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ne Chen:為貧乏者而戰

最後更新日期:

圖文載於:Fightlifehk

作者: Ernest Tang

譯者:武備志團隊

泰拳,即Muay Thai,是一門暴力而熱血的運動——至少一般大眾是這麼認為。我們不必再欺騙自己,拳手的確是為了在比賽中傷害對手而訓練;不過人們看不到的,是拳手為了人們片刻的娛樂, 背後所付出長時間的努力及艱辛的訓練 。這種訓練並不適合那些裝作熱衷或是只為了在社交網絡炫耀的人,而僅限於那些不論有多少可能性,仍然肯付出時間日夜訓練的人。

甚至有人指出那些成功完成這種訓練的人,也將會在人生中獲得成功。

陳慧蕊(Anne Chen)很明白這個道理,這就是為什麼她既身為兩個孩子的母親,又是事務律師及前女律師協會會長,卻成立了香港首間以泰拳為宗旨的社會企業。

不像其他泰拳拳館的擁有人,Anne只是在數年前因為身體機能下降才開始學習泰拳;碰巧她又被邀請於慈善活動中表演泰拳,而在六個月的準備過程中,她減去了23磅。

她就是這樣發現了泰拳是一個被嚴重低估的工具,而她也愛上了這門運動。

Anne一直有參與不少慈善事務,與此同時,她不僅一直提升泰拳技術,更加與其教練合伙創立「Elite Thai Boxing and Fitness Limited 」(“Elite”) 以連繫起她對泰拳的熱情及協助貧乏者的願望。

民政事務局將社企定義為「一盤生意,宗旨是要達致特定的社會目的,例如提供社會所需的服務(如長者支援服務)或產品、為弱勢社羣創造就業和培訓機會、保護環境、運用本身賺取的利潤資助轄下的其他社會服務等。」

同時,「社企所得的利潤主要用於再投資本身業務,以達到既定的社會目的。換言之,社企的基本目標是達致其社會目的,而非賺取最高利潤以分派給股東。」

自2015年起,Elite開設不少課堂及訓練,藉由泰拳及健身以發展、培養邊緣青年的才能,又為憂鬱患者協辦了「全城擊走憂鬱」課堂,更以慈善目的主辦了一個泰拳比賽。

儘管Anne的日程緊湊,不過她仍維持每周五天訓練。

我們很榮幸可以與Anne會面,認識更多有關Elite以及她自己的事。

FightlifeHK:你認為泰拳訓練能怎樣協助有困難的青年?

Anne:我認為關鍵來源自武德,它可以建立他們的特質。健身訓練則可以鍛鍊他們體格及健康。

泰拳訓練同時提供了工作機會。雖然市況不佳,不過我堅持提供較平均時薪更高的薪金,以鼓勵我們的學生開展他們的職業前景——不論是教練或是拳手。

我看到泰拳能實現角色轉型,當他們對自己的技巧有信心時,泰拳可以給他們力量去愛與關心其他人。

FightlifeHK:你有沒有參加過泰拳賽事?

Anne:很可惜,我從未參加過任何賽事。我絕對有考慮過,只是我很擔心在這個年紀受傷。

不過,另一方面,我的醫生告訴我運動是一項很適合用作保持健康的工具。事實上,我也被告知重複擊打骨頭其實對我有益,因為這樣有助提升我的骨骼結構。

FightlifeHK:武術對於克服你所面對的困難有沒有起了什麼重要作用?

Anne:我認為訓練令我更我不屈不撓。在某程度上,我感到我不會像以前那樣容易放棄,當我每次訓練時,我都會逐少地將自己推至極限,這種心態基本上繼續保持不變。

FightlifeHK:你學習泰拳的途程乃因兒子而起。即使你的兒子現在仍就讀大學,但是他在英國有進行訓練嗎?你又會否同意他參加泰拳比賽?

