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廢紙夕陽】玖龍紙業廢紙訂單劈價 執紙皮婆婆:再跌價唔做

撰文:陳諾希 王譯揚 楊婉婷 郭倩雯
出版:更新:

隨著中國落實《禁止洋垃圾入境推進固體廢物進口管理制度改革實施方案》,至2020年第四期,中國將全面禁止所有廢品入口,包括廢紙。香港環保廢料再造業總會會長劉耀成表示,在港掛牌的內地環保造紙龍頭公司玖龍紙業,最新廢紙訂單出口價由900元一噸減至600元一噸,相信跌價潮會陸續出現,估計7月更會大幅下跌。有回收公司老闆評估,廢紙回收價有機會減半,可能由市價4毫子一公斤調低至2毫子一公斤甚至更低,已「打定輸數執笠」。在回收業最下游的執紙皮婆婆則表示,廢紙回收價日後如進一步跌至三毫子這「心理關口」,會因太過辛苦又賺得不多,不會再執紙皮。「唔收咪通街都係垃圾囉,第日通街都係屍骸!」

長沙灣一間回收公司的老闆指,廢紙買出價為七毫子一公斤,回收公司包辦包裝及送往出口公司,每噸廢紙只賣得800元,更要倒貼300元。(王譯揚攝)

香港環保廢料再造業總會會長劉耀成表示,在港掛牌的內地環保造紙龍頭公司玖龍紙業,最新廢紙訂單出口價由900元一噸減至600元一噸。雖然市場上尚有其他工廠訂單未有出現跌價,不過他相信跌價潮會陸續出現,他估計,7月更會大幅下跌。劉耀成指,由於內地調低國內廢紙採購價及囤積量,因此會於2020年第四期禁止所有廢品入口。加上在紙業方面,香港被內地列作境外地區,因此業界都需向有關部門申請入口許可證(批文),所以市價遠不及內地價格。

採購價調低 行業無奈「冇價冇市」

劉耀成坦言市場情況不樂觀,廢紙回收價更可能由一般的四毫子一公斤調低至兩毫子一公斤或更低,甚至會有前線回收舖結業,而廢紙亦因而被送往堆填區。他續指,現時總會與政府正商討行業去向,並希望可以引入生產者責任制等不同方案以保障行業及社會發展。

長沙灣回收公司老闆黎先生指出,曾聽過有店舖收兩、三毫子一公斤。由於長沙灣有數間回收公司爭生意,為了「留客」,維持收五毫子一公斤。但回收價低,不少婆仔不再執紙皮,「以前多人執,而家真係少咗好多,婆婆執嚟買罐汽水食個早餐,有啲話執十斤嘢都買唔到罐汽水!」

老闆黎先生批評,政府的政策無助小企業小公司,最終他們只能走上結業末路。(王譯揚攝)

黎又指,現時廢紙買出價為七毫子一公斤,回收公司包辦包裝及送往出口公司,每噸廢紙只賣得800元,更要倒貼300元,「邊度圍到皮呀,租金人工呢,每個月都要倒貼錢,由舊年年尾開始發生。」他又指回收業經營困難,雖然政府於2015年撥款十億元成立回收基金,以協助回收業提高作業能力和效率,但現實是「我哋(小商戶)斗令都冇,大食細,大公司壟斷細公司。前兩、三年搞過申請過,基金唔批。」批評政策不清晰,無助業界度過難關。

入行四十年結業危機逼近 老闆﹕唔可惜

他預料隨著2020年「死線」逼近,生意只會愈來愈難做,「而家都等執笠!」屆時廢紙無處可去,終會被送往堆填區。「做咗40年,做咗大半世,見證住呢個行業,冇咗唔可惜,年紀咁大都唔做得。」

推車仔執紙皮的簡婆,雖有清潔工職,但為賺些外快而順便執紙皮變賣,以現時回收價五毫子一公斤,這一車只有10多元收入。日後跌價至三毫子,她會選擇放棄。(王譯揚攝)

若回收價得三毫 婆仔拒再執紙皮

執拾紙皮的簡婆指,其正職做清潔,閒時見到紙皮或廢紙會順手執起及回收,賺些少外快。過年前,廢紙回收價仍有八毫至一元,現時已跌至五毫,收入減少一半。如果回收價進一步跌至三毫子,她指太過辛苦,又賺得不多,不會再執紙皮,「大陸捉環保呀嘛,(大陸)唔收咪通街都係垃圾囉,第日通街都係屍骸。」至於會否改執汽水罐,她指六仙一個罐,拾一百個方有六元,利潤太低。

荃灣一回收舖指,雖然紙廠採購價暴跌,不過生意暫未受影響。(郭倩雯攝)

於荃灣香車街對開一回收舖的負責人指,有聽聞紙廠採購價暴跌一事,不過生意暫時未有受事件影響,因此今(1日)仍然以5毫子一公斤的回收價收紙皮,不過未來受影響程度仍是未知之數。有賣紙皮的清潔工聽到消息後直言不擔心情況,如之後價錢調低,仍會繼續賣紙皮,「無計㗎!賺得一毫得一毫囉!要搵食㗎!」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