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專訪】居港前國會議員費里埃:極右難執政 妥協乃荷蘭精髓

撰文:吳家俊
出版:更新:

荷蘭將舉行自英國脫歐以來首場大選,焦點集中在屬極右翼的自由黨(PVV)能夠取下多少國會議席。
父親是南美洲國家蘇里南脫離荷蘭獨立後的第一任總統費里埃(Johan Ferrier),Kathleen Ferrier曾擔任荷蘭「基督教民主呼籲」黨(CDA)國會議員超過10年,自2013年起到香港定居。她接受《香港01》記者專訪時坦言,擔心自由黨在國會選舉後成為國會最大黨,但卻不認為黨魁懷爾德斯能擔任首相:「荷蘭政治精髓在於妥協。」

曾擔任荷蘭國會議員超過10年的Kathleen Ferrier認為,若不懂妥協難以成為荷蘭首相。(龔嘉盛攝)

2017年可謂考驗歐盟前景,荷蘭、法國、德國、捷克等歐盟國家都會舉行大選,荷蘭更是首個舉行大選的歐盟國家。倘若極右陣容或主張脫歐勢力當選,歐盟前途將變得岌岌可危。不過曾參與荷蘭國會選舉的Kathleen卻認為,極右勢力難以在荷蘭執政,只因嘗試合作和放棄自己部分觀點,才是荷蘭從政之道。

英國脫歐後,荷蘭勢成歐洲右傾風向標,請按此看更多: 【荷蘭大選專頁】

常言道「政治就是妥協的藝術」,此話或許也能代表荷蘭政治。與香港立法會一樣,荷蘭採取比例代表制,有統計指只要獲得0.67%得票率,該政黨排首名參選人就可順利晉身國會。制度保障沒有一黨獨大,卻也造就政壇各類政黨百花齊放。Ferrier表示,荷蘭政治體系過往一直呈現自由派、屬左翼的社會民主派以及較傳統的基督民主派「三權鼎立」局面,荷蘭在近幾十年來,從來沒有政黨能單獨執政,都需要與其他政黨籌組聯合政府。而這三股勢力一直發揮有機平衡,而放棄部分政見,尋求合作就成為荷蘭政治主流,而這就是荷蘭政治特點。

懷爾德斯以反穆斯林為口號,成功拉攏不少支持者。(路透社)

懷爾德斯提出「荷蘭重新回到我們手裏」的參選政綱,只是1張印有11項政綱的A4紙,包括關閉難民收容中心、關閉荷蘭清真寺和穆斯林學校、不允許來自伊斯蘭國家移民入境等極端政策,並稱「去伊斯蘭化」就能為國家節省金錢。在Kathleen看來,極右翼代表懷爾德斯一意孤行,似乎沒有成為國家首相的準備。

   特朗普當選 影響荷蘭極右翼選情

但即使懷爾德斯難以籌組聯合政府,卻有機會成為國會最大黨。特朗普當選曾振奮歐洲極右勢力士氣,但推行部分穆斯林國家禁令、計劃興建美國與墨西哥邊境圍墻等,在美國內外引起反彈,以「特朗普創造者」自居的懷爾德斯或多或少受負面影響。根據Peil.nl3月10日公佈選舉結果預測,懷爾德斯所領導的荷蘭自由黨(PVV)預測在國會可以取得議席,從1月1日領先現任首相呂特所屬VVD12席,到落後2席,只可取得150席中的20至22席。

由於預計沒有一個政黨可取得76席的過半數議席,無論是懷爾德斯還是呂特都需要籌組聯合政府。截至今日,有機會取得議席政黨中,並沒有一個政黨願意與懷爾德斯籌組聯合政府,相信即便自由黨贏得議會選舉,依然無法順利執政。

Kathleen Ferrier做了超過10年國會議員後,不留戀權力主動退出。(龔嘉盛攝)

   反移民只是表象 應政治改革解決問題

雖然政見極端,但歐洲難民危機和恐襲頻等事端,使懷爾德斯反移民反穆斯林的主張受到不少民眾歡迎。不過,Kathleen認為,反移民只是掩飾目前政治制度存在問題,「最大的問題是政治跟不上經濟和社會的變化」。Kathleen說,新世代年輕人更多追求社會意義,而非麻木賺錢,政治制度僵化,不隨時代改變,造成年輕人不願參與。

懷爾德斯是否當選仍是未知,討論會否脫歐言之尚早,但歐盟體制老化,改革勢在必行。Kathleen指,歐盟就像是歐洲精英的中心,有些政策似乎「堅離地」。目前歐洲議會位處比利時布魯塞爾,但卻規定每月在法國斯特拉斯堡召開數日會議,Kathleen指這安排浪費錢,兩個地方開會沒有必要。

另外,歐盟權力過大,成員國制定政策空間被嚴重削減。Kathleen認為,歐盟應該下放權力,某些事宜應給予成員國更大自主性,方能成功改革。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