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中陰身到幽玄美|還是日本|湯禎兆專欄

撰文:湯禎兆
出版:更新:

日劇愛談生死,記憶中以中陰身角色為主軸也非罕見,印象較深的有15年的《流星休旅車》,講述主角人生不順,既面臨離婚壓力、工作上又被解僱、孩子又是家裏蹲等等,結果在想尋死的途中,遇上了一對幽靈父子——那正是五年前因車禍喪生的橋本父子。中陰身之旅,也由此而展開呈現。

文:湯禎兆

之前我愛談的《我家的故事》,大結局的精彩之處也正於中陰身的運用。壽一與父親壽三郎曾就《隅田川》的劇情而有所爭拗:

死去兒子的亡靈該不該實際在台上現身,據說世阿彌跟元雅為此爭執不休。
為什麼?沒出現的話誰看得懂啊?
元雅就是這麼說的。但世阿彌說不應該現身,要讓演員靠演技讓亡靈浮現在觀眾眼前。
我要是那個兒子,我就會現身。因為我想見面啊,叫我不准現身我還是會出現。

壽三郎沒有補充,其實世阿彌談及幽玄之義時,指出「天生的潛質為骨,舞歌的練達為肉,人表現出的幽玄為皮。」此所以上文的世阿彌之見,正是要求演員透過自身的皮肉造詣,成就幽玄之美。

但結果是壽一的中陰身在陽間彌留,也可看成壽三郎不捨他去而留伴(其他人看不到壽一的中陰身,只有他看到);從另一角度說,世間法不為法,總有不同的人生演繹可能。

更為甚者,世阿彌在另一場合,曾說幽玄美的最佳例子,是十二、三歲的少年不戴能面的那種美麗柔和姿態。而當時台上的《隅田川》,正是由壽一的兒子秀生出演中——那不是一體兩面的幽玄美嗎?

(本文不代表藝文格物立場)

【「還是日本」其他文章:Netflix JoJo|荒木飛呂彥的影像時間

+7

【「還是日本」其他文章:《情系一線》作為旅遊電影......

【「還是日本」其他文章:竹野內豐《第一刑事部的烏鴉》高收視之謎

【「還是日本」其他文章:新垣結衣「缺席」《龍櫻2》的結果......

【「還是日本」其他文章:全球男人最黑暗一天:新垣結衣結婚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