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TBF出租男友】年輕女生買人陪 拖手獻初吻卻不談真感情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出租男友、出租女友,新世代的情慾買賣模式,相比起傳統的色情行業,買的、賣的,都似乎自我感覺相對良好,讓一些人輕易就能越界投入。賣的大條道理,為錢為性,甚至是「提升自我」。 反過來,買的一方,看起來又較純粹買一場性愛多了感情的投入。然而,靠買而到手的關係,畢竟會因不再付錢而隨時流失,這豈不更顯寂寞?訪問PTBF Andy(化名)時,抱著大部份客人都不想見光的心態,提出希望訪問他的熟客,誰知熟客Nicole(化名)一口答應,更說只要不「見樣」的話,可以隨便拍照。

PTBF(出租男友)是近年盛行於網路的情慾買賣模式。透過金錢,客人可以買到一段短暫的「情侶關係」,當然,「情侶」會幹些什麼,界線完全因人而異。PTBF也多會在IG(instagram)上列明收費模式,提供的服務等,明買明賣。

訪問當日,只要Nicole開始緊張,Andy就會主動握著她的手。(龔慧攝)

記者想當然地認為,找出租情人的客人都是外貌不討好,又可能是「連登仔」常說的肥矮毒,理應是這樣的人才需要花錢買感情。訪問當日,來的竟是個正常得過份的OL,90後,黑長直髮,高瘦身材,黑色連身短裙。本來她仍有防備的戴著口罩,最後卻因為「1664」而卸下防線,兩眼發光的喝著:「我好鍾意飲啤酒,以前成日同朋友去大排檔食嘢飲酒,返咗工之後都好少去。」不是毒絲,是個未有過正式拍拖經驗的麻甩女生。

選中他是因為「他打正字」

整個訪問Nicole說得最多就是出奇蛋,在他眼中,她常找的Andy就是那樣的新奇又有趣,既能滿足她的知識慾,又能令她短暫逃離苦不堪言的現實生活。

她早於一年前已留意網上的PTBF IG,那時僅以恥笑他們為樂,放自拍的就笑他們MK,滿滿的肌肉相必定是立心不良,最不屑還是他們的5P字(類近坊間常稱的火星文)「唔係個『唔』係有口,唔係『吾』呀。」

Andy對記者說,她很喜歡摸頭。Nicole口硬說不是,但又紅著臉乖乖地被摸頭。(龔慧攝)

由花生友變成「局中人」,一切源於心儀對象的失信。Nicole多次相約心儀對象看日出,「計劃路線、買好所需物品,他本來答應的,最後又臨時甩底。」對他失望透頂,日出又看不成。被失落感包圍的她只想找個樹窿吐苦水,神推鬼㧬下她聯絡上Andy,素未謀面的兩人在網上交談了兩個多星期。她說早在取笑其他出租男友時,已留意到Andy,因為他既不貼相﹐打的都是正字,直覺他是僅有的正常人。「不過當時真係唔知黐咗邊條線,竟然有日問佢:『聽日ok?』」說著,她狠狠的喝了口啤酒。

剛開始的尷尬,現在已成為習慣。(龔慧攝)

雖說名義上是PTBF,但Nicole並非想要男友服務。「我約佢出嚟唔係要男友,單純地覺得這個人新奇有趣,當識一個網友,開宗明義話唔需要男友的行為,都不需要親密的行為。」不過第一次的約會,Andy仍有嘗試牽她的手,Nicole起初都耍手擰頭拒絕,但接近約會的尾聲,她放棄掙扎,說是不好意思拒絕Andy一整天 。她撥一撥前髮,玩一下手指,猶如重新感受當下的尷尬:「覺得好古怪,我好清楚自己不需要這個服務。不過我個人係唔鍾意先會抗拒,但唔抗拒就唔會say no。」那次約會,Nicole拿出500元紙幣,Andy卻還她200元,說是不好意思收這麼多,兩人首次約會最終以老友記爭比錢式收場。不過自此,他們約會次數漸多,每次的約會,Andy都會牽著她的手。

不談真感情卻奉上初吻

這顆出奇蛋既要用錢買,吃上的味道,又不是單純的友誼,還夾雜朋友以上的身體接觸,牽手擁抱外,更不小心把珍貴的初吻於嘉頓山奉上。難道真的沒朋友得要找上這個講明不談真感情的PTBF嗎?「其實就是他不會談真感情,又不會代入我的情況,我才放心講 。」出奇地,愈是陌生人,說話愈無包袱,對著Andy,Nicole可以做回真正的自己,愛說就說。

她指自己是很幸運的人,身邊的友好一直都愛錫自己,又為她分擔。 說到與朋友的相處,本身因酒精而面紅的她,雙眼也有點紅:「我覺得好內疚,我們年紀相若,佢哋可以處理的事情,點解在我身上就如此fail,唔想佢哋為我而擔心。」Nicole只說是家庭和工作都令她感到極大壓力。身邊好友眾多,願意聆聽的也不少,只是因為不願朋友擔心而收藏真身,把圍欄架於身外,這樣選擇性的隔絕,比起沒朋友看來更是寂寞。

這糖衣空心蛋表面的甜,又能令她暫時逃離日常的壓力。即使每星期多累也好,Nicole也會跟Andy約會一天。「同佢出嚟玩仲好過自己瞓,心靈上的攰,瞓都無用, 瞓咗但個心係無好過。出嚟玩完,可能心會好點 。」她形容每次與他的約會,都會發生很多趣事,他又會留意到新鮮事。即使什麼都不做,單純兩個人留在酒店房中,起碼跟他一起的時間,她的心靈是放鬆。

他們的相擁真的與一般情人無異,連上的感情是否能隨每次的交易結束而斷落?(龔慧攝)

由錢開始的......

她承認自己在一般人眼中,道德底線有點低,亦與她過往予人的印象相去甚遠,「對我識咗好耐的朋友而言,現在的我可能是好不知所謂,但我只是想逃離一下現實。」網路大部分人覺得這是不道德的交易,作為當中一員,她亦覺道德審判是無可避免。「大家覺得呢件係用錢買感情,好多又涉及性交易,同叫雞叫鴨一樣。我會理解佢哋嘅想法,一般人會覺得,我哋所有的關係、所有的開心都是建基於錢上。」

不過明白不等同接受,Nicole認為即使一開始是建基於金錢又如何,他們之間的情感也是真的。

有一次Andy得知她生病,立即買藥又買粥送到她眼前;又有一次她要出外工幹,他又主動送她到機場,一直幫她拿著那重甸甸的行李。這些都不是她要求的,更沒有以金錢換取他的好,而她亦打從心底高興。

人都有自己的安全距離,越親密的人,彼此的距離就越少。(龔慧攝)

Nicole指不會為他們的關係而名命,因為彼此的相處不會因名份不同有所改變。「雖然佢真係畀到我男朋友的感覺,同佢相處的開心係源於真係好似拍拖。但我清楚成件事規矩係點,我唔會要求佢做我男朋友,亦唔會挑戰佢唔談真感情的底線。」是朋友好,是男女朋友好,二人相處的時間都是實實在在存在過。彼此都付出過的情感真的因為起源是金錢就萬劫不復嗎?Nicole反問,要是與一個陌生人在現實世界因請你吃過一頓飯而成為朋友,這又是不合道德嗎?

沒打算在這裡來作道德判斷,他們也從來都沒要求在道德高地上取一席位,所謂對與錯也難下定論,只有牽涉在內的人的苦與樂。也許在他們而言,比起標準,誠實面對自身的需求被看高了一線。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