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東曉:堅持就是勝利

最後更新日期:

圖文原載於:Fightlifehk

作者:Ernest Tang
譯者:武備志團隊

 

泰拳資深教練蔡東曉在搏擊界打滾超過十年,多年來他見證了行業的變遷和發展。

蔡東曉在熱愛武術的家庭長大。他12歲時開始學習跆拳道,後來因為覺得泰拳比賽方式更實在,而在16歲那年改投傳奇泰拳師傅——江富德門下。

1991年,蔡東曉第一次參加比賽,那時他只訓練了短短兩個月,但已經深深渴望學習、勝利和證明自己。

在香港做拳手並不容易,為了維持生計,他要一邊訓練、一邊做大量散工,有時還要幫忙打理父親的服裝生意。

經過五年鍛煉,他在21歲時贏得了人生第一個冠軍。

圖片擷取自富德拳館網站

2003年,他和向柏榮及另一位不知名的合夥人,共同創立了「Swish Club」。不久後,他與向柏榮又在灣仔開了一間健身室,可惜兩人出現分歧。結果蔡東曉在2004年離開,轉而成立個人健身室「The ring」。

2005年,休息了兩年的蔡東曉重返賽場,出戰Holland Reprehensive,並擊倒對手勝出。然而,他仍然不滿意賽果 — 因為他覺得對手缺乏足夠經驗,未達水平。

因此,他希望跟更高水平的人比賽,最後他選擇了泰拳冠軍Kangvarnlek作為自己退役戰的對手。蔡東曉特地遠赴泰國進行密集式訓練,最後得償所願,贏取了勝利。
 
歷經43場比賽、贏取了各種冠軍頭銜後,32歲的蔡東曉正式退役,從此轉職成為全職教練。
 
多年以來,蔡東曉在富德及其後The Ring的旗幟下,訓練出多位著名本地冠軍拳手,包括陳啟迪和陳啟聰兄弟、向柏榮(第一位勝出日本K1賽事的香港人)、蘇明慧(因擊敗曾彗英而受到關注)、李鑑任及明日之星吳遠勝。
 
現時蔡東曉正在The Ring的中環和銅鑼灣分店內,延續自己的教練事業。我們和他一起談談他對於經營健身室、教導學生及推廣賽事的看法

FightlifeHK:你退役了之後,重心轉移到哪裡去呢?

我投入了很多心力到我兒子身上,他現在中一,還是香港U13足球隊的成員。此外,我也繼續努力訓練我的學生,為他們的比賽作好準備。我們目標當然是贏。

然而多年下來,我明白到很難強迫學生去成為冠軍。我覺得跟過去相比,對於苛刻生活或訓練的接受程度已經大大減少了。

FightlifeHK:儘管你已經退出了競技並年屆四十,但動作卻依然十分敏捷,你是如何保持狀態呢?

我依然會跟教練和學生一起訓練,還常常跟兒子踢球呢!

FightlifeHK:你如何安排教學日程?

我過去是個工作狂。曾經我一個月之內教超過200個私人教練班(Personal Trainer),現在我只教大約150個。我將大量的私人教練交由我信任的教練去訓練,所以我才能和家人有更多相處時間。

FightlifeHK:你想念比賽的日子嗎?向柏榮最近出戰日本並贏了,你可以做相同的事嗎?

一開始退役時,我整天都想念比賽,現在不了。說實話,我覺得人生不同階段人應該做不同的事。

 我現在44歲,已經過了巔峰期,再沒有條件、也不需要迫自己去戰鬥了。就算我真與處於巔峰的狀態選手去比賽,單在耐力我已經輸了。事實上,跟年輕的選手對戰,根本無法證明甚麼,那我又何必破壞辛苦得來的名聲呢?

FightlifeHK:你是第一批打入中環英文社區的本地搏擊界成員之一。許多人跟著做但失敗了。你成功生存下來的秘密是甚麼?

我將生意看成一場馬拉松,誰能夠留得最長時間就贏了。當然,我也經常想辦法提升品牌。

我就像街邊角落的小型本地士多,而那些大型健身室則是超級市場。超級市場破壞價格,消滅小型競爭者,繼而壟斷市場。我就是那個小型競爭者,只要我一日還能控制開銷,不花多了,我就能夠生存下去。

這個故事還有悲哀的一面:那些大型健身室並不是真正的超級市場,背後有大資本大股東支撐。它們高速擴張市場,卻頂不住高昂租金,所以失敗了。 

FightlifeHK:你之前和已倒閉的California fitness合作舉辦了一個kick fit計劃,結果如何?你覺得California失敗的原因何在?

那是一場徹底的惡夢。California的職業道德和氣氛差勁了,那裡的教練無心學習,不願意提升顧客的技巧,只顧著賺更多錢,我忍受了八個月後就終止合作了。

FightlifeHK:你的生意有沒試過突破?如有,那是怎樣發生的呢?有甚麼因素導致它發生?

我將健身室從蘭桂坊搬到利源東街就是一個突破。印象中,我是香港其中一個最早把拳擊健身室設計得有時尚風格的人,那時候很多人都說這個設計會失敗。

或許我就是喜歡與眾不同吧。這也反映在我的宣傳策略上。如果你有機會看到我推廣的活動,你會發覺它跟你見過的本地拳擊比賽完全不同。我會有星級表演、星級司儀和星級對決。

我認為自己成功吸引到搏擊圈以外的人,很多人都問會不會再舉辦類似的活動。

FightlifeHK:你覺得泰拳如何改變一個人?

