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非的故事#1】沒有Benz的生活OK 沒有WiFi的生活PK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如果喺冰島免費送間屋俾你生活,但係方圓十里乜都冇,要唔要?」

「唔......有冇wifi?」

「冇」

「冇可能!」

「我的生存指標係:有wifi;有大麻;有炸雞就足夠。」

「如果喺冰島免費送間屋俾你生活,但係方圓十里乜都冇,要唔要?」

亞非任職於雜誌社介紹niche lifestyle的記者。收入尚算穩定,但事實上他知道自己今時今日所作的已經沒什麼影響力,零售商面臨的樽頸再不是傳播的問題。沒有一班人會因為他所寫的而湧過去消費。

「文青」以外什麼都沒有

有天跟他去某日本產品專賣店,他跟店主打交道時,店主當然也會對媒體從業員表示歡迎,但大家都知道,替產品拍張照寫個post,幾乎只是一種儀式。

「現在做lifestyle,就算是產品也好,都好像做文化一般,沒什麼金錢會投進去」店主如是說。

縱使如此,亞非對文具本身及其歷史十分有興趣。他有種對知識考究的執著,希望透過工作接觸,並學習到相關的東西。那是一個小文青對世界的一種好奇。有什麼用?應該沒有。但如果連這個也沒有,就什麼都沒有。

身外物=身份?

30來歲,長期從事寫作專業,月薪多於$20,000;每週跟世界各地的品牌公關打交道,熟知各地文化熱潮。除卻跳tone的性格,在他身上看不到一絲消費主義的氣味。他不是不購物,只不過他不覺得身外之物有多能代表自己。

「住洋樓養番狗,然後揸Benz戴Rolex就等於有身份地位,𠵱種咁肉麻嘅氣焰得意在於當時大家真係信。有時諗返起會好莫名其妙嗰種虛榮/型格嘅團結性係點嚟。」

亞非會去考究萬年曆,找這工具的歷史介紹。有關手錶/計時工具,他在意的是『時間』和機械的關係多於手錶與自己的關係。

亞非還喜歡手沖咖啡,喜歡動畫,喜歡日系嘻哈,喜歡工業設計,喜歡查閱人類史上的無以名狀,甚至有些在21世紀仍然和我們身處同一時代的奇怪族群,最近令他著迷的是歐洲民俗奇葩Wilder Mann──一些結合人,獸,自然,農村遊牧儀式為一體的遊民。舉例一種叫德語叫The Strohmann的稻草真人,穿着樹一般巨大,以稻草構成的「服裝」活動,可能是向外敵宣示可能是對著上天致敬,據說,Strohmann象徵着「冬季」。這些因着互聯網發達,而能夠通往的世界對他來說是無比吸引。看着看着,只會令他覺得人類的無奇不有;複雜行為實在難解。就算每天的身體勞動局限了他簡陋地理解生活,但壓根兒他就是懷疑眼前;或上一代口裏不斷喃喃著的什麼代表什麼。

有時覺得,他看着他爸爸,和看那些無以名狀的怪奇遊牧民族其實差不多,只是「習俗」不同。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