Anne:他告訴我那邊的運動員體格比他要大得多。如果他希望參加比賽,我也會認同,不過身為家長,我只是擔心他會受傷。

FightlifeHK:Elite於2015年10月成立,現時發展如何?有沒有甚麼趣事可以分享一下?

Anne:今年我們於「今生不做機械人夢想計劃」中獲獎。在這場比賽中,我說服了我的父母練習泰拳,而他們分別是80歲和86歲,這實在令人難以置信!

FightlifeHK:Elite主要在香港賽馬會及南華會開設課堂,而大部分學生都是經協青社、南華會、香港賽馬會、青年廣場、基督教青年會以及民政事務總署得知你們的課堂,你們有沒有試過採用其他方法嘗試吸引這類學生?

Anne:我們與社工緊密合作,而他們會向我們轉介一些需要協助的人。我們從未直接聯絡這些人,因為我們沒有專業知識去與他們溝通。

FightlifeHK:Elite的其中一個主要目的是訓練貧困階層的青少年成為助教,當中有沒有包含考取證書?你有沒有與香港泰拳理事會(HKMTA)或者其他發出教練牌的機構磋商有關議題?

Anne:我們從來沒有與其他機構溝通過,不過我們的首席教練會在學生授課前先進行考核。

FightlifeHK:香港有超過一百間泰拳拳館,當中很多都仍在努力達致收支平衡;你們這家社企的宗旨的確令人眼前一亮,但管理Elite會不會很困難?

Anne:坦白說,我們尚未能收支平衡。這的確很艱難,不過我們不用租用場館(雖然我們仍要租用辦公室),所以固定支出比起其他場館較低,這樣看來會比較好過。

FightlifeHK:你與特定的大機構合伙以節省租用場地的費用,這方法有效嗎?會不會有很多回頭客,抑或是比較像單次或季節性的活動?

Anne:反應一直都很正面和良好,但很多機構基本上都只會協辦一次,並不是很多人有心堅持。

FightlifeHK:你有沒有在社企營運的課堂上學習甚麼特別的概念?

Anne:擔任律師以及營運企業絕對是同一原理。課堂上教導了我一些事,例如如何建立隊、如何分擔工作、怎樣作預算、如何分析自己的客戶,特別是我們這種模式,更加要明白怎樣留住學生,以及怎樣鼓勵他們。

開設一門事業實在很難,你必須根據不同情況作出改變。

FightlifeHK:你會看重學生的哪些特質?

Anne:那些有心的學生,以及那些願意為自己訂立目標的學生。

FightlifeHK:你會怎樣激勵其他學生?

Anne:我喜歡以身作則去激勵我的學生。我會嘗試保持自己於高水準,我希望成為學生的模範。

FightlifeHK:你給過最好的建議是什麼?

Anne:「捱埋佢啦!咬緊牙根!」

FightlifeHK:你身為教練的哲理是什麼?它與教育有什麼關係?

Anne:教育是無盡的。大學只是所謂教育中的一小部分,你將會遇見很多值得學習的人生教練。

中國古人(孔子)曰:「三人行,必有我師焉。」

每人都有其價值、特點,以及非常個人的特質可以與你分享,你也可以從所有人學習。

FightlifeHK:你怎樣看待比賽?

Anne:我認為比賽是一件好事,它可以帶出人最好的一面。

FightlifeHK:你的泰拳哲學是什麼?

Anne:我認為泰拳是一件多功能的工具。我嘗試將泰拳與我個人的哲學——「一石二鳥」——配合,我認為我甚至可以「一石多鳥」(「一雞幾味」),哈哈。你可以用你的熱情做很多事,實際上所有事情皆無限制,只是限於你自己的創意。

FightlifeHK:如果你只能學習一款招式,你會學習哪一招?

Anne:左迴旋踢,因為這招很優雅而且很漂亮。

FightlifeHK:你希望你能為Elite留下什麼?

Anne:我希望Eilte能成為一個經泰拳幫助他人、改善生活方式的獨特平臺。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