為何宏安口說免租,實際上又要收冷管費,批評安帳目不清。(鄧栢良攝)

免租期照收冷氣費管理費

小商戶除指責宏安集團提供假數據欺騙商戶外,營理不善、帳目不清、人事混亂都令商戶蒙受損失。經營菜檔的商會主席陳綽鋒表示,今年3月宏安集團便開始陸續將鎖鑰予交商戶,並給予一星期作裝修期。商戶裝修過後便正式營業,然而3月到6月其間,人流極為稀疏,根本無法營業。各小商店無法營業卻要納空租,損失慘重,於是與宏安集團商討,並要求寛免租金。

幾經交涉後,宏安終願意免3月至6月這三個月的租金,但所有商戶必須在6月10日前重新營業,而且租戶仍需繳交3月至6月每月數千元的冷氣及管理費(簡稱冷管費,以每呎38元計算),「宏安話呢三個月內佢都有派保安,有清潔同管理,因而要收返冷管費」。

他質疑宏安收取冷管費的理由,「因為在租約當中只有租金一項總數,但無明細帳目,無顯示出嚟」,不明白為何宏安口說免租,實際上又要收冷管費,直言宏安帳目不清。而每當商戶致電宏安集團就租務問題提出質疑及查詢時,宏安方面往往推說負責接洽商戶,以及與商戶簽約的職員早已離職,「現時兩個助理總經理都無做,有乜口頭承諾都無用」,陳指一系列事件可反映宏安在管理及人事上都有極大問題。

丘文俊形容自己的比會考放榜時更緊張。(丘文俊facebook圖)

丘文俊及一眾商戶認為房屋署作為大業主,理應監察管理公司的運作,現時卻仼由宏安壓迫商戶,故責無旁貸。商戶要求理應介入事件,並促請房屋署收回水泉澳邨街市直接營理,及免租一年,以改善現時的營商環境。商戶表示,如房屋署及宏安再不回應他們的訴求,不排除集體罷市抗爭。

丘文俊:前所未有的緊張

爸爸在請願,乳名「可樂仔」的寶寶也按捺不住,作動準備出世。示威完畢後,丘文俊趕赴聯合醫院產房陪伴愛妻。下午5時許,丘文俊回覆記者指,寶寶仍未出世:「可能(喺)媽媽肚入邊太舒服,未捨得出黎。」又形容自己的心情,是「前所未有的緊張」。至凌晨約2時,丘文俊於facebook報喜,稱「終於屙咗出嚟」,母子平安。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