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裡人間》現實版 香港設計師瞓身製作紙辦目錄《紙目》

撰文:麥婉婷
出版:更新:

書刊雜誌、傳單、筆記簿等,全是紙,為什麼這一本手感好些,那一本看得舒服些?有沒有想過紙製品昂貴、紙行「執笠」,可能跟你用紙的習慣和態度有關?

01文化Facebook專頁已經開張:
www.facebook.com/hk01culture

縱然紙行結業有人感到惋惜,也有人幫忙「清貨」。有趣的是,人們可能還會懂得分辨卡紙、色紙、雞皮紙、油蠟紙等紙張種類,但若認真講究下去,由粉紙、書紙再數下去的輕塗、Satin,一般人未必知道「搞乜」和當中的分別。

再說,用家明明對紙有所追求,但無從入手;紙媒創作人明明有想法,最終因老闆減成本而草草了事。難怪紙店消失、紙業式微,連印刷業、以燙金、上箔、熱壓、釘裝等跟紙相關的工藝,在香港已幾近成為絕響,偶有出現立即引來讚好之聲。

說起明日設計事務所設計,未必人人知道是什麼來,但如提起再版的《中華新詞典》,就是出自這設計事務所,有如電影《字裡人間》的現實版,做着吃力不討好的事情,卻為理念而奮鬥下去。最近,明日設計事務所設計設計總劉建熙(Ray)發表了第一炮項目《紙目》,再次向虎山行,製作及出售紙辦,讓用紙的門檻降低。

同行說:「其實這件事,對你沒有『幫助』⋯⋯」

Ray說:「我老是覺得從事設計的,就是想改變一些狀況,令事情變得更好。做一件事,是不是每次都要去想及對自己有利益才去做?」

「揀紙,你會點揀?」(明日設計事務所)

作為有資歷的設計師,對紙和印刷自然有認知,不過在數碼時代,設計學生或初入行的設計師,卻未必有機會接觸這兩樣東西,紙和印刷的知識仍然相當缺乏。

而從買賣紙和紙行操作的模式來看,根本是「靠估」。

Ray分享經驗之談:「坦白說,我也很怕到紙行選紙。回想起學生時代拿着人家的紙辦在店門前揀選,那處其實是辦公室,讓人覺得很不自在。面對幾千款紙,根本無從入手,已搞不清楚自己要什麼。當有紙行的營業員去出來就更驚。香港的紙行,很business-to-business,大家更需要一個途徑去買紙。」

縱然同行在Ray的熱情上潑了一盆冷水,但他也繼續《紙目》項目。(明日設計事務所)

紙行結業,意味的不只是行業式微,網絡、數碼化等,也推倒了紙的需求。紙業生態不健康又走下坡,是因為紙根本從來沒有被重視,在歐洲、日本、台灣等地,紙辦是要付錢買的。「日本在用紙和印刷拿捏得很出色;台灣方面,縱然有人指他們太文青,也愈來愈專業,他們仍有很多獨立出版,對印刷需求很大,當地仍有不少紙廠,就算談論紙和印刷技術創作的單位、網站或Facebook專頁也很多。」

「香港,反而有一些倒退,用紙愈來愈不講究,愈來愈不重視印刷和用紙,更沒有人說一些很技術性的事。」

Ray設計《溝》電影節2016的宣傳品時,只是在用紙上花些心思,料不到收到客人的「𣊬間」讚賞。(明日設計事務所)

「沒有成本」容納創作者,只是小部份成因,並不是致命傷。某程度上,是客人沒有觸覺或要求,市場上缺乏先例,加上因為本身的習慣,未必懂得找一些方法,將紙品設計的完成度推至最高。

「這是關於設計、製作堅持的問題,態度很重要,心態影響事情,當中拉鋸位才是決定性的一刻。」在為電影文化中心設計《溝》電影節2016的宣傳品,Ray只是轉用了一款紙,想不到竟換來客户嘉許。「我也想像不到對方會滿意到影相發訊息給我,還問到那帶有金屬效果的銀色是怎印出來。」設計師,某程度些也掌控了設計操作權,「其實紙行,也會按設計師的喜好、市場需求來入紙」Ray補充說。

《紙目》除了是讓人選紙的工具,背後仍有「策紙」意思,讓人重新認識紙。(明日設計事務所)
有別一般紙辦或紙效果目錄,《紙目》嘗試加入描述和識別系統,引導用者選紙。(明日設計事務所)。

要將本地各紙行的紙分類,根本是一場「傻」事。有些時候甚至無法歸類。幸好本地紙行也支持這件事,特別是舉行過《TAKEO PAPER SHOW》,又出版過以紙為題的書《SUBTLE》的紙行大德香港的代表田井達也,Ray指出他是以個人的身分去分享和支援這件事。

單是一粒釘,Ray也花了一段時間「搜羅」合適的釘去串起紙辦,而真正採用的那一粒黑釘,將會在《紙目》現身。(明日設計事務)

最後,記者好奇問Ray為什麼堅持不以眾籌方式去做《紙目》,他答這:「我不希望透過眾籌的方式賺一些錢,仍也沒有信心可以賣得好,如果籌不到錢,追不到目標,難道不做?這又不會。這個項目是『真做』,做了出來反應如何也不理會了,因它不是只是一件商品。」

稍後,Ray除了會繼續完成《紙目》系列,也會跟學院聯手舉行以紙為題的活動,「我們喜歡的事,一定要引入香港。」就如紙和印刷。

 

《紙目》
http://paperist.hk

明日設計事務所
https://www.facebook.com/tomorrowdesign.hk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