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預算案】稅基過窄 財爺束手無策?

(陳焯煇攝)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擴闊稅基(和增加稅收),抽空獨立而談,社會難以聚焦;但只談開支,不談稅收,就顯得不夠全面。
黃元山

(陳焯煇攝)

今份財政預算案,普遍的反應算是不錯,可能當中有些政治因素;但整體而言,事實上可以看到財爺花了不少心思,做到面面俱圓,盡量對各方面都作出了得體的平衡,以致沒有太大的反彈。就算有些批評,只是針對財政預算案中,大部分的措施仍然是以短線為主;對一些結構性的問題,似乎著墨不多。當然,財政預算案以配合施政報告為主,政策沒有取得社會共識,財政又很難有所作為。

 

解決稅基過窄 不能繼續迴避

 

不過,似乎財爺都不得不承認,香港「稅基過窄」是一個長遠問題,不得不盡快解決;而面對這個辣手問題,財爺看來不單束手無策,更要被迫反其道而行。可能為了爭取中產的支持,在加大免稅額的同時,稅基卻進一步收窄,使這個結構性的長遠問題不單沒有化解,更進一步加深。

 

當然所有人都明白,當政府仍然有充裕的儲備和盈餘時,提出擴闊稅基,即會使某部分人的稅務負擔增加,無論怎做,相信阻力甚大。不過,根據之前財爺主導的《長遠財政計劃工作小組報告》,他都深知,就算公營服務的質和量沒有提高,以目前的走勢,加上其他的假設,未來政府的財政前景會轉壞;除非經濟增長超出預期,使稅收增加,又或者改善稅基,使稅收較穩,甚至最後可能要加稅。事實上,當社會對公共服務的質和量的期望都在提高的時候,稅務問題肯定是一個社會不能迴避的問題,而政府可能也要在這方面作領導的角色。

《財政預算案》中提到「預留2,000億元的專款承擔,讓醫管局可以更長遠和靈活地規劃未來十年的醫院發展計劃,擴充和更新醫療設施」(資料圖片)

推出醫療承擔 應同時提出擴闊稅基

 

舉個例說,《施政報告》和《財政預算案》中都提到會「預留2,000億元的專款承擔,讓醫院管理局(醫管局)可以更長遠和靈活地規劃未來十年的醫院發展計劃,擴充和更新醫療設施」(財政預算第129段)。這2,000億元並非是運用現有的財政儲備(約8,600億元)(第153段),而財政預算案也提到,這些財政儲備,並「扣除必須承擔的開支,包括3,000億元的工程承擔額,以及8,000億元的法定退休金。」(第154段)

 

問題是,如果預期的政府財政會逐漸入不敷支,那麼這2,000億元又從何而來呢?除非政府並不相信自己做的《長遠財政計劃工作小組報告》,否則,為什麼不趁這個社會都支持的項目,和擴闊稅基(甚至增加稅收)一併討論呢?

 

擴闊稅基(和增加稅收),抽空獨立而談,社會難以聚焦;但只談開支,不談稅收,就顯得不夠全面。

 

【編按:作者為香港中文大學全球政治經濟社會科學碩士課程客席講師。】

(本文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