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18歲迷上了一條繩 女繩師:為何享受痛就是變態?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情慾不是一定是性,情慾只是一個很深入的內心世界,是你最想得到的。」
Subay(香港繩師)

二十多歲的Subay(化名)被稱為香港最年輕的繩縛師。(黃寶瑩攝)

我們的社會很怕談性,很怕談情慾。它們只是人類的影子,不能見光,有幸被人們選出的是道德的性,一旦跳出道德框框,一切在世人眼中都變得光怪陸離,只能留在暗處,被標籤牢牢鎖死。就如有人一口咬定玩繩縛的人變態,甚至有人說繩縛愛好者都應該尋求心理醫生的幫助。

「其實社會不是標籤繩縛,而是標籤性。一日不能把標籤剔除,一日公眾對緊縛的結就不能解開。」Subay(化名)被稱為香港最年輕的繩師(專門進行緊縛的職業),廿多歲的她一頭長曲髮,身上短皮裙配長皮靴,看上去有點像蘭桂坊常見的「ABC」。趁訪問前的空檔,她打開電腦,處理公事。

Subay笑言會自動過濾一切負面言論,有時更會與其他繩縛愛好者一同笑談公眾的無知。「緊縛不一定得痛,可以是溫暖又有安全感,就如二人相擁。」談起痛楚,Subay更不解的問,為何享受痛就是變態。

痛覺為何一定是負面,快樂又是否一定正面?(黃寶瑩攝)

我一直覺得疼痛是很吸引,令人興奮。
Subay(香港繩師)

大部人都怕痛楚,我們痛楚時會哭,亦會迴避痛苦,但對Subay來說,卻是痛快的歡愉。的確在人體自然機制中,痛楚時腦內會分泌安多酚(endorphin),減低痛覺之餘亦為人體帶來快感。

Subay對痛楚的追求由網上世界起步,最初是涉足網上SM群體,「Subay這個名就是當年起的,Sub代表我是subordinate(服從)的角色。」那年十八,好奇心驅使下,Subay第一次透過SM群組成員接觸繩縛。她相約網上成員見面,在酒吧小酌一杯,來到對方的睡房,繩子第一次向她招手。膽大包天的女孩被對方綁上一圈又一圈,嗅到麻繩的味道,聽到繩與繩的磨擦,那晚只有繩與他倆,沒有性愛。

找到所未有的安全感

記者想想已覺恐懼,但她說是這是前所未有的安全感,更直言不想對方解繩,希望這繩索一直與自己糾纏。「完結的一刻我腦海空白一遍,不懂反應。」也許是過多的刺激,又或是比天高的快感,她再也離不開繩子。

對Subay而言,繩綁起的不單是對方的肉體,亦連起彼此的心。(黃寶瑩攝)

一下子被繩「綑上」了的女生更時不時跑到日本學習繩藝,「總之一有假就飛到日本。」

Subay承認情慾與繩縛永遠如影隨形,皆因它本就是源於日本的房事情趣,不過情慾不等於性。就如未有文字之先,古人以繩結代替語言,繩縛對她而言,那是情慾最深層的表達。「說話會產生誤解,但直接的連繫是最真摰,展示的也是最原始的自己。」

與她交往半年多的法籍男友,本來對繩縛是抱著「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的心態,會陪Subay去有關活動,卻沒參與。「subordinate」的Subay一直希望把這繩帶進與伴侶的情慾關係中,直到近月,她才終於成功,一直拒絕的他亦答應拿起繩子。「那次他只簡單地把我的手綁在柱上。完事後,竟然主動對我說繩縛令他很興奮。本來他是很冷酷很少說話的人。」Subay覺得,這一條繩,拉倒他們間僅存的隔閡,他因而願意開口表達感受,二人的關係又更進一步。Subay強調現在的人看繩縛,很多時只想到要吊起對方,其實繩縛不是馬戲團,是兩人的溝通,是雙方信任的表現。

 

繩子本無力氣,它的形態在乎繩師的心。(黃寶瑩攝)

我願意去冒險

愈來愈多人勇於探索情慾的可能,但過於本能的索求可能會忘卻自身的安全。Subay指網上大多的繩縛教學都是不安全。「所講的不安全不是扭傷,是輕則會傷及手的神經,重則是傷及脊骨。」

她現在是香港有名的繩縛活動搞手,亦成立了「心繩屋」為一眾同伴提供聚腳點。「我們在外面舉辦活動共其實困難重重,擔心警方干涉,場主又會擔心搞出人命,盯得很緊。」心繩屋定期舉辦的「繩會」,就是讓參加者互相交流、練習,精進繩藝,也希望教導同行者安全的繩縛。「還有一點是藉著成立這個群體,識別有問題有危險的人。」也許有人對繩縛的追求是純粹的愛慾,只限情感,但難保有人因視此為性罪行的跳板。

看似甜美的,有時也會成了糖衣毒藥。這種愛慾形式的追求,或多或少帶點付託生命的意味,Subay也坦承:「其實繩縛是有危險的,沒有絕對的安全,只是我願意去冒險。」

記者體驗繩中情慾

你有試過與人分享身體嗎?有想把身體的控制權雙手奉上嗎?繩縛是完全的交出與絕對的佔有。記者也從沒想過邀請他人執掌我身體的控制大權,亦難以啟齒,結果花了三十分鐘掙扎,才向繩師提出試試被縛的要求。

「你什麼都不需要做,放鬆就行。」

繩師吐出佔有的慾望,對某些人而言該是渴求的吐息。(黃寶瑩攝)

繩師說罷,只感到空間吞沒聲音,空氣漸漸凝固。她指尖輕撫我手臂,由手肘直到手背,在探索我的情感、肢體。透過皮膚,我感到她逐漸傳來的感情,是情慾的語言。每在我手上打繩結時,她都會把臉貼到繩面,也許在細聽拉索時的磨擦,抑或在吻繩結,長曲髮如簾垂下,看不見。

想著逃與不逃之際,繩縛師突然緊抱著我,連同她複雜的情緒一起衝來,抱抱令我逃不掉,也許她想把我融入體內。這只是個熱身......

情慾的階級中,角色早已定好。(黃寶瑩攝)

有人說繩縛是一個階級關係,我會說一是個慾望的階級,如海深的慾念籠罩這房間,壓迫著被綁的一方。

看著雙手殘留交織的紅印,是情慾留下的痕跡。(黃寶瑩攝)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