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足日與夜.黃洋1】曾受害於潛規則 最厭惡特權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很多人愛使用特權。

大至囤地買屋換樓,小至找人提行李,比比皆是。

從上海來的傑志中場黃洋,對此卻深惡痛絕。

甚至為了對抗潛規則,曾不惜放棄足球夢想。

黃洋在中國未出道已掛靴,機緣之下來到香港,方找到他職業生涯的起點。(梁鵬威攝)

在中國,不少家長都會用盡「潛規則」,令孩子得到教練提拔的機會。縱使我連續多年獲委上海申花預備隊隊長,依然無法升上一隊,最終我決定轉行。那時,父親竟跟我道歉說:「是我無用,沒辦法幫你疏通關係。」我寧願放棄夢想,都不願父母受這種委屈。
黃洋

黃洋的足球成就,包括3次助傑志捧走聯賽和足總盃冠軍、兩奪聯賽盃冠軍、1次香港足球先生殊榮,也是香港隊和傑志不可或缺的主力;稱他為當代本地球員的「大贏家」也不為過。

 

「才不是。」黃洋說,「我會形容自己大部分時間都是處於足球員『食物鏈』的最底層,足球之路一點也不平坦。」黃洋的廣東話很流利,差點令人忘記,他在2008年從上海來香港讀大學前,一句粵語都不懂。他的職業足球員生涯,亦到2011年、28歲的夏天才真正展開,當時他以正選身分在香港大球場處子上陣,對手是擁有泰利、艾殊利高爾、林柏特、杜奧巴等的英超班霸車路士。

 

結果,平地一聲雷。賽後球迷不禁追問﹕「那個表現出色的新人是誰?」

中三時,黃洋被上海申花從近600人中選中,成為8個可到巴西學法的青年球員。(梁鵬威攝)

曾輟學3年赴巴西學法

 

黃洋出生於中國上海的普陀區,家庭稱不上富裕,但勤勞節儉的父母總算給他一個殷實的成長環境。隨着1993年中國足球職業化,不同球會和組織紛紛舉辦了各類型的足球訓練班,10歲的黃洋亦在老師推介下加入了普陀區的青年隊,結果由小學到初中階段,黃洋效力的地區青年隊亦橫掃上海的賽事,球場上的成就亦令本來學業成績亦不俗的他,捨棄了評分較佳的中學,選擇以職業足球為目標。

 

黃洋中三時,上海申花舉行選拔,從近600名1981至84年出生的適齡球員中,選出8人到巴西聖保羅培訓。黃洋脫穎而出,更不惜輟學3年全心追逐足球夢;他的足球事業看似一帆風順,然而,由巴西回到中國後,才是夢想磨滅的開始。

黃洋認為從巴西回歸後,自己方真正體驗到真實的中國足球生態。(梁鵬威攝)

預備組隊友頻升一隊  身為隊長投閒置散

 

中國球圈培訓新秀向來都以奧運的適齡球員為重心,當時來說就是81至82年或85至86年出生的球員,在這種功利主義的足球環境下,對83年出生的黃洋非常不利。黃洋從巴西回流後,上海申花因為更換管理層等派系問題,而令他們一派青年軍被投閒置散,取而代之的,是新管理層從前屬球會上海有線02帶過來的杜威、孫祥、孫吉等奧運腳,這班球員亦平步青雲,杜威更是後來中國隊的隊長,還參加過02世界盃。反觀,同一批到過巴西集訓的球員中,只剩黃洋和現效力中甲深圳佳兆業的門將周亞君,還在職業球圈打滾。

 

後來上海申花與東華大學合作,美其名是讓黃洋這批預備組球員有進修機會,實際上是大學想買球員換成績,球員雖然是大學生,但大可缺席所有課堂,功課亦不用交,4年後自動取得學位。其間,黃洋兼任上海申花預備隊隊長、東華大學校隊和中國大學生代表隊隊長,04/05年更橫掃中國大學生聯賽、室內五人賽和大運會冠軍。然而獎牌之下,黃洋一直夢想的始終上提升上申花一隊,眼見不少隊友都因「各種原因」得到提升,身為隊長倍感難受。雖然他對箇中原因心知肚明,因為他知連道青年軍體測都可以透過「送煙、送酒」給教練換取及格。

潛規則,不止在中國球壇,根本就是生活的一部分。(梁鵬威攝)

「像我這種水準,並非非常突出的球員,多的是。什麼原因會能打動教練提升自己,而不是別人呢?不少家長都會用盡潛規則,令孩子得到教練提拔的機會。」黃洋說。

 

隨着時間過去,換來卻只有年復一年的失望。但最令黃洋心痛的,是來自父親的自責,黃父認為是自己無力疏通球會教練,白白浪費了兒子十多年的努力。不忍父母受委屈,最終令當時24歲的黃洋未出道已掛靴,到了一間外資公司任職品質監控經理,生活完全脫離足球。

【港足日與夜】你從沒看過的本地波專題 香港球員的真實生活

即然知道上不到一隊根本與自己努力與否無關,黃洋在24歲時便轉行,離開了中國球圈。(梁鵬威攝)

在香港重生 28歲投身職業足球

 

脫離了足球的打工生活,雖然生活安穩,然而白白放棄了十多年的苦功,的確令黃洋感到不是味兒。機緣之下,一次理大校隊到了上海跟東華大學舊生隊的交流賽,成為了黃洋人生的轉捩點。由於當時理大希望邀請一名「超班」的大學生來港帶動整體水準,結果他們相中了黃洋,並願意提供獎學金,條件是出席理大校隊的訓練和比賽,同時GPA不能低於2。黃洋亦因為對中國壓抑的社會環境和跟前女友出現感情問題等原因,毅然決定隻身來港求變。

 

「25歲放棄事業和感情來到香港,重新背起書包,跟一班年紀比我小得多的同學上課。英語和粵語均一竅不通,又擔心成績不及格要回到上海,取不到學位更白白浪費了3年。我會形容自己揭開Final Year成績表的壓力,比我上陣對車路士的壓力更大。」黃洋笑稱。最終黃洋不但成功畢業,足球夢亦在香港重生,完全融入了香港社會之餘,更成為港隊於世盃外的功臣,為港增光,絕對是「優秀移民專才」中的表表者。與此同時,在相對自由的香港生活,更令黃得以反思不少社會問題,及至近年港中之間的衝突。

在理大讀書的壓力比上場對車路士更沉重。(梁鵬威攝)

「除了因為家人在上海的關係,我個人十分喜歡香港的生活。有時當我回到上海跟朋友聚會,他們所談及話題的目的,其實都離不開炫耀自己的特權,財富與權力成為中國人唯一的價值觀,人人都只想令自己成為特權階級一員。但沒想到這種自私,卻衍生假疫苗、毒奶粉等問題,我不喜歡這種生活。在香港,基本上這裏所有事情都有規有矩。人與人之間互信,不像中國般,看個醫生都要先封利是才可買個放心。」

 

「那你對近年與日俱增的港中衝突有什麼看法?」

 

「我認為都是某些人『自以為是』的結果,單以為自己對對方做了好事,而沒有設想對方的感受。只會自持恩主心態,埋怨『我對你那麼好,為什麼要這樣對我?』我為人的原則,永遠都要尊重不同社會的主流文化,入鄉隨俗貢獻社會,別做個自私的人;才能獲得本地人認同,真正成為香港的一份子。」

黃洋最終在香港重建了自己的學業和足球事業,誓言只要一日香港隊需要他,一日他都不會放棄香港隊。(梁鵬威攝)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