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足日與夜.許宏鋒1】穿10號的左閘 原踢中鋒 轉型求突破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當班霸的正選位置被入籍兵、外援佔據,本地青年球員「上位」機會愈來愈少。

有人選擇放棄,但也有人選擇在小球會默默耕耘,甚至改變位置與踢法。

一個穿着10號球衣的左閘,許宏鋒的轉型,不僅是球隊的戰術需要,還有,代表了他的堅持。

許宏鋒認為自己的青年軍階段非常順利,現今轉型,跟很多球員的際遇比較不過是小問題。(鍾偉德攝)

雖然今季突然要我由負責攻擊的中鋒,改為踢防守的左閘,心態是的確有點不習慣。但衡量一下現實,我跟家人、朋友都認為左閘是當前港隊最缺人的位置,也是本土球員能夠從入籍球員手上爭奪大港腳席位的最可行機會。為了自己足球事業的長遠發展,趁年輕,及早改變都值得。
許宏鋒

或許季中後防重心李志豪離隊他投,對標準流浪的部署確實影響巨大。球隊在別無選擇下,最終要求年輕前鋒許宏鋒轉型,由這名身披10號球衣的攻擊球員出任左閘,就像當年阿仙奴讓後防大將加拿斯穿上10號球衣般令人嘖嘖稱奇。有球迷批評這個決定沒殺了許宏鋒這位難得身型與速度兼備的中鋒人才,又一次延續了香港球會因為重用外援為進攻重心的方針,令本地球員為求出場,不得不「愈踢愈後」的宿命。

不少本地球員為求出場,都逃不過「愈踢愈後」的宿命。(鍾偉德攝)

細舅父影響深遠 右撇子變左腳仔

 

22歲的許宏鋒憑着高速和身體對抗性高的特質,成為其中一位受球迷期待的華人中鋒。4年前,他在一次國際性的球員選拔賽事後,獲當時橫濱FC香港的主教練李志堅邀請,開展了職業球員生涯。一年後轉投元朗期間,由於球會敢用青年球員的作風,成為許宏鋒大放異彩的舞台。季初一場對愉園的聯賽中,許宏鋒在補時階段頂入迫和對手的處子入球,盡現打不死的鬥志。當時坊間都認為,這名甚具潛質的中鋒定必在不久將來受大球會挖角。然而,季後許宏鋒竟然選擇轉投公民,在次級聯賽角逐,令人大跌眼鏡。

 

其實當時許宏鋒的這個決定,與他一位家人的經歷有關。早在許宏鋒讀幼稚園階段,由於他放學後經常到外婆家玩耍,令他自小已受效力愉園的細舅父周家俊耳濡目染下踢起足球。「細舅父對我的足球生涯影響很深,他本身是一名左閘,令右撇的我,甚至因為模仿他的動作,而訓練成一名左腳球員。雖然我現在習慣用左腳踢波,卻用右手寫字。他的球員經歷,自然成為我在選擇球會時的指標。」許宏鋒說。

左腳球員許宏鋒,其實是右撇子。(鍾偉德攝)

初出道球員要踢小球會

 

1990年代末,許宏鋒的細舅父周家俊在傳統勁旅愉園出道,當時與李志豪是同一代香港青年軍,然而周家俊只經歷了4年球員生涯,便選擇掛靴轉行。因為愉園是大球會,教練不敢起用青年新晉。於是周家俊也沒太多實戰經驗,未能在球圈站穩之餘,更白白浪費了幾年時間,沒表現亦沒名氣,遇上後來港足冰河時期便再無退路﹔反觀在小球會二合出道的李志豪因「有波踢」,累積到經驗下愈踢愈好,才有今天的成就。

 

細舅父的經驗,令許宏鋒深信正處於足球事業起步的他,如果要在足球界有長遠發展,就必須選擇「有得踢」的小球會,都不要因為一時較好的待遇,而在大球會「坐」。「元朗是一支凝聚力強的球隊,陳浩然教練亦甚會發揮球員的優點,當季的我踢得很開心,一心希望在這支小球會好好磨練。但後來卻因為一些溝通問題;加上晨曦和公民拒絕參與2014年首屆港超聯,令各球隊有更多球員選擇等因素,令元朗管理層未有跟我續約。然而陳浩然教練其實很希望我留隊,於是他建議我先轉投次級聯賽的公民,免被超聯球會的長約綁死,看看半季後有否轉機。」許宏鋒說。

 

這種深信多磨練才有前途的堅持,及至許宏鋒在公民期間,拒絕了豪門南華的邀請,放棄厚薪與安穩,都寧願到北美足球聯賽(NASL)的小球會勞德代爾堡前鋒試腳,尋找未知的機會,「我認為自己至今依然未能在本地球圈佔一重要席位,所以更需要出場機會證明自己的能力。有些人會認為我去年拒絕南華是很傻的決定,但我卻認為自己因此而擁有了更多香港球員未曾體會的經歷」。

細舅父周家俊的經歷,令許宏鋒堅信青年球員的出道階段都必須在小球會好好磨練。(鍾偉德攝)

轉打左閘 守住自己的將來

 

經歷了港足冰河時代的青訓斷層,球會欠缺具質素的本地青年球員接班,加上強隊為了保住成績,遲遲不願實行「以老帶新」的策略,經已是「老掉牙」的話題。加上歷年來各球會都傾向外援主導中前場位置,近年入籍兵,還有「只在本地賽可註冊成本地球員的港將」又佔據了餘下的位置;都令新一代年輕球員的「上位」機會愈來愈小。然而,與其埋怨,許宏鋒卻選擇了積極面對。除了今季重回超聯的小球會標準流浪外,更願意改變司職多年的中鋒位置,嘗試轉型為左閘,以迎合球隊和香港隊的需要。

 

「過去陳浩然教練及細舅父都曾叫我試打左閘,因為香港最欠缺有質素的左腳球員,尤其像我般身體質素與速度兼備的左閘特別吃香。」不過,他從小已攻擊球員,很享受入球,所以一直抗拒轉型;直至「老大哥」李志豪季中離隊,令流浪必須調整後防陣容,這個問題才再次重提。「我想深一層,過去如盧均宜等大港腳都要為了出場機會而由中場轉打閘;還有港隊上仗對卡塔爾時,全隊只有門將和左閘是由本土培養的球員出任。說明了,就算心內略有不甘,但為了自己長遠的足球事業和增加入選港隊的機會,這次轉型其實非常重要。」許宏鋒說。

 

那麼長遠的未來,許宏鋒已深思熟慮,倒是面對眼前的困境,他卻很坦然。流浪上周聯賽補時階段遭灝天黃大仙3﹕3迫和後,要脫離包尾降班的位置只剩下數字上的可能(球會會否因為早前足總於周年大會上宣布來季港超聯可能增至10隊而獲挽留是後話)。來季的動向未定,問他有可考慮前途,「作為一個職業球員,流浪尚餘下最少兩場比賽,所以現在我還不會考慮在流浪的去留問題,全力應戰更重要」,他回答得很堅定。

換個位置,善用自己的優勢,作為跟外援和入籍兵競爭的本錢。(鍾偉德攝)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