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雪櫃藏屍|家族5人出遊4人亡 唯一生還者又與死者兒子爭房產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2019年5月,南京一家族5人出遊後4人喪命,有3人是被發現藏屍雪櫃,皆為南京江寧區湯山街道的農民,包括男性死者錢序德,以及他的妻子和堂嫂;錢序德的女兒則被發現在河南自殺。

時隔1年有餘,事件中唯一的生還者、錢序德的外孫女繆珂妍,將其舅舅(亦即錢序德的兒子)錢立勇告上法庭,要求法院將錢立勇佔有的南京市江寧區一處78.4平方米(約844平方呎)單位的50%權利判歸她所有,令事件再度成為網民關注焦點。

死者錢序德夫婦、錢序德的外孫女繆珂妍和女兒錢立梅(中),以及錢立梅前夫繆登山5人合影。(澎湃新聞)

2019年5月,深圳羅湖一間出租房雪櫃裏發現3具屍體,男性死者叫錢序德,兩名女性死者分別是他的妻子皇甫紅英和堂嫂李蘭珍。警方隨後發現,錢立梅也已在河南自殺。經了解,錢序德等3人和他的女兒錢立梅及外孫女繆珂妍,2018年7月離鄉「旅遊」後就和家人失去聯繫,除了藏屍雪櫃的3人和自殺的錢立梅外,5人當中最終只有繆珂妍1人存活。

事後,警方排除了他殺可能性。深圳屍檢結果表明,錢序德是因一般疾病而死,李蘭珍、皇甫紅英是「在重度營養不良及貧血的基礎上」患病而死,至於具體死因,曾有專家分析稱,二人是主動絕食而死。錢立梅跳樓自殺後,其女兒繆珂妍和自己的「小男朋友」也曾試圖服毒自殺,但因為買的是假老鼠藥沒有成功。

繆珂妍的父親、錢立梅前夫繆登山曾接受媒體採訪稱,繆珂妍「被他們(錢序德等人)洗腦洗得不成樣子了,現在變得跟她媽一模一樣。」據稱,錢序德早年曾參與傳播基督教,但未受洗,而他1990年脫離了當地基督教會,後來則加入了被中國官方定性為邪教的「全能神」。錢序德兒子錢立勇並未隨父母一起信教,還曾屢次為信教問題勸說父親,不過最終也沒能避免悲劇。

如今,案發已經1年多,錢序德兒子錢立勇近日向內媒表示,唯一從「旅遊」中活着歸來的繆珂妍,把自己告上了法庭,要求法院將錢家在南京市江寧區一處78.4平方米(約844平方呎)單位的50%權利判歸她所有。

錢立勇日前對媒體介紹稱,繆珂妍回到南京後,又和就財產問題發生爭執。2020年6月9日,繆珂妍向南京市江寧法院提起民事訴訟,要求判令錢家在南京市江寧區一處單位的50%權利判歸其所有,該單位是兩間兩層半樓房。

錢序德、皇甫紅英和李蘭珍三人生前出遊時的合影。(澎湃新聞)

7月28日,此案庭前會議在江寧法院湯山法庭召開,繆珂妍委託人稱,涉案房屋是已經死亡的錢序德和皇甫紅英生前共同出資建造,且二人共育有錢立梅、錢立勇,現兩位老人離世,上述房產應當由其子女繼承。又因錢立梅也已於2019年5月去世,且此前已處於離婚狀態,因此本應由錢立梅繼承的份額應當由繆珂妍轉承。

但錢立勇指出,樓房是由其本人出資建造,屬於其個人財產,且姐姐不顧父母年齡及身體狀況,私自將他們帶至外地,致老人死於深圳,明顯是未盡到照顧義務,存在重大過錯,遺產應當不分或者少分。其代理律師也表示,錢立梅在未告知家人的情況下私自將帶老人外出,母親絕食卻不救,可以看作遺棄,父母死後也不通知親屬,不但不負責任,而且對其他親屬造成了嚴重精神傷害。

值得一提是,繆珂妍此前曾披露多份錢序德和皇甫紅英親筆並加按紅手印的遺書,內容是要在死後將所有的房產和財物留給繆珂妍,但在庭前會議上,繆珂妍方面卻未將這些遺書作為證據向法庭提交。

在收到傳票後,錢立勇也向江寧法院提交了訴狀,認為繆珂妍是「旅行活動」的組織者,在外出期間,應當負有對老人照顧的安全保障義務,起訴繆珂妍侵權,要求法院判她賠償其父母死亡賠償金、喪葬費和精神損害撫慰金等共計人民幣約80.7萬元。

(綜合報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