讓我感到特別有趣,很多客人會為尋求改變而帶子女來到健身室。我見過一個有溝通困難的小孩,來到這裡半年後,可以跟所有人交談了,玩得很開心。他父母甚至跟我說他在學校也開始過得愉快了。

我的徒弟麥天宇和前徒弟李鑑任一開始也很安靜。泰拳真的可以提高你的自信!

FightlifeHK:哪些是新手練習時犯的嚴重錯誤?哪些又是重大的時間誤用?

事實上我們設計一個初學者課程,由拳擊、踢腳出發,逐步升到肘擊和膝擊,這樣學生就不會因太多資訊而難於消化。然而,最常見的錯誤是手腳不協調,第二則是初學者踢腿時沒有轉動平衡腳。

FightlifeHK:如果你只能告訴初學者專心一樣東西,那會是甚麼?

所有初學者都應該專心練好基本功。我們大部分的私人課堂都是在和客人練習姿勢和基本技巧。中環的客人甚至會因為你沒有及時糾正他們的姿勢而生氣!

FightlifeHK:香港人忙碌,如果他們沒時間落健身室,你認為有甚麼可取的教材?

我想觀看比賽是非常棒的學習方法。到目前為止,我看得GLORY Kickboxing值得一看。你可以從中學到很多複雜的組合技,然後嘗試融合到自己的比賽中。

反面來看,泰國選手很少練組合技,而是練習高強度的打擊技,這些動作對於訓練較少的人來說是很難模仿的。

FightlifeHK:你認為哪些是競技訓練必須的練習?

力量和體能訓練(conditioning training)佔了我們的七成,當中包括跑步、負重訓練、鍛煉腿部力量和爆發力,其餘時間則在完善技巧。

FightlifeHK:專業選手又有哪些常犯的錯誤?

我覺得有時候專業選手太過專注於技巧了。他們需要在力量和體能方面,投放更多時間。

FightlifeHK:如果讓你給我為一個泰拳比賽進行八星期的訓練,事關一百萬元,那會是怎樣的訓練?

嗯……既然你(筆者)是比賽選手,我不會在基本功花太多時間。相反,由於事關這麼多奬金,我會邀請很多人來跟你對打。練習拍檔與參賽者之間的比例會是8:1,這樣才能讓訓練變得多元化。

第二個月開始,我們會更注意力量和體能。我相信如果比賽選手太早投入體能訓練,很容易會把自己燃燒殆盡。因此,用一個月來舖排鍛煉最為實際。
我亦會僱用一批物理治療師和營養學家,去將你的身體素質打造至完美狀態。

FightlifeHK:你的比賽哲學是甚麼?

通常我會建議我的拳手永遠不要跟對手比拚力量,哪怕這正是他們的強項。假如對手強壯,肌肉發達,我會建議學生消耗對方體能。如果對手耐力很好,那學生就要控制對戰的節奏。(但如果對手的耐力和意志好太多,那學生乾脆回家好好想想為甚麼會有這種情況。)
我想擊潰對手的每一份自信心,強迫他們去打不擅長的戰鬥。

FightlifeHK:形容一下你舉辦得最成功的活動。有甚麼因素令它那麼成功?

那會是第一屆XMT賽事了。那天晚上氣氛太好了,有無數的選手和賽事。

FightlifeHK:很多你主辦的都是慈善比賽,你支持哪些慈善團體?

沒錯,就連我們跨拳館的比賽也是慈善比賽。

最初我們會捐款給香港紅十字會,但當中三成都去了行政和稅務費用,我們想避免這些就改為捐給食物銀行了。

FightlifeHK:將來你會不會繼續舉辦比賽?你有甚麼賽事想宣傳嗎?

有的,我計劃明年舉辦一個比賽,但當然還要密切考慮預算——我不喜歡舉辦無法脫穎而出的小型比實。

FightlifeHK:你生命中有沒有一個具啓發性的模範榜樣?為什麼?

在拳手方面,我最喜歡Samart,但在個人上我非常敬佩一位年紀比較大的學生Thomas Lam,他超過60歲了!Thomas以前做過Cisco的主席,他教會並幫助了我的事業很多。他現在退休了,但依然會來健身室。

FightlifeHK:你的招牌動作是甚麼?

這個問題很難回答。因為一開始我集中練習踢技,後來我改為集中提升我的膝擊,以致膝擊成為我的頭號武器。當我師從曹樹仁(曹星如的父親)學習拳擊時,我再次脫變,拳擊成為了我的焦點。在職業生涯晚期,我則注重肘擊……我想我並沒有所謂的招牌動作,但我最強的武器絕對是腦袋。我喜歡邊打邊思考。

圖片擷取自富德拳館網站

FightlifeHK:你通常會睡多久?

事實上我只睡5小時。我是個工作狂、又很早起床。一星期有五天,我早上七點就起床工作。

FightlifeHK:你對30歲的自己有甚麼建議?

我會對自己說停止懷疑自己,和早些開設自己的健身室。有時我會後悔年輕時沒有全力以赴,因為恐懼而猶豫了好長一段時間,或許我應該留在泰國訓練更久一點。

FightlifeHK:你早上有甚麼例行公事?

我大部分時間都只是打開手機去查看日程。但平日我亦會送兒子上學,儘管他已經中一了…哈哈

FightlifeHK:你有沒有其他想學的武術?為甚麼?

我想學習MMA或者巴西柔術,因為它們都是非常實際的武術。我去過九龍BJJ和Taki-san上過幾堂課,但我實在太忙了。我幾肯定如果MMA在以往更為普及的話,我會成為MMA拳手而不是泰拳拳手。

FightlifeHK:你現時最大的的挑戰是甚麼?你打算怎樣解決?

其實上我們正計劃擴建銅鑼灣健身室。我們有幾個選址,但尚在談商討中。繼續留意我們哦!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