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周Short評】PTGF的矛盾:渴求獨一無二,又期待一式一樣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歡場無真愛」,但如果拍拖是一份職業,「職場」又有冇真愛?近日網上出現「出租男/女友」,有人說這是敗壞綱紀、自我物化,與召妓無異,但其中是否一個淫字了得?

出租男/女友顧名思義,是一個服務業的概念:每一次「愛情」都具有時效性。與傳統愛情觀相比,理論上是一段沒有「結果」的關係:如去剪一次髮,吃一頓自助餐,在有限的時間中提供有限的服務。但這種建基於金錢的關係有時候並不止於金錢;近日有報導訪問不同的出租男/女友,在他們的考慮之中,金錢固然重要,但除此以外還有更多理由:有人為了克服社交恐懼症,有人享受被需要的感覺,更多人是因為寂寞,當中不是一個錢字了得,我們如何可以更好地理解這現象?

為什麼有人會期待PTGF是真愛?(余俊亮攝)

一種弔詭的需求:我愛陌生人

這種對陌生人的「愛」明顯與新鮮感難以切割:出租男/女友作為陌生的他者,被客人單方面投射並期待他心目中的理想情人形象,正因為對對象的不熟悉才顯出其魅力(Charm of the unfamiliar ),但顯然客人對其將要光顧的PTG/BF並不是完全零認識,會對對方的長相、身高外貌等有一定要求,亦知道對方以此為職業,知道這本質上是一場交易。

然而,當不少客人被PTGF/BF問及要怎樣的語氣(溫柔抑或粗獷)、性格(陽光健談、暖男還是憂鬱文青?) 等,但有出租男友表示更多客人要求他「做自己」,亦有出租女友表示被要求「要自然」。先不論在扮演伴侶中做「自己」是如何可能,這反映光顧出租男/女友友的心態:在知道一切都不是自然發生、都是被設定好的情況下,仍強調一定程度的真實,希望這位暫時的伴侶是「獨一無二」的。

但實際上,在Instagram搜尋#ptgf或#ptbf,來來去去都離不開性格溫柔體貼(暖男、Gfable)、身材外貌如何年輕貌美等。在近乎倒模的樣版和一場明買明賣的交易之間,為什麼我們在清楚了解這一切下仍期待那位陌生人可以是「特別」的?

Ptgf與Ptbf會在IG(instagram)上列明收費模式,提供的服務等。(instagram截圖)

【來稿】ptgf與金融才俊 由買賣到SP 「濫交」只為掙脫愛情殘酷

SOCIETY OF FASHION:既要出眾,又要合流

但其實這矛盾是否以更普遍的形式潛在於社會的運作邏輯?我們對它人的理解,甚至對自己的形象,是不是同樣遵從相似的方式:既要獨一無二、真實,但又同時要符合主流印象。

法國哲學家Lipovetsky在《The Empire of Fashion》曾提出「Society of Fashion」的概念:認為當代社會就如現代時裝的營運模式,往往其宣傳強調個人如何透過時裝展現其獨特魅力,鼓吹一種「每個人也是獨一無二」的個人主義。當個人以不同行動,例如透過不同消費品「做自己」、定義自身,但這同時跌入一種被市場制約的享樂主義、自戀意識;個人被不同用以標籤、定義自身的消費品吸引,短暫消費後又另覓代替品--正如速食時裝一樣,換了一季又到下季。

有時候PTGF/BF更涉及性服務。(余俊亮攝)

這和PTGF有什麼關係?Lipovetsky的論述點出了一種悖論式的個人主義:在高舉個人價值的同時,我們不經意間跌入一種消費主義式邏輯及其衍生的形象,PTG/BF的矛盾因而得到解釋:PTGF的時間限制、樣版形式等均受制於市場,而同時要求對方是「獨一無二」、「做自己」正是這種時裝式個人主義的顯現。PTGF正如速食時裝--客人在一堆一式一樣的「男/女友」間,希望他們「做自己」,試圖尋找屬於自己的「天生一對」,但現實往往是消費主義式的循環。

很多時候PTGF被認為與賣淫沒有太多分別,而大眾常質疑為什麼總有人對此心存盼望,希望從中找到慰藉、甚或「真愛」。但PTGF弔詭的地方在於:戀人意識到自己對真實的需求,但同時無意間成就了市場,在云云樣版中尋找真愛;為什麼我們求真,卻容許自己在重覆度高、貨物相差無多的市場內求真?這是PTGF呈現的矛盾,同時是我們時代需要解答的問題。

PTGF呈現的矛盾,同時是我們時代需要解答的問題。(葉彰時攝)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