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夢與塵世美】尋常街角有驚喜 攝影師在LA編織出加州的顏色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關於洛杉磯(Los Angeles),你想起的也許是加州的陽光和海灘及荷里活,或許還有活地阿倫(Woody Allen)的《情迷聲色時光》(Cafe Society)。洛杉磯是美國僅次於紐約的第二大城市,是發「美國夢」的地方。2010年遷居洛杉磯的澳洲籍攝影師George Byrne眼中,洛杉磯是一個「野性、粗糙、破爛、灰塵撲撲、油粉彩畫的野性地」。他在LA的尋常街角發現美,用相機編織出城市中隱藏的加州顏色。

George Byrne, Bus Station Chinatown, 2017, Archival pigment print

+16
+15
+14

在澳洲悉尼成長的Byrne,2010年搬到洛杉磯前,花了幾年時間流浪世界各地。流浪,有時就好像沒有掌舵的船,失去方向感。有些人體驗過流浪時過度散漫的日子,逐漸在常規生活中找到方向;但選擇流浪的人通常較開放,歡迎一切結果,因而繼續混沌的也大有人在。Byrne正是其中一個,那時他在樂隊中彈結他及唱歌、在Cafe打工、客串短片、寫廣告歌、拍攝人像攝影,還有接送因醉酒駕駛而失去駕照的時裝設計師,以及很多奇奇怪怪的工作。

George Byrne的妹妹是著名演員Rose Byrne,二人登上雜誌封面。Rose在《變種特攻:天啟滅世戰》飾演中情局探員Moira MacTaggert。(JONES )

因為洛杉磯當時的租金相宜,令他有時間和空間創作自己的作品。Byrne專注於利用色彩和形狀來改造普通的城市空間,像馬蒂斯(Henri Matisse)切割。不過,不同於馬蒂斯畫作引起的熱情澎湃情緒,Byrne溫柔粉嫩的色塊卻營造出一種疏離感。

他經常駕車環遊加州南邊,逐漸被完全不受注目的街角的形狀和顏色吸引。「這些地方不會向你大叫,要求留意它們。」Byrne說,「它們假裝看不到你。」這個有趣的發現,令Byrne創作了「New Order」等系列的攝影作品,以另類的手法記錄了洛杉磯的風景與建築。

Byrne受到新地形學運動的攝影師,如Jeffrey Smart、Richard Diebenkorn、Stephen Shore等的藝術攝影方向所啓發,創作出風景攝影的新視覺語言。他拼湊不同的城市顏色、形狀和紋理,合成一幅幅粉色春系的作品。《Echo Park》中真實的灰色樓梯撞上粉橙色的外牆,再鋪陳一片綠柔柔的草地,令這個「公園」有一種難以言諭的魅力。

George Byrne, Green Sun With Yellow, 2017, Archival pigment print

有時照片是合成照,Byrne使用滾筒掃描(drum scan)掃描菲林負片的最高像素,打印不同很多版本方便整合。創作《Blue Awning with Pink》,Byrne將幾張地方為主的相片,挑選他喜歡的元素加以運用,製作了一個細小、色彩豐富的馬路口。

「New Order」系列的攝影作品都以軟柔粉色系為主,實在需要與陽光玩遊戲,掌握光線。原來這些照片必須在早午完成,陽光呈45度角而不過頭頂時拍攝。Byrne通常以不同相機在同一個地點拍攝,不同季節、不同角度而捕捉最好的照片。「我喜歡意外的美,我最滿足於以不討好的風景和表面,創作出一張好照片。」認真處理的細節,散發着精緻的吸引力,大大提高作品的感染力。

George Byrne的相會不會令你想起活地阿倫的《情迷聲色時光》?(劇照)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