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條事業線】不「飛釘」才文明?女生解放乳頭被惡罵:咪又係雞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即使有沒有事業線,女人同淫蕩都拉唔上關係。」
Joanna-香港解放乳頭會成員

女性與胸部關係很微妙,雖是身體一部分,不願多談,但事實又很在意胸部這回事。「香港女仔好多時嫌自己胸太細,要用push up撐大自己, 覺得男人都鍾意大胸,點都要大。」

Joanna是香港解放乳頭的創會成員,對於女性的胸部經常被外人點評,她直指是社會規範下的結果。

「其實男性對性感的定義都不同, 有人覺得腳長就係性感,有人覺得臀部大就係性感,有時不過係女人以為男人淨係鍾意大胸。」 「男人愛大胸」可能只是女性的集體錯覺,男人不一定喜歡大胸,也許這算是日本AV作的孽,誰叫位位女優的上圍都不合理地豐滿。潛移默化下,連女性自身都視此為標準,用盡力氣,把自己上圍一推再推,不見「線」,不罷手。女性獨有的性感不一定只得胸部才能散發,可以由雙腿而發,也可以是一整個人。

有時推得多,深長的線換來艷羨目光,同時又可能換來蕩婦的污名,說是賣弄性感,有線沒線,總得被批評一回。「即使有沒有事業線,女人同淫蕩都拉唔上關係。」對Joanna而言,既然身體是屬於女性自身,女性理應全權擁有自己的身體,即使露多露少,也不到旁人指點。

當女生們這樣子出街,你我的看法都難免帶有社會規範。 (轉自Instagram專頁freethenipple)

「解放乳頭會的宗旨係女性裸露上身無問題,當然都可以唔戴胸圍出街,女性可以完全掌握自己的身體。」無分胸部大小,女性的胸部可以活得更自由,不應受社會與胸圍的約束。

受外國解放乳頭運動啟發,在香港的Joanna也認為要「做點事」,至少向香港的女性提供多個選擇。香港解放乳頭會成立於2015年,成員有男有女。

解放乳頭運動最早可以追溯至2014年美國上映的電影《解放乳頭》(Free the Nipple),電影講述一班年輕女性走上紐約街頭,用表演與塗鴉抗議關於女性胸部的法律和社會禁忌。

2015年冰島女學生為抗議Facebook設置女性半裸相下架的審查機制,把自己裸露上身的照片上傳Facebook,並加上「#FreeTheNipple」的標籤,隨之而來,是不斷的上載與刪除。

(轉自Instagram專頁freethenipple)

Joanna的專頁也效法外國的做法,照片固然被下架,當中還有不少惡意留言,彷佛不戴胸圍的女性就是對大眾作出性邀約,旁人看來,把胸部展示人前的女性就是放蕩及渴望性,有留言問「幾錢一晚?」不過最多還是說「咪又係雞。」

在不少人的認知當中,女性應收好身體,所謂健康性感,也許已是很大的進步。不過,運動在於追求男女平等,也想解放女性對自己身體的自主權,露與不露由女性話事,在性與情慾上,女性可以完全是個獨立個體。不過,從來我們生活於父權社會下,習慣以男性角度看待一切,即使女人看女人,也帶着男性的視點。

Joanna出街也盡可能真空,惹來不少人眼望望,她覺得那些人是覺得奇怪為主,「覺得點解唔著返好件衫」。(黃寶瑩攝)

Joanna曾在酒店任職待應,黑色制服,有點貼身,沒穿胸圍的她如常招呼人客,遠處有位女士對她作善意的提醒。「客人無投訴,只係提醒我『整整佢』。」禮貌的提醒,又見乳頭這物在公開場合似乎不宜掛在口邊,只好用「佢」作替代,免得自己尷尬時對方也不好意思,大庭廣眾談起女性較隱密的地方,總有點不對勁。那次起,Joanna上班時,也會貼上乳貼,免得麻煩。

「的確,有時戴返(胸圍)係畀一個好印象其他人。」現職私人補習的她,補習時也會戴上胸圍,避免尷尬。「 家長有時係好保守,好似唔着就係無禮貌 ,凸出嚟就係唔好。」強調要自主要解放的女生,也不得不認同戴返胸圍=好印象,這條路在看似開放的香港也實在不好走。

在此地,撫平胸前,不要「飛釘」,這樣才是算個文明社會人。

為了貫徹自已的追求,平日的Joanna盡可能都不會戴胸圍外出,始終覺得不戴才是最自在的狀態,也是作成解放乳頭會成員的一份堅持。「其實着唔着都冇所謂,最重要係舒服就得。不過有時做運動,或者特別場合都會戴返。」說到底,還是選擇的問題,不是強逼戴與不戴,而是作為一個女性,可以選擇。露不露,露多少,女人話事!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