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眼cue后」吳安儀試做清潔工 入垃圾房見「子彈窿」(有片)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佢唔係小姐手腳,學嘢學得快。」62歲的清潔工杜建興(興姐)大讚香港桌球運動員吳安儀對倒垃圾的工序很快上手。何以「四眼cue后」與清潔姐姐成為拍檔?

吳安儀去年中到觀塘屋邨體驗清潔工生活,造就了她與興姐的邂逅,過程中,安儀發現倒垃圾亦危機四伏,又在垃圾房驚見「子彈窿」,原來是由袋裝垃圾從高空倒下造成的衝擊力,她總結:「我覺得興姐先係香港之光,好難想像無左佢哋,香港會點?」,望大家對工友多一份尊重、多一句問候。

一個簡單的體驗,讓「四眼cue后」吳安儀與清潔工興姐相遇。(余秋婷攝)

樂施會舉辦視覺藝術展,盼以不同作品展示基層工友的生活面貌,圖為藝術家謝至德為吳安儀及興姐拍攝的作品。

香港之光遇上香港之光?

安儀去年先後在10個國際賽中獲得4冠、2亞及1季的佳績,但離開桌球室,她不忘參加樂施會的體驗計劃,花一個下午時間到觀塘一屋邨,與清潔工興姐搭檔倒垃圾。興姐從事清潔工十多年,每日天未光就起床,六時開始倒垃圾,與另一工友包辦一棟35層的住宅,將每層住戶的垃圾倒至垃圾槽,大型垃圾如鐵架、木板、床褥等,則要她親自運到垃圾房,若果遇上電視機、雪櫃等,更要動用手推車,直到中午垃圾車來到,清走所有垃圾,她還要清潔垃圾車。

一個下午的體驗讓安儀明白倒垃圾的工作不易,亦要發揮小智慧。興姐從旁解釋單是分工亦很講究,若二人推垃圾入垃圾槽,反而更無效率,「如果堵塞(垃圾槽)就更麻煩,你要將垃圾一袋一袋勾返出嚟,所花費嘅時間就更多」。

興姐每日起碼要處理至少7架垃圾車,她向記者展示她的小「老鼠」,她坦言是由於每日推垃圾車造成,而過於勞損以致非常酸痛,她每晚都要塗藥油。(余秋婷攝)

垃圾房危機四伏 吳安儀驚見子彈窿?

對興姐而言,最吃力是推垃圾車,平均每日推至少7次、重逾300斤的垃圾車,以致肩膀勞損。新年將至,垃圾量更多,或要推18次垃圾車。不要少看興姐個子矮小,十多年的工作造就了手臂上的小「老鼠」,不過她坦言過度勞累,以致兩臂酸軟,輕輕觸摸亦隱隱作痛。

作為運動員的安儀亦形容,倒垃圾工作消耗體力,而且危機四伏。她在垃圾房見到牆壁上布滿大大小小「子彈孔」,興姐指是由於袋裝垃圾由垃圾槽高處傾下,衝擊力大,部份垃圾反彈牆壁留下痕跡,可想而知,若有清潔工在場容易造成危險。安儀又憶述把垃圾倒入槽內亦很費力,因為部分家居垃圾很重,如果未紥穩馬步,一不留神,就會失平衡,跌入垃圾槽內。

無間工作 月薪僅八千多

在惡劣的工作環境下工作又是否獲合理報酬?興姐所屬的公司屬「判上判」,興姐每周工作7日,沒有休假,每年僅得12日勞工假期及7天年假,興姐試過連續兩個月無間斷工作,向上司投訴卻換來一句「做就做,唔做就算」,為餬口,興姐只好忍氣吞聲。而興姐時薪32.5元,每天工作9小時,每月賺取8,700餘元,她只靠收拾所得的「下欄」幫補,每月扣除水、電雜費,僅餘千餘元,難有儲蓄。談及退休,興姐自知身體衰退,只能寄望65歲合資格申請長者生活津貼。

社會未為基層設下最低保障,不過安儀則說:「我覺得興姐先係香港之光,好難想像無左佢哋,香港會點?」, 呼籲大家要尊重這班默默工作、為社會作貢獻的工友,「說聲早晨,問候一句,他們已經很開心,可能他們害羞,沒什麼反應,但心中都會很溫暖」,興姐在旁露出微笑,默默點頭。

樂施會本月10日至27日將於賽馬會創意藝術中心舉行「勞力是……」視覺藝術展,透過藝術作品呈現基層工友的辛酸與背後的不公平現象。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