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密隕落】時代快反應慢 「天使」一開始拍翼已追不上?

最後更新日期:

讓我們先時光倒流至1970年代中期。有一天,美國男子雷蒙德(Roy Raymond)走進百貨公司,想為妻子購買內衣,卻發覺店內全是不討好的印花睡袍,女售貨員甚至以為他是「變態佬」。

那是美國著名內衣品牌維多利亞的秘密(Victoria's Secret,維密)誕生的契機。

維多利亞的秘密一直穩佔內衣市場王者的地位,慢慢也成為「性感」的代名詞。一年一度的內衣時裝展不但是時裝業界的盛事,也吸引全球觀眾注目於天橋上嫵媚動人的超級模特兒身上。能夠獲邀為維密出演時裝展,甚至穿上天價夢幻內衣(Fantasy Bra),乃是模特兒職業生涯的一大成就。

曾經讓男男女女都追隨的品牌,如今卻變成「折翼天使」。2019年2月,公司宣布計劃年內關閉53間分店,同店銷售下跌3%。有20年歷史的內衣時裝展收視也大不如前,公司表示會對時裝展作「重新考慮」,製作「新種類的活動」。

到底是甚麼讓維多利亞的秘密失去天使的光芒?

▲▲想知現代女性何時開始戴Bra,即刻去片▲▲

維多利亞的秘密:一年一度的內衣時裝展是時裝業界的盛事,其中最受觸目的自然是天價夢幻內衣(Fantasy Bra)。2018年,瑞典超模艾爾莎霍斯克(Elsa Hosk)穿上天價夢幻內衣。(Getty Images)

▼想觀看更多維密內衣時裝展的精彩相片,請點擊以下圖輯:

+13
+12
+11

維多利亞的秘密是內衣市場的龍頭,更正確的來說,內衣市場是維密一手建造的產物。多年來,品牌塑造市場生態,也改寫外界對內衣的認知。「神奇」的集中型上托內衣(push-up)、似是軟性色情刊物的產品目錄、半身裸露的長腿模特兒「天使」、價值過千萬的天價夢幻內衣、名模Heidi Klum的時代……這一切都是維密的產物。

只是上世紀的成功,不能一成不變延續至今個世紀。現在重新細看維密的王國,卻像是未有隨時代轉變、食古不化的「老而不」。

維多利亞的秘密:能夠獲邀為維密出演時裝展,乃是模特兒職業生涯的一大成就。來自中國的劉雯(右二)是其中一名維密模特兒。(Getty Images)

女人內衣由男人決定?

維密母公司L品牌公司(L Brands)營銷總監拉齊克(Ed Razek)接受《時尚》(Vogue)雜誌訪問時,被問到為何不接受大碼和跨性別模特兒試鏡。一手創辦內衣時裝展的拉齊克反問:「為甚麼(內衣)不做50碼?……你不是應該在時裝展聘用跨性別模特兒嗎?不,我不認為我們應該如此。為甚麼?因為時裝展是一場幻想。」

言論隨即引起廣泛報道,新興內衣品牌ThirdLove創辦人兼行政總裁察克(Heidi Zak)甚至在《紐約時報》刊登全版廣告,批評有關言論。她寫道:「你向男人推銷,向女人出售男性的幻想。我們還沒有跨過過時的女性氣質和性別角色?現在是時候停止告訴女性是什麼讓她們變得性感——讓我們來決定。」

時代早已改變。女性平權運動愈演愈烈,反觀維密卻一直視若無睹。拉齊克言論風波後,維密行政總裁辛格(Jan Singer)離職,取而代之的是曾是時裝品牌Tory Burch的掌舵人John Mehas。

傳媒對此決定大感不解,全因維密行政總裁數十年來大部分時間都是由女性擔任,如今母公司竟然將女性內衣公司交在男性手中。母公司董事會12名成員中,也只有3名女性。可說是貫徹以男性角度銷售女性內衣的創辦原則,但也令品牌在21世紀背負「天生的缺陷」。拒絕走近主流聲音也成為維密的原罪。

維多利亞的秘密:2019年2月,維多利亞的秘密宣布計劃年內關閉53間分店。圖為位於曼哈頓中城區(Midtown Manhattan)的分店。(Getty Images)

與時代脫軌 「完美身段」不復在

維密的「原罪」不止於此。品牌對「天使面孔、魔鬼身材」的追求,漸漸成為美國人的痴心妄想,也顯得維密「堅離地」。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CDC)數據顯示,過去十年女性平均體重上升6磅;《美國醫學會雜誌》(Journal of the American Medical Association)也指,40%美國女人屬肥胖。所謂的「完美身段」早已不存在,超大碼的人根本不會在維密店舖找到合適的內衣。

在高呼女性平權的時代,維密仍與「物化女性」的標籤掛勾,很多人甚至感覺與性暴力和性騷擾等文化有關。當所有人都談論種族多元,維密仍將白人的自然膚色淺褐色定義為「裸色」。無鋼圈、無胸墊的內衣(bralette)、運動內衣以至高腰內褲成為新潮流之際,曾令維密引以為傲的集中型上托內衣、丁字褲(T-back)已失去魅力。

維多利亞的秘密:維多利亞的秘密是內衣市場的龍頭,更正確的來說,內衣市場是維密一手建造的產物。圖為品牌在中國上海的旗艦店。(Getty Images)

迷失在這場數字遊戲

大數據時代,維密卻似是迷失於數字遊戲的老人。愈來愈多消費者在網上購物,商場人流下跌,大型連鎖時裝品牌如Gap也敵不過洪流紛紛關店。所有零售企業必須利用數碼科技殺出一條血路,但維密母公司行政總裁韋克斯納(Les Wexner)卻不屑於此。2018年3月,他接受英國傳媒訪問時,記者提到數據和演算法的關聯,韋克斯納卻以「呸」(pooh-pooh)一聲來回應。

反觀維密的挑戰者ThirdLove卻善用大數據,利用問卷收集顧客資料,如下圍、罩杯和胸型,一方面協助她們尋找正確的內衣尺碼,另一方面分析數據從而推出更合適的商品。維密的網上問卷卻忽略胸型這一環。投資銀行考恩集團(Cowen)分析員Oliver Chen表示,維密或能受惠於更好的顧客忠誠計劃,也必須重新思考顧客數據。

維多利亞的秘密:2018年,香港銅鑼灣旗艦店開幕。「維密天使」瑪莎亨特(Martha Hunt,左)和Josephine Skriver(右)出席宣傳活動。(Getty Images)

2018年,維密銷量下跌近4億美元,拖累母公司股價在過去一年下跌44%,冬季期間更跌至2010年以來的低位。同年的內衣時裝展收視只得330萬,比起前一年的500萬大跌,更是2001年高峰1240萬的四分之一。

拉齊克「口出狂言」後,在Twitter上公開道歉,承諾會接受跨性別模特兒試鏡,但隻字不提大碼模特兒。面對Barington Capital對沖基金經理米塔羅通達(James Mitarotonda)公開施壓,L品牌公司也宣布提名多位女性加入董事會,如順利通過,女性成員比重將佔四成。

維密不希望遭時代淘汰,但要追趕時代巨輪,登上通往新世界的「尾班車」,卻非容易。畢竟大型品牌要改變,花費的氣力必然較大。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