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房委會豈能逆市加租?

最後更新日期:

經濟隨疫情轉壞,民生大受打擊。然而居於公營出租房屋的基層市民,本年可能須面對逆市加租。房委會多名委員批評會方按機制加租的做法,並要加凍租一次,容後再按經濟條件檢討。其實房委會的加租機制在評估經濟狀況上有所滯後,才會得出逆市加租此荒謬做法,未能與市民共渡時艱,房委會必須有所檢討。

房委會按《房屋條例》每兩年調整公屋租金,當中參考公屋租戶兩年間的收入指數變動。簡單來說,如收入指數有所增加,公屋租金須以同樣幅度增加,但升幅不能超過10%。住戶收入指數若有所下跌,房委會亦須以同樣跌幅減租,而減租則不設下限。

按此機制,本年度公屋租金調整將參照住戶於2017年至2019年間的收入變化。根據統計處數字,公屋住戶入息中位數於此期間由21,000元至升22,900元,升幅為9%,意味公屋租金可加租9%。

租金調整應特事特辦

在社經環境穩定時,兩年一檢並不會惹來過大的爭議。然而,2020年迎來大疫,全球經濟飽受打擊,本港目前失業率更大幅升至5.2%的十年新高,基層更相信是受害最深的一群,公屋租金調整若未能適時調節,甚至逆市而行,做法不切實際。現有機制參考過去兩年經濟相對繁榮的數字,但如參考統計處最新數字,本年度第一季的公屋住戶月入中位數為23,500元,已較去年第1季的24,000元有所下降,可料至年尾跌幅會繼續增加,故房委會調整機制的滯後問題變得尤其顯著。

房委會委員、民主黨立法會尹兆堅批評,房委會逆市加租做法荒謬。(張浩維攝)

公屋調整機制似是可加可減,但觀乎過去十年,公屋租金卻只有加無減,在過去四次調整更加「加爆」10%,當中2016年及2018年的調整年度更是全無任何額外的租金寬免措施。當然,公屋住戶在期間的入息有所增加,房委會加租亦不無道理,但目前經濟顯著轉差,基層無疑最具援助的需要。或許未來經濟只會持續下滑,兩年後的租金調整或許會還租戶一個「公道」,惟是否所有基層都能捱得過去,答案似乎不甚樂觀。房委會理應特事特辦,例如將公屋租金凍結一年,其後再按情況跟進。

更何況,房委會財政穩健,暫停一次租金調整的影響實在有限。據房委會財務小組委員會年初的預測,會方於2019年4月的財政儲備達430億元,即使至2024年3月仍估計達350億元,再加上未來公屋單位建築成本減少、部分項目規模之大與投標價格有別等因素,會方仍估計不會動用政府早年預留、並滾存的800多億房屋儲備金,可見房委會行有餘力,絕對可在公屋租金上「付出」更多,與租戶共渡時艱。而房協去年尾已率先士卒,宣布因經社會濟狀況,暫緩租金調整至今年9月,雖然房協未有公布會否因疫情延長有關措施,但至少可見其特事特辦的魄力,房委會理應彷效。

此外,港府亦須思考如何為基層紓困。畢竟港府只沿襲以往「派糖」思維,再次為公屋居民有限度地免租,即使在反修例風波及新冠肺炎先後爆發,港府均只是分別向公屋居民免租一個月,到底此能多大程度為基層舒困,值得懷疑。政府理應積極與房委會商討公屋租戶的租金安排,建議後者凍租之外,必要時更須提供適度的財政援助,方能稱得上與基層共渡時艱。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