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專籃球・譚子健】一夜的MVP光環 為自己的綠葉身份而自豪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90後的成長,耳聞過米高佐敦是籃球之神,卻是艾佛遜和高比拜仁「當打」的年代,曾幾何時都想成為全場焦點。踏上學界才發現,現實中打球的人不一定能成為主力,不乏比你跑得快、跳得高的隊友; 才發現,你不一定是球隊的主角。

去年暑假的Jordan Brand Invitational,理大再以大熱姿態輕取冠軍,而最有價值球員的榮耀在毫無預兆下落在譚子健的手中。(吳煒豪攝)

「有幻想過spot light(聚光燈)在自己身上的感覺,但我知道自己『未夠班』。」譚子健笑得雙眼眯成兩條線,怪不得有小剛之稱。譚子健,身高1.91米,司職大前鋒,就讀理工大學四年級,效力甲一滿貫。於英華書院畢業的他,多年來一直在籃球名校中成長,「我覺得自己一向是工兵型球員,為隊友製造空位和搶籃板,何況當年有倚富、嘉軒,現在又有阿懃,所以不會刻意自己打。」打球從來只想著成就隊友,只要球隊贏球就可以,不被在乎也沒有關係,「打球最重要是開心,無所謂,只要能贏就好了。」

身高超過1.9米的譚子健曾想過轉打小前鋒,卻因速度不夠而回歸本位。(吳煒豪攝)

「雖然中學大學都是籃球名校,但我什麼都不是」

機會總在不經意間到來。去年暑假的Jordan Brand Invitational,理大再以大熱姿態輕取冠軍,最有價值球員的榮耀在毫無預兆下落在譚子健的手中,「驚喜,很開心真的,打了多年籃球第一次獲得個人獎。可能以前學界冠軍大家都會覺得不關我的事,現在就是一份肯定。」曾經只能是隊友的陪襯,對手的手下敗將,譚子健笑笑帶過:「小時候看到跟我同位置的智者(何俊杰)和易佬(易漢暉),在中學時已很有霸氣,跟他們交手就連『波皮』都碰不到,就知道自己甚麼都不是。」就好像那個MVP一樣,他一笑置之:「沒有特別,因為那一晚後我還是我,球還是要打下去。」

回想大學第一年,樂觀如他都有過難捱的日子,「一年的空白期沒有打校隊,我開始質疑自己,有想『不如算了吧?』。」當時的理大,14人名單中的都是香港頂尖的年輕球員,如林凱光、蘇尚瀛等,更有同位置的劉凱濤,當時的譚子健自然淪為跟操球員,「那年我沒有跟操,可能和中學時反差太大,只是第二年『膽粗粗』又回去選拔,剛好劉凱濤也畢業了。」

譚子健不需要「擔正」做主角,也很願意做男配角,一小時的訪問,講出十多次的「無所謂」。(吳煒豪攝)

譚子健笑得瞇起眼,被朋友指酷似小剛。(吳煒豪攝)

用自己的方法在球場上生存

「無落名單又試過、無得出場又試過、無得打校隊都試過,可能籃球上沒有甚麼比無得打更差。」自問再差都試過,又有甚麼好悲觀?「幸運的是沒有大傷過,只要身體健康就好。」常被一些前輩稱為「火柴人」的他,瘦削身型經過健身已變成他口中的「不那麼火柴」,「寧願被叫小剛也不要叫我火柴人,除非叫我的人很壯。」在弱肉強食的籃底,譚子健難以避免硬碰,「我相信任何人都可以用自己的方法在球場上生存,我不夠『大隻』,那就聰明地打球,再努力一點在進攻上多一點板斧;閱讀球賽,預知對手下一步也很重要,打球也不一定要很『大隻』。」

譚子健被冠上MVP的光環,但他堅持自己的綠葉身份,並以此為傲。(吳煒豪攝)

有一天會有spotlight照著我,哪怕我只是綠葉

被冠上MVP的光環,但他堅持自己的綠葉身份,並以此為傲,以籃球員為榮︰「我曾是長輩放棄的一個,沒有籃球,我只是一個廢青。」比自己強的人太多了,只是你會用甚麼心態面對?「我很清楚自己不是那個級數,只想一年比一年進步,我知所有事都要靠自己爭取回來。」他不需要「擔正」做主角,也很願意做男配角,一小時的訪問,講出十多次的「無所謂」;可能是這種心態,他將全副心機都用來打球,「其實自己也有目標,想打港隊,跟操也好,想跟前輩們學習。」

常被一些前輩稱為「火柴人」的譚子健,瘦削身型經過健身已變成他口中的「不那麼火柴」。(吳煒豪攝)

他可能不是一個特別的球員、最強的中鋒,他可能只是一個綠葉球員,但不可否定的是豁達的心境和對崗位的堅守,「做一個冠軍隊的綠葉,一次的MVP,就足以證明我。」強大的內心成就現在的譚子健,不當籃下的魚腩。

更多譚子健的街拍(按圖放大) 

+7
+6
+5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