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TBF】討厭自己沒社交能力 當出租男友自由付款當自虐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我做PTBF是想訓練自己的社交能力,想融入社會。不是我真的想融入其中,而是我討厭自己沒這能力。」
Andy(化名)

除了PTGF(出租女友)以外,PTBF(出租男友)亦是近年盛行於網路的情慾買賣模式。透過金錢,客人可以買到一段短暫的「情侶關係」,當然,「情侶」會幹些什麼,界線完全因人而異。PTBF也多會在IG(instagram)上列明收費模式,提供的服務等,明買明賣。不過今日的故事主角卻例外。

不喜歡社交,但更討厭沒社交能力,Andy因此當上PTBF,自虐地訓練自己。(陳嘉元攝)

Andy(化名)是記者從IG(Instagram)找到的,也是唯一一位答應接受訪問的PTBF。訪問之先他說自己是個很失敗的PTBF,生怕自己答不到理想的答案。說成這樣,更不能放過他。訪問當日,他一身黑的飄過來,皮膚白皙,前髮及眼,一副粗框眼鏡,說實話,有點宅。不過既然他被客人稱為暖男,總會有不少風流史吧。

誰知這卻是個找尋自己的故事。

SM不成 轉當自虐的PTBF

說PTBF的事前,他先說自己。他形容自己是怪人,腦海一直會蹦出奇怪的點子。試過在網上提供Morning Call服務,又試過找人打自己發洩,也試過上網尋找BDSM的主人。那位高貴的女主人算是他加入PTBF行列的觸發點。那時主人要求他在公眾場所結識新朋友,一直不善社交的他害怕得全身發抖,最後更逃跑掉。滿足不了主人要求的奴隸,隨即被主人流放。「那之後我覺得自己好差,覺得社交方面唔可以再廢,再加上自虐的傾向,就想不如做出租情人。」一般人投身這行業,多是為錢,也有為虛榮,他卻說是為訓練社交能力。「對於我,錢係冇所謂,但錢多與少就係我價值的指標,我要做好啲,睇吓可以收到幾多錢。」

每次約會,Andy都會背住一個行山背包,內裡帶著令他成為暖男的必需品。(陳嘉元攝)

他的收費是自由定價,也因此吸引不少好奇的年輕少女,最小的只有十五歲,說是好奇他的入行原因而相約見面,那次見面,Andy價值 30大元。「找我的客人多抱著體驗拍拖的心態,亦有很多是想找人陪。」陪客人在維園聊天,到歷史博物館做功課,去青衣戲棚閒逛。他最高峰試過一星期只是休息兩天,不過Andy的服務不包括性服務,如果客人有性需要,他亦只會用手幫她們解決。而且永遠不會主動聯絡客人,但客人的短訊他一定會抽空回覆。

客人會在IG上聯絡他,說明約會目的、時間,亦有些客人會先說明自己外表不好。「我不會揀客的,曾有人問過如果遇上一個很醜的客人我會怎辦,沒所謂啊,我是自虐的。」他寧可正職請假,也不會拒絕任何客人。見面之先,Andy又會問她們的要求,希望他扮演一個怎樣的男友,要大男人點還是曖男一樣,怎料大多客人都只要求他做回自己。「我是想滿足她們不同的要求,誰知他們叫我做自己,我真的覺得好難。」

他一直嘗試融入世界,但卻又自覺不敢觸碰感情。(陳嘉元攝)

討厭自己的膽小鬼

這個怪人,從小很討厭自己,覺得自己沒可愛之處,又不懂與人相處 。表面他自命清高,不去附和其他人,但面具下是一位不懂與人交流的膽小鬼,不能融入社會,只好選擇抽離。「我有喜怒哀樂,但對所有的愛都無感覺。」他笑言這令他很適合做PTBF,因為他不會愛上任何一位客人。嘴上說覺得自己會孤獨終老,但人就是會本能地找溫暖處。

Andy有一位熟客Nicole(化名),他們相識在兩個月前,當時Nicole 說只想有人陪,不需要有任何服務,更說白早已有心儀的對象,所以不是來找代替品。 Andy形容她是位其貎不揚的路人甲,而且跟他一樣過著失敗的人生,事業不如意,沒朋友,亦覺得自己不會被愛。兩個人就如在遊樂場被排斥的小孩,依偎一起取暖。

他們每天會無間斷的傳短訊,說些無聊日常事。不同於Andy不主動的原則,有時他也會主動邀約Nicole,但凡他主動提出的約會都不會收錢 。每星期,他們都會在外過夜,不涉及性事,只是兩人喜歡共處一個空間,輕鬆地過周末。Nicole亦曾說,不見Andy的一星期壓力會很大。「我哋真係好似拍拖,真情侶一樣,好自然。」雖然Andy說作為女朋友而言,Nicole是可以考慮的對象,但強調她只是他生活的一部分,沒有感情上的牽掛。

Andy說Nicole很喜歡乾花,猶豫了很久,他最後放下了花束。(陳嘉元攝)

Andy的IG上講明不會談真感情,曾有多位客人為他「沉船」,他都一一勸退,希望她們只維持喜歡的地步,明示不會跟他們交往。不是老掉牙的賤男借口,而是他認為拍拖、交往都是無比認真的過程,他處理不了。而且在PTBF明買明賣下,一開始就是動機不良的見面,根本沒位置容下真情。

既然熟客打破了Andy某些原則,那要是她提出上床的要求,他又會首肯嗎?「如果這個熟客要求的話,是可以的。其他客人唔得嘅,佢都得,我會形容佢係一個好特別的客人。」Andy用幼長的手指抓一抓臉,有點不好意思地說:「PTBF畀到我幸福同拍拖的體驗,起碼呢個熟客就好似真情侶一樣。雖然唔係特別吸引,我覺得幸福同拍拖都是好事,只是我不配。」

即使當上了PTBF,又為少女帶來心動的感覺, 他仍是個碰到棉花也會受傷的膽小鬼。

雖說跟熟客Nicole(化名)只是客人關係,但說起她時,他笑起來又有點尷尬。(陳嘉元攝)

錢是花了,不被命名的情也動了,金錢在排解寂寞還是換來更多的空洞?人們常說,感情是兩人的事,第三者無權過問。那如果從買賣衍生的感情,就可以批判?

訪問尾段,一直在想,不涉及性的出租情人,有令人感覺好點嗎?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