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王君馨跟老公坦誠相處︰絕對唔係結婚之後就少啲誘惑

撰文:李婉文
出版:更新:

王君馨(Grace)近來頻頻以另一個名字——「G. Racie」出現。選美出身、之後在TVB拍劇,遇上不錯的角色,本應是一條順遂的路,她卻在去年跳出「舒適圈」,以獨立歌手G. Racie名義重新出道,重頭學起,又要認識更多音樂人等等,她說似是自己開了一間唱片公司一樣,要一手一腳安排事情。
有着如此大的決心,想必是因為有着強大的後盾,除了有一班好友支持,當然還有老公Daniel的無條件愛護,說起對方,Grace總可以滔滔不絕,眼中像發光一樣,一臉盡是幸福,經歷過12年的愛情長跑,加上曾分隔兩地的遠距離戀愛,令他們的愛情更穩固,她形容他們之間的信任是,會心想「你有啲咩你會同我講㗎啦!」如此放心,難怪可以盡情追尋夢想。
攝影、短片:梁碧玲
剪接:馬均銘
Hair︰Jay Cheung
Outfit︰PRET-A-DRESS.COM (Shona Joy)

現年34歲的Grace不介意在音樂上重新出道,非常有勇氣。不過她自言沒有特別減少拍劇。(梁碧玲攝)

重新出道發展歌唱事業︰乜都係由頭學起

Grace在剛播畢的劇集《失憶24小時》擔當女主角,表現迎來觀眾的讚賞。其實她在去年全年都沒有劇集推出,雖然如此,但她直言自己兩年也沒有放過假,其中一個原因是她投放了大量時間發展音樂事業,推出單曲《Casada》,歌曲成績不俗。而她近來推出的歌曲《尖叫》,迴響也頗正面。獨立歌手沒有太多資源,Grace也算是重新開始。雖然她曾加盟過星夢娛樂,但只是約短短一年的時間,而且之前唱的大多是劇集插曲,所有支援工作都是公司包辦,今次面對新挑戰,Grace直言︰「自己好似做咗間唱片公司咁,變咗乜都係由頭學起」,而且這行也需要靠人脈,她說自己要認識多點歌手,需要時間物色音樂上合拍的人。她大讚幾位現正火紅的歌手︰陳凱詠、林家謙、Serrini,也不諱言地表示欣賞ViuTV的MIRROR和ERROR,「我好多人都想合作,但係又唔知佢想唔想同我合作。我覺得跳舞我係特別有興趣嘅,例如Anson Lo(盧瀚霆)、肥仔(梁業),even Joyce欣宜,Jace(陳凱詠),都係一啲我好欣賞(嘅歌手)。」

Grace參加《2007年度香港小姐競選》奪得亞軍後,開始了她的演藝之路。2008年,她參加大型節目《舞動奇跡II》與拍檔俞灝明奪得冠軍,之後開始拍劇,代表作品有《城寨英雄》的「花曼」和《心理追兇 Mind Hunter》的「汪海澄」,她更憑「花曼」一角奪得《萬千星輝頒獎典禮2016》「最受歡迎電視女角色」一獎。(資料圖片)

TVB和ViuTV始終算是競爭對手,被問到Grace會否想爭取一下跟友台藝人合作的機會,她笑言︰「又唔係爭取嘅,我覺得係睇緣份啦,睇嗰邊想唔想,我自己想唔想,我哋夾唔夾到,一個大家都好想玩嘅project,我反而覺得呢個係最重點。」她自己是抱歡迎的態度。不過,在本月初ViuTV為《Chill Club推介榜年度推介20/21》舉行的記招,正當大家期待Grace會否驚喜現身,她卻未有亮相,被問到為何沒出席,她「耍太極」回應︰「我都好想知啊!(有嘢做?)公司安排囉,都係公司仲未去畀到一個確實嘅答案,唔緊要啦,我再等一等啦。(頒獎禮當日會出現?)大家期待吓,我自己都期待吓。」

Grace覺得做跳唱歌手的budget更大,「可能更大嘅付出會有更好嘅回報啩,但係我喺呢一刻諗唔到個回報,淨係要諗我想盡我最大嘅能力做好佢,做一個最good quality嘅音樂、music video。」(梁碧玲攝)

點擊下圖看看Grace兩個MV的精彩畫面︰

+35
+18

十年前曾患暴食症與抑鬱症︰大不了就返美國

眼前外表甜美,性格開朗樂觀的Grace,曾背負着行外人無法想像的壓力和痛苦,約十年前剛入行不久,患上暴食症與抑鬱症,她覺得︰「有時好似做乜嘢都會俾人講。」雖然那段日子痛苦,現在回看,她感觸甚多︰「我覺得大不了就返美國,唔好畀自己(去到)一個位係完全失去所有嘅喜樂,失去所有嘅盼望,你覺得你已經冇路行,跟住你都仲stay喺度,呢個好唔健康。」過去的經歷是成長的養分,當然現在的她不會再走進同一條死胡同,有着信仰、家人、朋友,「我好難會跌到去嗰個位,可能會有波動,但係唔會跌去之前仲係啱啱一個人返嚟香港,乜都唔知,入咗間好大嘅公司,有好多唔同嘅聲音,同我講好多嘢,你應該點點點,嗰時反而會好迷失,同埋好唔夠膽同人哋分享,驚大家知道我有暴食症,或者知道我有抑鬱,會唔會離開我,或者唔知點樣睇我。」信仰改變了她,令她變得會主動跟人分享自己的經歷。

