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頭工匠】日遇食環十多次避走鄰街 橋底線面師:真可合法?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一塊布,一條線,一抹雞蛋粉。

線面師用口咬着一端繡線,雙手在線上遊走,交叉點在拉扯之間頓成一把剃刀,將毛髮根除。一年前食環署就發牌「摸底」,近日終交區議會討論。阿鳳心裏滿是疑問:「真係可以合法擺檔?」

阿鳳心靈手巧,更細心指導線面方法。(蔡正邦攝)

屯門區議會討論容許區內三位線面師在原址經營,合法經營之前,線面師仍然戰戰兢兢。其中兩個發牌位置,乃屯門新墟仁愛廣場對出一段啓民徑橋底。記者按區議會文件所示地圖,找到線面師平時經營處,卻是空無一人。沿鹿苑街走,見一群街坊圍着傾談,本想上前打聽線面師下落,此時卻聞:「靚女,係咪線面呀?」

一塊布、一條線、一抹雞蛋粉,就是線面師的全部工具。(蔡正邦攝)

甫擺檔 食環馬上趨前

線面工具,包括一塊防客人頭髮蓋面的裹頭布、一磚吸面油的雞蛋粉,以及一白一綠繡線。白色繡線修細毛,綠色線較粗,可以磨死皮、去油脂粒及暗瘡,統統用一個膠箱裝起。阿鳳為人爽快,手腳更快,得知記者欲體驗線面,二話不說馬上收拾「架生」擔好櫈,擺出啓民徑橋底工作。

未落手線面 食環已趕至

阿鳳手腳快,也不及食環署人員行動快。搬好膠椅,屁股未觸椅上,已經有三、四個食環署人員迅步趨前,語氣嚴厲欲趕走線面人,知悉採訪後才暫緩行動。阿鳳說,食環署人員一日巡查十多次,第一次獲勸喻,第二次被抓就會罰款千五元,所以瑟縮於街頭巷尾避開巡查,平日只有收到電話才落街線面。「有時心臟真係唔得,驚做做下(食環人員)走過嚟罰」,線唇毛10元一次,整塊面線一次不過40元,而天氣太熱太冷也沒有客人,有時整天一個客人都沒有,數百元罰款實在要命。「呢頭(新墟)有5個人線面,有一個因為搵唔到食冇做喇」,阿鳳無奈道。

平時阿鳳瑟縮於冷巷,不敢明目張膽擺賣。(蔡正邦攝)

我哋又唔係靠綜援。
線面師阿鳳

線面是工藝,需要技術,更是謀生技能。(蔡正邦攝)

闊太專誠光顧

「放心啦,我喺中山幫新娘化妝㗎。」記者初嘗線面難免緊張,雖然戴着口罩,仍可看見她雙眼瞇成半月,和藹的模樣。阿鳳一邊線面一邊安慰,稱拔毛後皮膚光滑不用做美容。口咬緊繡線,雙手一拉一扯,繡線在客人面部遊走,交叉線成為利剪,線刮走毛髮,難免帶來痛感。

途人絡繹不絕,有些人表現好奇「線面線到畀人訪問呀?」又有常客經過向阿鳳打招呼。記者躍躍欲試卻是愚鈍,顧得咬線,忘了拉扯,弄得手忙腳亂,惟阿鳳仍是細心指導。她說,客人涵蓋各個年齡層,有「闊太」專程找她線面:「啲人做完都畀個手指公讚㗎!」

十個工匠暫發三個牌

根據食物及環境衛生署遞交區議會文件,屯門區現有10名無牌街頭工匠,包括補鞋匠、鐘錶修理匠、鎖匠、磨刀匠、線面師和代書人等,但由於不同原因例如暫停營業等,只向區議會建議發出3個線面師牌照,而事前已就經營地點諮詢消防處、香港警務處、運輸署及地政總署等其他相關政府部門。

線面拔毛時確有些微痛感,但過後面部光滑,也沒有不良反應。(蔡正邦攝)

阿鳳直言半年多一年前有食環署人員向她「摸底」,查詢發牌意向。在香港擺檔兩年,在行內算是年輕。她非常歡迎發牌,一來避免「走鬼」壓力,二來希望手藝不會失傳。原來內地新娘待嫁時,會線面「開面開眉」,有助上妝更貼服、更漂亮。阿鳳相信線面美容功效,慨嘆廣州、東莞等地線面成行成市,如獲發牌可吸引新一代入行,將這門手藝發揚光大。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