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外交危機:對抗vs對話?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不僅是中美貿易糾紛、俄歐間諜毒殺案、還是美俄對抗的持續,國際大國之間近來大有衝突愈發激烈的趨勢,連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Antonio Guterres)也不僅直言,現時美俄關係已經接近冷戰時期。各國之間亟需重建相處模式。

為此,俄羅斯外交部直屬機構外交學院專門在莫斯科召開名為「全球外交新挑戰:對抗還是對話?」的國際外交論壇,與會學者和年輕外交官就當下的問題給出眾可行方案和提議。《香港01》受邀參會報道。

該論壇在外交學院位於莫斯科的公館中舉行(俄羅斯外交學院)

當下俄羅斯與歐美之間最大的衝突之一,便是因斯克里帕爾(Sergei Skripal)「前間諜毒殺案」一事引起的外交危機,雙方互逐外交官的行為,令各方堪憂。作為論壇主持人,外交學院公共外交及世界文化中心主任Natalia Maslakova-Clauberg博士在會上表示,當下俄羅斯與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間的外交危機,不僅是對國際政壇的挑戰,也正背離國際社會從歷史中學到的教訓。20世紀的兩場世界大戰和冷戰令國際社會承受慘痛經歷。然而當下西方政客卻持續挑動「對抗旋渦」,幾乎要於21世紀再挑起一次世界大戰。

Maslakova-Clauberg博士表示,當下以英國挑起的這場外交危機違背了國際規則和常規,且全無證據。在這個「反俄聯盟」之下,英國實際上是在面臨「脫歐」而產生的一系列問題時,藉此轉移民眾注意,並試圖與歐洲盟友討價。

論壇主辦人Natalia Maslakova-Clauberg博士(俄羅斯外交學院)

而美國將俄羅斯包裝為「深海怪獸」的手段,全然忽視了俄羅斯不僅從未主動發起世界戰爭,更先後在1812和1945年兩次結束大規模戰亂。

「今日一些西方國家針對俄羅斯採取的『從對話到對抗』,『從合作到孤立』的政策,無異於聖經何西阿書八章七節所說,『他們所種的是風,所收的是暴風』。當然,對離上帝越來越遠的歐洲國家而言,引用聖經或許並沒什麼啟示。」

外交學院歐洲大西洋研究和國際安全中心主任Tatyana Zvereva則表示,西方當下就間諜案發起的攻勢,只會令俄羅斯與西方關係惡化。英國政府採取的手段只著眼短期利益,忽視了英國長期的利益。當他們在脫歐談判中遇阻,民意支持度下滑,他們試圖藉著這種反俄的方式重聚民心,但這終歸是行不通的。

至於華府方面,Tatyana Zvereva表示,白宮很明顯是在向各盟友施壓,令這些盟友加大對俄羅斯的壓力。很重要的是,白宮的對俄政策被美國國內政治所綁架,美國總統必須展現反俄立場,才能證明自己在大選期間受俄羅斯政府幫助的說法是荒謬的,儘管這些反俄立場未必符合美國的外交利益。Tatyana Zvereva認為,華府針對俄羅斯的很多行為,本質上是「擺姿態」和「有前提因素」的。因此美俄之間在往來時需要考慮到這些情況,並透過挑釁和爭端,保持平等尊重的對話。

瑞士InterKultur論壇主席、國際學術專家委員會成員Rolf Clauberg則表示,當下國際關係正經歷嚴重紊亂,過去70年來,美國一直是世界經濟老大,蘇聯的垮臺更塑造了一家獨大的世界秩序。

近年來,中國在經濟維度對美國行程嚴峻挑戰,並在實際購買力維度取代美國成為世界頭號經濟體和最可靠的貿易夥伴。軍事維度,普京今年3月1日展示的現代化導彈體系,讓美國反彈道導彈防衛系統如同虛設,顛覆了美國在洲際彈道導彈方面的霸權--這深刻影響了美國的對俄對華政策,因此我們今天才會看到美國針對中俄的鷹派態度。

Evegeny N. Pashentsev是俄羅斯頂尖拉美研究專家(俄羅斯外交學院)

歐盟方面,Rolf Clauberg認為,雖然美國仍然是歐盟最大的出口市場,占歐洲出口總額的21%,排名第二的中國則是10%,然而歐盟對中國市場的需求也正迅速加大。另一方面,進口方面歐盟國家對俄羅斯天然氣的需求絕對不可忽視,東歐各國75%-100%的天然氣都來自俄羅斯,德國、希臘、匈牙利等國則為50%-75%,俄羅斯在經濟維度對歐盟各國的重要性,已經令這些歐盟國家內部產生政治矛盾。

綜合考慮這些因素,Rolf Clauberg認為美國勢必無法維持一家獨大的國際地位,而中、俄、印度、巴西等其他國家的國際角色正迅速加大,國際秩序的改變已經開始。

外交學院歐洲大西洋研究和國際安全中心領隊研究員Evegeny N. Pashentsev表示,俄羅斯不想與西方對抗,但美國和北約中的一些領導群體認為與俄羅斯對抗是必要的。首先,只有保持對抗,才能維持大規模軍備競賽,維持這方面的經濟動能;其次,藉著一個構想出來的外部威脅,令國內群眾不至於認識到各國真正的問題是長期經濟停滯;其三,依靠所謂的「俄羅斯軍事威脅」,讓拉美、中東、歐盟等地區的盟友歸隊;其四,藉當下的衝突控制核心自然資源,從中獲利。

俄羅斯外交部顧問、前駐外大使E. G. Kutovoy表示,當下俄羅斯與西方國家之間正面臨著冷戰以來從未有過的嚴峻關係,一段新的軍備競賽和軍事危機是確實有可能發生的。為此,各國需要通過外交手段妥善預防關係惡化。在面對西方時,俄羅斯需要在文化、科技、人文交流等方面與歐美加大合作,以這種方式改善關係。

外交學院歐洲大西洋研究和國際安全中心高級研究員Daria A. Zvyagina認同E. G. Kutovoy對當下冷戰格局重現的判斷,並表示,年輕人之間的交流或許才是最有效降低國際衝突的途徑。傳統意義上,各國在文化交流層面也最不容易遭遇阻礙。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