《失憶24小時》是Grace第二次演女主角的劇集作品。(劇照)

點擊下圖重溫Grace以往的演出︰

+10

「處女論」一事後被無形標籤 自覺不應為言論後悔

Grace也有一個敢言的形象,當年她接受訪問時表示堅決反對婚前性行為,所以自己當時還是處女。當年的藝人,很多時都較忌諱講談及有關性方面的話題,於是從此以後,她便被稱為「處女黨」其中一員,也是一個無形的標籤。多年被問到有否後悔那時講過的,她表示︰「我覺得做人真係唔可以後悔咁多,你後悔亦都幫唔到你繼續向前行。」她談及當時的心路歷程,並不是如新聞所說的「自爆」,強調沒有人會去自爆這件事,「好似啱啱姜濤喺志雲大師嘅訪問都講佢自己係處男,冇人係自爆呢啲嘢㗎!」

Grace續說︰「我亦都想同所有嘅,無論係處女,或者處男嘅觀眾朋友講,唔需要覺得好醜怪,其實佢係一個階段,亦都係一個你嘅選擇,唔係話你有好多個sexual嘅relationship之後就好型啊,好有經驗啊,我又唔覺得。」她覺得每個人都有他的選擇,「自己當時嘅選擇就係,我好想等真係搵到我老公嘅時候,我將一份禮物,呢份禮物留返畀佢。」而去到今時今日,她感恩嫁到一個珍惜她的男人。

Grace不時在網上大曬跟圈外丈夫Daniel的恩愛照片。(Instagram@gwgurlie86)

對老公百分之百信任︰完全好放心

Grace和老公Daniel於2016年結束12年愛情長跑,成為夫妻,結婚幾年,一直非常甜蜜。近來她在歌曲《尖叫》中,跟MV男主角林德信上演大尺度戲碼,Grace擔當MV導演,內容是講一對夫婦如何維繫他們的甜蜜度,她自言情節大概是她對夫妻生活的期望,不過一幕幕浪漫畫面,較難在現實生活中出現,Grace笑言︰「因為我老公唔係一個咁識得浪漫嘅人。(比較悶?)佢唔係悶,佢係簡單,佢個人係冇乜機心,又唔係好識得口甜舌滑,佢係一個好sweet,但係比較被動,內向嘅人,好怕醜。」講起Daniel,她就甜得很,「我好喜歡佢嘅可愛,就係因為佢唔識,所以我覺得呢一份可愛好好,我唔會成日好擔心佢喺出面,同其他女仔咩咩咩(意指︰做啲咩),冇囉,完全好放心!」

Grace不時強調她跟老公對對方非常坦白︰「好多時我哋肯同對方講嘅嘢,未必係其他couple肯同對方講,我哋係非常之坦白㗎同對方。」(梁碧玲攝)

最難捱為異地戀階段 婚後反而更夠膽追夢

講起這段感情,最難捱的就是當年異地戀的日子,「因為一年見一兩次,好難去build個trust同chemistry,始終唔喺大家身邊」。但現在說起,那12年反而是令他們的感情昇華,可以更坦誠去溝通,「而家我哋個婚姻係好多信任,唔知點樣解釋,呢個信任就係『你有啲咩你會同我講㗎啦!』」不過,她覺得結婚絕對不等於隔絕了所有誘惑,「我覺得任何有temptation嘅位,上帝會同佢說話,just like me。我覺得絕對唔係結婚之後就少啲temptation㗎,始終我哋身邊嘅人有好多唔同嘅嘢,我哋會有成長,有改變。」

坦誠是他們之間重要的相處元素,Grace說︰「我覺得大家嗰份愛好大,所以無論語氣差咗,或未講咗啲唔應該講嘅說話,都好快就可以原諒對方。」現實中,很多人覺得婚姻是一個無形的束縛,做很多決定前都要顧及家庭,不過Grace覺得婚後的她,更有夠膽去追夢,「如果我未結婚,可能我都會緊張好多嘢,大家點睇,反而係我結咗婚之後,啱啱喺一個結咗婚,但係未生小朋友呢個階段呢,我好想喺呢段時間,好似好多對結婚嘅啟發,所以好想喺我啲歌度呈現出嚟。」

Grace外表和說話一樣給人溫柔的感覺。(梁碧玲攝)

最後問到Grace生小朋友的計劃,她笑說這個話題有點悶,她希望把重心放在工作,「做跳唱歌手係多一份犧牲,我希望可以喺我未有小朋友之前,可以為我嘅作品再去付出多一點。」Grace雖然外表柔弱,但絕對是一個有想法的女子,訪談間,提及身形的話題,她直指︰「唔好俾其他人去寫咗嗰個分數,你係值得幾多分。」不要被他人定義,也許是她其中一個對人生的想法,而從近年勇於追夢的她身上看到,她心中的那團火猶在。

Grace和老公有計劃生B。(Instagram@gwgurlie86)

點擊下圖看更多專訪照片和Grace其他美照︰

+47
+46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